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死人的别墅!

小说 15 2018-01-13 18:42
吓死人的别墅!-微网络

1、

程甲住在这个城市最豪华的别墅区,别墅不是他的,是租来的,三层,7个卧室,只有他一个人住。

程甲每到一个城市,都会用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装扮,分别在两个别墅区,租两套别墅。

下一步,就是租车。程甲只租最顶级的豪车,他偏爱宝马,最喜欢的是宝马M6  Gran Coupe,他喜欢这车发动的时候,踩两脚油门发出的“轰 轰”的声音,开着这样的豪车进出很多地方,保安都不会拦着。

程甲是个好租客,深受业主喜欢,因为他都是一次性支付一年的房租。

一年时间到了,程甲会离开这个城市,换到另外的城市。

好在,中国的大城市太多了,程甲也不用担心他有生之年没地方去。

2、

程甲的偶像是燕子李三,所以,他在道上的花名叫程三,他是一个贼,一个特别的贼。

程家12岁就出道了,开始的时候,跟着师傅沿着京九线,在火车上、在停靠的各个站点偷钱。

4年以后,师傅进去了,程甲也开始了单干。

程甲是真的把做贼当成一种事业来看的,他很瞧不起那些今天顺个包、明天偷个手机的小毛贼们。

程甲觉得,现在都是啥时代了,菜市场买个菜都用微信、支付宝了,你们这些小毛贼还老琢磨着偷钱包?医院现在还有点现金,但带着现金的大多数又都是乡下来看病的穷人,偷病人的钱,偷穷病人的钱,太不吉利。

所以,虽然同是贼,程甲觉得, 自己跟他们不一样。

3、

程甲一直在学习,一直在进步,真正的与时俱进。

程甲开着豪车,住在最高档的别墅区,别墅的租金不菲,一个月要好几万,但是,程甲觉得值。

为什么呢?程甲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既然贼就是要偷钱,谁的钱多就应该偷谁的,钱多的人都聚集在哪里呢?别墅区。

他算过一笔账,平均一年的成本在200万左右,但是收益最低的一次也有500万,自学过经济学的他觉得很值。

很多人以为越是别墅区安保越是严格,确实,对着外面的人是这样。但是到了里面,住别墅区里的人,反而更注重保护隐私,更不希望被别人打扰。

程甲就见过有业主专门找到物业,要求拆除对着自己家的摄像头,不想让别人知道谁来过自己的家。

4、

租好别墅入住以后,程甲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小区跑步。

一来是锻炼身体,二来是踩点。

程甲的功课做得很到位,他会在笔记本上会详细绘制出整个小区的结构和布局,标明哪里有摄像头,哪里是盲区,哪个别墅住多少人,哪个别墅晚上不亮灯,哪个别墅的阿姨几点去买菜......

程甲有耐心,反正有一年的时间,程甲就在两个别墅区轮流着住,只有摸得门清、有了十足的把握之后,才会下手。

一次下手,能卷几家是几家,程甲得手过大明星的家,也得手过贪官的家,还得手过大富翁的外室。但是,程甲不贪,不会说西瓜芝麻一起抓,除了现金,程甲只选择自己认为最贵重的东西,至于什么才是最贵重的,程甲现在还是有点谱的。

5、

以前程甲吃过大亏。

程甲曾经从北京的一个别墅的保险柜中倒腾出几幅画,其中就有齐白石的一幅,当时100万出手了,后来,他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消息,说是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拍卖了4.255亿元,程甲的肠子都悔青了,因为他偷的那幅,比上拍卖会的这幅小不了多少。

从此,程甲开始买书、上博物馆、听专家讲课......潜心研究古玩、书画、珠宝、玉器......慢慢的,也摸清了门道。

很多人以为珠宝玉器值钱,程甲知道,其实什么钻戒、翡翠都是个大坑,说是有收藏价值,其实,买了就卖不出去,他偷过发票价格150万的玉镯子,最后出手才20万,这还是友情价,因为收货的老六就是收他齐白石那副画的人,欠了他一个人情。

程甲甚至想过是不是匿名发表一篇文章,好好给这些住别墅的富翁们讲讲,什么东西才真正值钱,才真有收藏价值。

6、

有人曾经跟程甲提起香港的张子强、叶继欢、季炳雄,说他可以媲美香港的三大贼王。

程甲却非常不以为然,他觉得这几个人,一个太嚣张,敢惹首富;一个太蛮力,街头AK枪战;一个太糊涂,嗜赌如命、频开杀戒;这些人都被通缉过,而他程甲却没有被通缉过。

程甲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胆大、心细、技术好。

胆大,别人不敢做的他敢做,遇事格外冷静。

心细,学习能力强,做事有计划、有分析。用不同的身份证、配合不同的易容术,为了学习易容术还去专门的化妆学校学习了半年。他的装备都是特制的,衣服就不用说了,鞋子都有平衡装置,就算留下脚印也很难判断出他的身高体重。程甲还专门上过暗网,从上面买了喷剂对付警犬,指纹就更不用担心,一层覆盖了假指纹的手套,再加上一层无痕手套,任你怎么查也查不到他头上。

技术好,程甲开锁技术可是顶级的,当初他可是花了大价钱、下了血本遍访开锁名匠学习开锁。

所以,程甲觉得自己才是名副其实的贼王。

7、

今天晚上是行动的日子了,据程甲观察,这栋房子一年都没有人来过,非常的神秘。

没有见过主人回来过,也没有任何的人过来打扫过卫生,一般这样的房子,会有意外的惊喜。

可是,程甲一进去,就发现有点不对劲,虽然别墅的窗户密闭非常好, 但是房间地板、桌子、墙面也不该没有灰尘呀?

这真是奇怪了,莫非自己疏忽了?难道有人过来打扫过卫生?

程甲打开帽子上面的特制探灯,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房子,这个房子装修的非常的古朴,家具一看就有些年份了,有的还是古董级别的。

很特别的是,客厅、餐厅、楼梯间都挂着大大小小不同尺寸的油画,都是肖像画,画中都是一个男人,有的穿着西装、有的穿着便装、有的留着胡子、有的刮干净了胡子,仔细观察,可以发现是画的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同一个人。

油画应该是名家之作,非常的传神,特别是眼睛,不管你在哪个角度,这双眼睛都好像在盯着你,目光能直达你的内心。

程甲自认为胆子是最大的,但是,在上旋转楼梯的时候,跟楼梯间几幅画中人的眼睛对视之后,还是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心一阵发紧,明显感觉跳的快了很多。程甲仔细听了听周围,还是那么的安静,没有风,也没有任何声音。

今天要麻利点,争取早点收工。

程甲的经验到底还是丰富,很快找到了主人房。

主人房很大,但只是在中间摆了一张大床,大床挂着白色的纱,铺着白色的床单,保险柜正对着大床,是个老式的笨重绿色大柜子。

柜子上有旋转机械密码锁,密码锁旁边是把手,可能因为时间太长了,把手上的漆都有点脱落了。

保险柜上方依然是这个人的画像,主人的脸上已经有了皱纹,发际线也已经向后收缩了不少,头发也稀疏了,还有点花白,别墅的几十幅画像里面,这幅画应该是主人年纪最大的时候画的。

程甲看着画像,

突然,感觉后面有风,轻轻的那种,

就像是有个人站在你后面,对着你的耳朵轻轻呼气的感觉。

程甲猛地一回头,

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床上面的轻纱好像被程甲回头的气流带动了,微微动了一下。

今天的感觉不太好,程甲心里说,

可能是自己老了,现在怎么开始紧张了?干完今天的一票,要休息休息了。

好好出国度个假,对了,就去泰国,好好放松一下。

程甲慢慢蹲下来,从工具包中拿出改装过的听诊器,耳朵贴到保险柜门上,

对付这种原始的机械式卡轮,对程甲来说难度不大,他仔细听着齿轮转动的声音,分辨着里面细小的差别。

程甲转了几圈之后,他知道了第一个数字应该是3。

程甲继续转动齿轮,突然,他听到“噗”的一声,声音非常小,接着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味道很淡,程甲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啥味道。

接着却听到“咚咚”的声音,

程甲吓了一跳,

“咚咚 咚咚”像极了心跳的声音。

他先是以为自己听错了,把仪器拿开了一点,声音消失了。

接着把仪器又放在旁边一点的位置上,

又是“咚咚 咚咚”的声音,

程甲的汗流了下来,

他想让自己冷静一下,

加上蹲了太久了,腿有点发麻,就站了起来,

正好,

视线与墙上油画的肖像目光相对,

突然,

画中人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程甲差点吓尿,

妈的,夜路走多了真见鬼了?

莫不是看花眼了?

程甲壮起胆子,又向前一步,

墙上的人面突然拉长,

呼的一下,

飞到程甲眼前,鼻子尖眼看着要对上程甲的鼻子尖了,

程甲“啊”的一声惨叫,

声音太凄厉了,在寂静的小区里面是那么的刺耳,久久回荡。

程甲扑通一声,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保安闻声过来了......

8、

公安局会议室内在召开案情分析会,大屏幕上正在播放PPT,局长邓志请大家先介绍情况。

法医陈赫:“对死者的尸体检验发现,其体内的肾上腺素含量非常高。

在医学上,当一个人突然意外地遭受剧烈惊吓时,大脑会通过神经冲动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肾上腺素。肾上腺素作用非常迅速,能加快心跳、加速血液循环,以提供充足血液供应,促使肌肉加快收缩,旨在做出逃避危险的行动。而过快的血液循环会象洪水泛滥一样地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本身出血,导致心搏骤停而死亡。

解剖发现死者的心肌纤维均发生撕裂与损伤,心肌中还夹杂着大量玫瑰红色血斑。这说明心脏出血过多,损害了心脏功能,使之急剧衰竭而停止搏动。也就是俗称的,被吓死的。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我们发现死者有一种特殊的化学成分,至于是什么,目前局里的检验手段还检测不出来。”

刑警队刘然:“死者身份还在进一步确认中,怀疑跟多个城市的盗窃案有关。这个别墅的主人,我们查到不是本地人,据售楼部的人说,主人很少过来,只在买房的时候出现过一次,后来的房子装修,搬家具等都是委托的中介,屋子的东西有民国时期的典型特征。油画中的人,目前还不清楚是谁。”

这时候,大屏幕的PPT正好演示到出事儿房间的那张油画,

局长邓志盯着画中人,画中人也盯着邓志,

突然,邓志觉得画中人好像对他微微笑了一下,

邓志感觉有股凉气一下子在后背上升起来,他赶紧把视线移开了......

邓志定了定神,说道:“下一步咱们的工作重点要集中在三点,一是要弄清楚死者的身份;

二是要弄清楚房子业主的信息,看看能否跟他取得联系,如果能的话,一方面要让他回来配合咱们的调查,另一方面也要查查他的背景。这两项工作由刘然负责;

三是搞清楚死者体内那特殊的成分到底是什么,这样才有利于我们下一步的工作。这项工作由陈赫负责。

各部门要通力配合,力争尽快破案。散会。”

9、

邓志一个人悄悄来到了这个别墅中,别墅出过事情以后,水电都被物业切断了,拉开所有的窗帘,白白的月光还是可以透过落地窗射进来,给屋子里所有的家具、物品都镀上了一层银色,邓志站在别墅大厅,他仰起头来,四周看着,突然感觉到挂着的画像中的人好像在画框中蠢蠢欲动,先是对着他哈哈的狞笑,邓志感觉到头昏目眩,他想喊却喊不出来,他想逃却感觉双腿像被定住一样迈不开步子。周边的狞笑声更大了,突然,不同服饰、不同年龄的同一个主人张牙舞爪的向着邓志飞了过来……

邓志瞬间醒了,一身的冷汗,原来,是做了一场梦,他看着身边熟睡的妻子,深深的喘了几口气,邓志干了30年警察,什么碎尸案,连环杀人案都没有像这次的案子一样让他心神不宁。

记得刚入职的时候,20多岁的邓志就遇到一起杀人碎尸案,到了案发现场,跟他一起入职的年轻同事都吓得不敢看,他却一点都不惧怕,到了饭点,很多人一想到尸体都吃不下,邓志照样吃的香喷喷的,所以,他从此就有了一个外号,叫“邓大胆”,这一晃,当年的小伙子“邓大胆”都做了局长了,人也到老年了。

这一个案子,邓志觉得跟自己前面接触过的千千万万的案子都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他一时也说不上来,他再也睡不着了,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一早,邓志就来到局里上班,他刚到局里的办公室,刘然和陈赫就带着消息来汇报了。

刘然:“邓局,我们已经查明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叫程甲,是一个惯犯,我们在他的一个窝点起获大量的赃物,这些赃物证明他跟多宗入室盗窃案有关系,另外,我们还找到一本他的日记,里面记载着他的盗窃的详情,时间、地点、偷盗的物品都有详细记载,还有个出乎意料的收获,就是日记上面记载的东西涉及到一些官员、本地的外地的都有,有的退休了,有的现在还在位,他们都没有报过案,所以,以前我们是不掌握这些案件的。

邓志:“很好,你把日记的情况向纪委做个汇报,纪委需要配合的话,你们好好配合。"

刘然:“是,邓局。”

陈赫:“邓局,死者体内的东西先是送到了省厅,省厅也检测不出是什么,后来把样本直接送到公安部检验中心,在那里,终于有了结果,说实话,检验结果挺让我们意外的,死者曾吸入过一种强致幻的气体,这种气体最早是日本731部队发明的,后来被国际禁用了。至于怎么会出现在死者身上,现在还没弄明白。”

邓志:“这案情可是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现在别墅业主的身份就是咱们下一步工作的重点了。刘然,你那里在这方面的调查有什么进展?”

刘然:“邓局,我们查到业主的姓名,叫安晋,是外省的,但是,通过联系外省同行,这个安晋是前几年才把户籍迁过去的,是赶在全国身份联网之前登记的,所以,我怀疑他有多个身份。”

邓志:“有这个可能,以前咱们户籍管理混乱,又没有全国电脑联网,特别是一些基层的派出所,有的送钱就给办理户籍,给了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对了,这个安晋,我怎么觉得名字这么熟悉呢?安晋、安晋、安倍晋三?刘然,你重点看看从本市频繁出入日本的人,看看有谁比较可疑。”

10、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VIP候机室,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中年人,个子不高,带着一个大墨镜,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他抿了一口咖啡,不时看看表,一会儿有服务小姐过来通知他,东方航空MU539次,从浦东机场直飞东京羽田机场的航班已经可以登机了,请他去登机口准备登机。

这个人站起身来,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出了贵宾室向着登机口走去。

突然,有两个人挡在他的前面,其中一个打开手中的证件给他看了看,开口说道:“安晋先生,您好,我是刑警队刘然,有点事情需要您配合调查一下。”

“刘先生,您搞错了把,我不是安晋,我叫肖郎,另外,我的飞机也要马上起飞了。我没有时间,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吧。”

“恐怕不行,恐怕您也上不了飞机了,安晋,肖郎,安倍晋三、小泉纯一郎嘛,我知道的,您还有一个名字,叫石本。”

中年人闻言明显有点吃惊,他嘴角抽动了几下,突然转身想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旁边布控的几个人一拥而上,将他按倒在地,此时,他口袋中不知道什么东西噗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破开了一样,一股奇怪的味道蔓延开,按住他的几个人好像瞬间陷入了癫狂,像是见到鬼一样,害怕的要躲开,就在危急时刻,一群戴着防毒面具、身着警服的人出现了,为首的正是邓志,中年人一看,不再挣扎了,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11、

邓志今天非常高兴,可以说是从警30年以来最开心的一天,因为今天在公安部召开的表彰大会上,邓志代表市局上去领奖:集体一等功,另外,他个人、刘然、陈赫都是:个人三等功,不光是如此,他还受到了国家安全局、中纪委的表彰。

中纪委表彰他,是因为他们从程甲的老窝里发现的那个笔记本,笔记本中记录了从多个官员家盗窃的事实,纪委顺藤摸瓜,抓住了不少的贪官,又通过这些贪官拔出萝卜带出泥,发现了一只“大老虎”,这邓志的发现,帮助中纪委实现了“苍蝇老虎一起打。”

国家安全局表彰他,是因为安晋也就是那个肖郎。

不得不说邓志头脑太敏锐了,这安晋的名字就来自于安倍晋三,这肖郎的名字就来自小泉纯一郎,都是死硬的反华派。

原来,这个安晋可不简单,提到他就得提到臭名昭著的日本731部队和这支部队的负责人石井四郎。

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就在今天的哈尔滨平房区,又称石井部队,对外以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为名,实则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用中国的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毒气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的策源地,对中国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在1945年8月的时候,731部队为了掩盖罪证,在败逃之际炸毁了大部分建筑,但他们也偷着保存了一些当时非常邪恶的研究成果,想着将来有机会的话,东山再起,这石井四郎在哈尔滨有个秘密情妇,还生了一个私生子,这个情妇和私生子因为在东北生活,会说中国话,一直用中国人的身份作掩护,在逃跑当天,石井四郎将731发明的致幻气体的配方和一部分样品藏到了情妇家中。

石井四郎的情妇从小受到日本所谓的天皇教育,被洗脑了,是个死硬死硬的军国主义者。

东北解放后,因为当时户籍管理比较混乱,这个情妇和私生子一直没有被发现。他们成功的在中国潜伏下来,石井四郎的情妇带着私生子,白天是中国人,讲中国话,晚上是日本人,教自己孩子日本话,给自己的孩子洗脑。后来,石井四郎的私生子娶了一个中国女孩,还生了一个男孩子,也就是化名安晋、肖郎的人,他本名叫石本,是石井四郎的情妇也就是她的奶奶给起的名字,石来自于石井四郎,本来自于日本,为的是纪念自己的祖国和自己的情夫。

石本出生后,石井四郎的情妇就用私藏的致幻剂害死了自己的儿媳妇,为的是可以从小就给石本洗脑。把他培养成一个日本间谍。

就这样,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中日建交以后,她才通过秘密渠道,又跟日本联系上了,日本情报部门当时正苦于没办法开展对华的间谍战,这个情妇找上门,日本情报部门一看,缺什么来什么,正好现在可以好好利用这石井四郎的余孽了。

别墅中的画像,其实就是石井四郎的画像,他就是石本的祖父。

抓住石本之后,邓志配合国安部门对他的别墅进行了彻底的搜查,从保险柜中发现了石本的秘密,程甲之所以会被吓死,是因为保险柜有机关,当他拨动的时候,触动了机关,释放出了致幻剂,导致自己以为看到了鬼,被活活吓死。

根据保险柜中发现的资料,国安部门顺藤摸瓜,把这个以石本为首的i日本间谍组织一网打尽了。

12、

邓志从北京回来后,马不停蹄的去了趟老家,他带着祭品到了自己家的祖坟。

爷爷奶奶和老父亲都埋在这里,他回忆起父亲给他讲的事情:有一天,天上出现了日本人的飞机,村里人都吓坏了,以为日本人要扔炸弹,谁知道,从天上落下来不少的稻谷、面粉,当时很多人都快要饿死了,所以就壮着胆子将东西捡回家,结果,没过多久,瘟疫就席卷了全村,邓志的爷爷奶奶就是那个时候死掉的,他的父亲高烧了几天,最后总算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也成了孤儿。

邓志的父亲一直对这段经历念念不忘,直到去世。

邓志跪在了爷爷奶奶、父亲的坟前,他打开一瓶酒,倒了三杯洒到了坟头,又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一饮而尽,不知道他是想起自己的父亲了,还是酒太辣喝的太猛了,他的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这是父亲去世后,邓志第一次流泪。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