2017年,我被这些瞬间撩到了

职场 19 2018-01-13 18:44

                    (1)


2017年,我被这些瞬间撩到了-微网络

我从医五年来,身处多条鄙视链的底端,医疗新闻屡见不鲜,而医生永远是站在风口浪尖被社会舆论肆意戳脊梁骨的职业。可总有些瞬间令我坚定自己的选择。

12月7日,温情的一幕发生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儿科门诊。一名3岁男孩向该科杨惠琴主任医师鞠躬致谢,杨惠琴深深鞠躬回礼。感动在场的所有人。

上周,3岁的军军(化名)在家中突发高热,被送至医院时意识模糊,双眼上翻,四肢抽搐,牙关紧闭。杨惠琴迅速将孩子放在治疗床上,把头偏向一侧,快速撬开孩子牙关,将自己的手指伸了进去,帮孩子抵住舌头。

当时情况紧急,孩子牙关咬的很紧,手指放进去瞬间就被孩子死死咬住。虽然很疼,但为了避免孩子窒息,只能忍着。随后对孩子进行了退热、镇静等治疗。半小时后,军军情况好转。

 12月8日,父母带军军到医院输液复查。走出诊室后,父母对军军说,快谢谢杨奶奶。懂事的军军向杨惠琴鞠躬致谢。看到孩子这么可爱,杨惠琴也深深鞠躬回礼。

我曾经无比热爱自己的职业,当然也曾动摇甚至后悔当初的选择,脏、累、烦,收入不高,体力脑力必须双在线,遇到个戏精患者可以分分钟将你玩儿完。

毕业第第三年,我专攻儿童康复,脑瘫、发育迟缓、智障……天天面对一群身心不健康的孩子和“祥林嫂”式的父母,心里充满抗拒。

然而有一个人曾让我感到愧疚,甚至莫名地改变了我对待这份职业以往的偏见。

我记得收治过一个小男孩,妈妈是先天性紫癫,孩子早产,自出生以来辗转医治,收效甚微,孩子快两周岁了依然不会走路,甚至非常不配合,诊疗过程中又抓又挠。

孩子的妈妈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说话很客气甚至有些谦卑,我为孩子做完治疗,准备讲一些注意事项的时候,这位妈妈突然向我鞠了一躬。

然后她红着脸说道:“您不容易,娃给你添麻烦了”

我怔在原地,嘴唇煽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很小的一个动作,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撩到我了。

我始终相信:不管外界以怎样的方式审视你,捆绑你,甚至质疑你,总有一些力量在悄悄地愈合你。

                        (2)

2017年,我被这些瞬间撩到了-微网络


2017年,我被这些瞬间撩到了-微网络

有次去超市购物,结账时前面的一位胖大妈与收银员发生了口角,大妈不依不饶,甚至有点借题发挥。

“什么破超市,东西死贵”

“你个外地人,打工还这么嚣张”

“我就骂你了,什么素质”

“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干滚蛋,跟我这儿找什么平衡感”大妈的胸脯起起伏伏颤颤悠悠,仿佛瞬间要炸裂的气球一样。

大妈骂功了得,超市经理闻讯赶来各种道歉无果,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妈逞强的势头居高不下,正值大妈骂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人群中挤出一位廋小的大爷来,大爷一脸严肃,面色铁青,疾步走到大妈身边。

大爷应该是大妈的老伴儿,大家窃窃私语家里有只这样的母老虎一定丢死人了。

“我来了,我来接你了,谁惹我家公主了,哎呀,好了,不闹了”边说边费力地抱住大妈,一胖一瘦,两个快六旬的人公然秀恩爱,这画风很辣眼呀。

后来大妈嘤嘤地哭起来,情绪平复后竟意外地向那个收银员道了歉。

大爷迷恋地目光粘着大妈:“我家赞妹今天很美哦”

后来大爷低声跟经理说大妈身体不太好,脾气有点臭,希望对方不要介意。

我错愕地发觉,只有懂你的人才能真正明白你的软肋和无助,无论老人还是婴童,啼闹不过是寻求一份寻常的安全感,被爱富养过的人才会轻易原谅这个世界的责难。

所以,当你的亲人爱人焦躁不安的时候,一个拥抱可能胜过一堆道理。

                    (3)

前段时间归京,由于计划失误,仓促地买了一张站票,上车后多少有些尴尬,旁边站着的都是彪形大汉,几乎很少有女孩子买站票。

没过几分钟,一个高瘦的男子站起来:“麻烦你能坐下来帮我看着包吗?我去餐车厢吃饭。”

许是太尴尬的缘由,我没敢细打量他,然后就坐了下来,始终不踏实,随时准备着将座位归还回去。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他始终没有回来,旁边的一位大妈说“你男朋友真有礼貌”

我有些不解地说道:“您误会了,我不是他女朋友,他去餐车厢吃饭去了,我只是暂时坐会儿”

“他一直在厕所旁边的走廊那抽烟呢,都半个多小时了,我去了几次都看见了”大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我蓦地站起来,越过过道上拥挤的人群,看到了他,他倚在那里有些摇晃。

女人的内心是很容易泛滥的戏精,这点真没错。

“他是不是在套路我,或者他喜欢撩陌生姑娘”

“啊啊,他极有可能是坏人”

“我不能坐他的座位,我跟他又不认识”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番,待他走过来,我下意识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不安、感谢、疑惑……

“你不用站起来,我有哥们在另一个车厢,我找他玩会儿去,记得看好我的包”他仿佛看透了我的小心思,挥了挥手。

直到下车,涌动的人群挤散了我跟他,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拼命地挤到他跟前,我鬼使神差地那么做了,然后使劲地喊了一句“谢谢你”

他依然很严肃,“我是男人嘛”说完转身走掉了,我被人群夹裹,看着他一点一点消失在人群中,那个为我让座三小时的人,我连名字都不知道,他没有撩我,对于他的猜测我竟有些愧疚。

人们常说,爱是一种不计回报的付出,而如今人们眼中的爱往往是需要条件的,或者它更需要一个名分或者关系才能发生,等价交换是自然法则,可有时候世界并不需要这样丈量。

                      (4)

同样是坐火车,有次火车晚点,我到中转站已是晚上九点钟,临下车前我给老家的出租车公司的服务台打了电话,恰巧有辆来接客的出租车可以一并将我捎回老家。

很顺利地上了车,等来另外两个乘客已经快十点了,司机师傅说服务台的那个姐姐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接上我。

司机大哥说完,才想起来拿出手机回复那个姐姐,“哎呀,刚才手机不小心静音了,这个姐姐是真惦记你呀,打了五个电话了,还发信息问我你的手机咋打不通呢”

我这才想起来手机早就没电了,司机大哥拨通那个姐姐的电话,对方一顿盘问:“你接到那个小姑娘了吗?天都这么晚了,为什么一直不回复?”

我哽咽了,对着大哥手里的电话喊了一句“谢谢你”,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到,但我觉得那天的车里格外温暖。

你有过被陌生人这样惦记过的经历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