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妈的酥油茶

健康 8 2018-01-13 18:16

文/海莲青玉

        清晨,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静谧安祥的藏寨上空升起炊烟袅袅……伴随着第一缕曙光传来“嗡嗡嗡”的打茶声此起彼伏……那是每户藏家主妇晨起必做的第一件事——为家人打一壶倾注爱心的酥香四溢、香甜可口的酥油茶。全家在这样特别的“闹铃声”中陆续起床洗漱,然后围坐在烧得旺旺的灶边吃早餐——喝酥油茶吃糌粑,开心地唠唠家常,补充好一天的能量后开始忙碌各自一天的活儿。

        每家做的酥油茶口味不尽相同,因为每家主妇做茶的手艺不尽相同(熬煮茶水的大叶粗茶的浓淡、加入的酥油和糌粑、牛奶及盐等调料的多少决定了酥油茶不同的味道)。但大体程序和调料都一样,不一样的是有些先要把酥油烧熟后做成酥油茶叫做“甲萨”,多数时候这种“甲萨”是给产妇和客人喝的,“甲萨”茶浓香四溢,口感油腻,热能更多。而平时每家人喝的都是生酥油茶,这种茶口味清淡,香醇可口。而我更喜欢后者,春夏解渴,秋冬保暖。

        喝上一口热热的酥油茶,味蕾瞬间在晨间激活,酥香奶香茶香糌粑的香味在嘴里漫延开来,舌头将这香味传递给大脑,还处在朦胧睡意中的人瞬间变得神清气爽起来。温热香甜的酥油茶从嘴里滑向喉咙到达胃肠,再传到全身的血脉,似激流涌向大海。喝完一碗后全身都温暖起来,接着脸色红润起来,整个人如沐阳光如沐春风。起身走出家门到寒冷的高原户外,自身就是一团抗寒的火,一个充满热能的小太阳!藏族人因此在这么高海拔、氧气稀少极度严寒的高原得以健康强壮的繁衍生息……

        而我最喜欢喝的就是我阿妈做的酥油茶了。从小有记忆起,虽然那时侯家里生活条件差,但是勤劳善良心灵手巧的父母从没让我们兄弟姐妹六人感受过饥寒交迫。相反,那时侯才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最幸福快乐的时光!每天早上,阿妈第一个天不亮就起床生火烧水烧大茶,把酥油、牛奶、盐、糌粑、茶水倒进木头做的茶桶里,然后用打茶棒不停地上下搅拉,阿妈年轻的身躯也跟着有节奏地前后摇晃……大约三五分钟后就打好酥油茶了,再倒进茶壶里放在烧得旺旺的灶上就可以喝茶了。阿爸阿妈和我们兄妹一家八口人在温暖的灶边围坐一圈,吃着糌粑喝着酥油茶,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我们喝着阿妈倾注了浓浓母爱的酥油茶渐渐长大,而后各自奔忙各自的人生……

        现在,藏区无论是乡村牧场还是城区,家家都做酥油茶,但已不是用木茶桶打茶,而是用打茶机打酥油茶。打茶机打茶快速方便,所以家家都用打茶机。我自己也打酥油茶,但始终做不出阿妈的那种口味。孩子们也都说阿婆做的茶好喝,所以在家里还是阿妈打茶的次数多,阿妈也用打茶机,但是打出来的酥油茶还是跟我小时候喝的味道一样,还是那么醇香那么沁人心脾那么回味无穷……怪不得小时侯亲戚邻居都喜欢跑到我家喝茶,三表姐还曾说过“舅妈打的茶真好喝!我家和其他人家的茶都没有你们家的茶好喝。”因此,我也问过阿妈:“您打的茶怎么那么好喝呢?”阿妈笑说都一样啊。也许阿妈打茶的手艺好,各种调料放得刚刚好,也许是阿妈将对子女子孙的慈爱和对亲戚邻居的仁爱都注入了酥油茶中,才会做出那么好喝的酥油茶,才会得到大家的喜爱和赞赏,因为阿妈一直是个温柔善良慈祥的人!

        如今,阿妈已经七十几岁了,满头银发,双目模糊,笔直的身躯也变得矮小弯曲,但她的面容一直温柔慈祥,做的酥油茶依然温暖着我们!一杯倾注了浓浓母爱的酥油茶如同纯洁的甘露浇灌着我们的身心,伴我们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无论严寒酷暑,阿妈真善美的仁慈的人性光茫牵引着我们的灵魂也如同藏区高原的蓝天,蓝得那么纯净,蓝得那么透明!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