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的燒肉酱:谁成就了餐饮业的烂人?

美食 10 2018-01-13 18:27

一.要立牌坊


这个都是前年子的事了。

只要一说到贾老练,他就是圣母婊,还是真资格的。为啥子这么说?先摆个龙门阵。

有回儿他的小伙伴儿,拉到他去耍妹儿。他头一会儿哦,肯定莫得经验噻。结果他第一个整完,出来坐到干等起。一哈哈儿人都出来了,给他打招呼:额,贾哥,都等起了嗦。

他不长脑壳,说:我都等了你们好久了,你们太慢了。

等于是就他快。肯定都笑翻了嘛,车都不敢开。关键是他还晓不得笑点在哪儿。

这哈有经验了,他跳起跳起地要拖到别个又去耍妹儿。这盘大家等他,等安逸了,他才磨起出来。好,大家都问他:贾哥,这次整这么久,整些啥子喃?

肯定都想涨姿势嘛,爱学习。结果贾老练说:我弄完了跟她摆了哈儿龙门阵。

都好奇他能摆些啥子,结果喃,他说:我喊她换个工作。

你都要喊人家换工作咯,那你耍人家咋子喃?

这个就是典型的圣母婊。不光婊,脑壳还是樵的。但是瓜不是他的错,你说你瓜就瓜嘛,个人闷到心头就行了嘛,关键是你还要表现出来,这个就是你不对了噻。

好了,跟他娃一起共事,他给我说啥子?他说:如果你是处,她们不光不要钱,还要给你封个红包儿。听了就想敷他一脸黏痰。

他是前厅经理,结果菜单上有哪些菜、卖好多钱,他都不晓得!当真话工资白拿的嗦。

业务水平差嘛,你起码人品要好点儿嘛。你人品再烂,你不能坑队友噻。结果他就是个专烧熟人的胎神。

一个店,又不是做呔生意,总共投资一百二十万,他入股,就投个三万六千。他才是个三千六哦。他还有条件。当前厅经理不说了,他有个幺爸儿,是个供货商,他就说,非要他幺爸儿给店上送货。

幺爸儿是啥子东西?就是他们爷的老幺儿,那儿年生娇生惯养的东西。菜市场牛柳,外柳,三十多一斤,他整起过来将近五十。

批发价拿的,按菜市场零售价拿过来,赚十块也就够了,未必卖坨肉你娃的棺材本儿都卖得够啊?哪儿是心凶哦,简直是钩子太黑了!

食材成本多十块钱,就相当于按百分之三十三的成本率来算,售价要多加三十。人均多个三十,啥子概念?在小城市就是另一个消费档次的问题!

结果就是,店上生意好,球钱赚不到,客人还说东西贵,牌子砸了噻。一泼股东,都在他们家这个阴沟头栽翻。


二.餐饮回扣


餐饮业供货商的回扣咋个算?百分之十。

酒店里头,采购、会计、厨房来分这百分之十。行规就是厨房占百分之五。

肯定有例外,比如,采购部的老大是酒店总经理三姨太的大姨妈的干儿子,那起码要拿百分之八,因为要孝敬总经理噻。

当然了,如果从仇富来说,投资酒店的,都是土豪啊富二代啊,钱咋来的都说不清楚,毕竟餐饮业适合洗黑钱,懂点儿会计的人都晓得,这滴滴儿,吃了就吃了,反正兄弟伙些工资低。

还有个更心黑的返点规则,叫对半撇。比如一瓶香料,正常成本价格100,他给酒店报价120,去掉回扣,他赚8块。但是,他送B货,成本只值50。那70的利润,他用6块打点采购部,剩下64,他和厨房一人一半。

厨房收货,检查的是质量。只要厨房不说是B货,哪个还管得到?啥子是B货喃?不是牛逼的,是次品仿冒。

后来老板儿说了一句话:结果我开店,就帮你幺爸儿赚钱了是不是?

贾老练他幺爸儿就送过注水牛肉。我喊退货,他冒一句:如果能用,就用嘛,不能用,就喊贾老练拿过来嘛。

如果强奸不犯法,老子真的要把他日一顿。

后来给我说个更奇葩的理由:这段时间市场对牛肉需求不大,所以屠宰场都注水,莫得办法啊。

说白了就是:就这个,你爱要不要。

要不是你娃是地头蛇,我早在圈子头封杀你娃了。圈子里都晓得我从不吃回扣,以我的声望,你娃觉得我成心封杀你封不封得到嘛?


三.永世丧德


这个老幺儿之所以跩,是因为他在给当地市政府的四星级酒店送货。那儿的厨师长是他的冒根儿朋友,一个戴两层游泳圈儿的闷墩儿。

有回儿老幺儿请闷墩儿来店上吃饭,贾老练笑烂了狗脸接待。你就看到闷墩儿全程戴着墨镜儿。晚上哦,外头黑漆麻拱的,不怕绊一跤牙巴整落唠?

然后吃完了,贾老练屁颠儿屁颠儿跑过来给我说:我们幺爸儿的朋友说,如果我们店卖串串儿啊,冷锅鱼啊,反正就是这些香的嘛,生意肯定好,我又吃不来这些辣的,但是这些老果果的话喃,还是有道理。

所以这些人啊,点儿江湖规矩都不懂,能活到现在,怕是祖上天天烧高香哦。

切,老幺儿又不是我幺爸儿,啥子“我们幺爸儿”哦,龟儿话都抖不来。

这个四星级酒店更是奇葩。总经理贪污,双规。副总在管事。副总的逆袭之路就励志了。先是个普普通通的女服务员,掺茶倒水,服务都轮不到她。

结果,遭那儿的副市长看上了。那肯定逆袭了嘛。现在女儿在英国留学,学习《国富论》。这个老姆儿姆儿时不时还约几个绿茶屌蒸哈桑拿。

就一句话,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的奇葩真鲜艳。

听老板儿说,老幺儿的女儿在他们嘻哈群里头,经常分享自己飞叶子的感受。刚成年,老幺儿就把他女儿送进了那个酒店,也当服务员,掺茶倒水。

所以,丧德,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世代相传的事。


四.一期一会


我从来不相信有啥子工匠精神,我只晓得庖丁精神。我更不晓得还有啥子“初心”,大概跟初夜类似?只听过“此心一也”,既然是“一”,何来“初”可言喃?

店子在换了供货商以后,老板儿居然还是没有跟贾老练撕破脸,喊他做酒水,原来的吧台长个人去其他地方了。

这哈他松活了,每天就帮老幺儿催款。他也是个老幺儿,每天5点,他妈要打电话喊他回家吃饭,比来大姨妈还准时,跟他说外头东西添加剂多。都不晓得那个老幺儿卖过好多假冒伪劣添加剂。

老板儿有想法,这哈子坚决保证品质。他从日本订了炭火烤炉,喊弄日式燒肉(yakiniku)。要弄就弄出特色。

一期一会的燒肉酱:谁成就了餐饮业的烂人?-微网络

关键点在蘸酱。反正我从来不屑用成品,自己弄的味道有个性。

日本的燒肉酱有用乌梅的,川菜的陈皮牛肉是个经典风味搭配,所以我用陈皮代替乌梅。配料的选择

先炒焦糖,趁热加苹果碎,把苹果里头的水份炒退,再加水发的陈皮、牛肉汤小火慢慢煨,半小时苹果软了,加黑胡椒碎、辣椒粉、木鱼花,用沙冰机打成泥。再调入昆布酱油、月桂冠本味淋、少量柠檬汁。

摆盘用点儿心,自己画些画,当成是盘饰。毕竟手绘是不可能再复制的。这个,就是对一期一会的诠释。

一期一会的燒肉酱:谁成就了餐饮业的烂人?-微网络

在一大泼人都打堆堆吃地沟油串串儿的时候,有这么一家店,坚持用做艺术作品的态度,去做美食。这跟匠心和初心有毛关系,这只是几个年轻人,觉得自己该这么做。

当一个人开始严肃地对待自己的梦想的时候,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假老练和老幺儿来拆他的台。但他也会遇到志同道合的人。结果无法拿起来衡量他的梦想和坚持,因为结果的给予,拽在权贵手头。

上一章:寻山之人的冰销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