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府保卫战

小说 27 2018-01-13 17:59
状元府保卫战-微网络

啪,那位双鬓斑白的老者重重一巴掌甩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用冰冷的手敷在脸上,希望让脸不那么的炙热的脸不那么炙热,他眼睛发狠似的盯着那位老者可是欲言又止,刚开始的躁动的人们已经安静了下来。大厅里只剩下毫无规律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在这江南古城中,虽然说街道是很久前用砖头铺成的,而房子的外墙已被岁月侵蚀这一切并不那么完美但这古城里面所居住的人们心地善良,与邻里相处和睦。只要古城街里一家有喜事或者家里发生什么大事只要被一个人知道全街的人都会去帮忙。古街的善良和热情是内在的与生俱来的而华丽的外表终究遮掩不住内心的空虚,老街道人的热情不靠任何外在的东西来修饰。

老街的生活融洽,老街的建筑有着上个世纪的美,可是老街里面的人摆脱不了清贫,餐桌上可有鱼和肉,饱腹从来不是问题,可余不足,过的还是男耕女织的生活。老街里有近千户人家,除非过年,不然老街里面只有上年纪的老人和孩子在这里居住,青年人都在外务工,希望一天能够带着家人搬进城市里生活而老人们则早已习惯了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简单生活。

古街里面的清贫让很多青年都打光棍,前几天老李的儿子和一个女孩谈了很久两人彼此相爱,可就是因为老李家清贫呗丈母娘一口否定了这个婚事。可怜的有情人难道就因为命运的悲哀终分离?两人的爱并没有因为女方父母的阻拦而生疏,他们依旧保持着联系,只是不能像以前那么光明正大罢了。

老李:“喂?”

丈母娘:“嘿嘿,亲家公是我呀,难道你把我给忘记了?你儿子跟我女儿处对象呢,我们前一段不是见过一面吗,唉唉真是贵人多忘事。”

老李:“哪敢啊,等等打住,别一口一个亲家公叫的,当初不是你拒绝了,死活不同意他们两的事情,我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的,城里的三居室和车真的拿不出来,要是想让我儿子入赘那还是算了。”

丈母娘:“老李,你这就见外,这哪跟哪啊,你们那里要拆迁我都知道了,到时候三居室还会没有?”

老李:“拆迁?拆什么迁?”

丈母娘:“原来你真的不知道啊,你们老街要拆迁变成美食街,老李好好考虑下他们连挺般配的。”

丈母娘挂断了电话,老李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孩子们是真心相爱可是关于拆迁这事他真的从未耳闻。虽然丈母娘他们在城里有房子,也只不过小三居她和自己老公一间,女儿一间另一间留给客人住,这样一个差不多100平米的房子。而两个人都是固定工资,而女儿也才大学毕业没有稳定的收入,而正好老李家拆迁的那笔赔偿金绝对可以让女儿生活舒适。

过几天老李便把这件事忘记了,想肯定是亲家母在嘲笑自己,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拆迁呢?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早晨老李出门散步发现一堆人围在一起,老李也过去凑热闹,原来是大家在看一张政府的告示,原来老街真的要拆迁,老李兴奋的回家打电话给亲家母,就这样两个孩子的婚事定下来了,但老李却怎么样也开心不起来,毕竟在这样生活了一辈子,过一段时间就要和邻里分开了。

而赵家就不一样了,赵家是老街里面最大的一家,这房子是明朝时祖先中了状元,当地一个富商出去置办的老宅。到现在已近十几代人在这里生活了,老一辈的人根早就和这房子相连,可年轻人总想飞出去。得知此事他们开心的不得了,终于能走出这老街去更遥远的地方了安家,而且又不会被老一辈阻止,或者说事以成定局,谁也阻止不了。

今天赵氏子孙近百人都聚到大厅,大厅里面好生热闹,年轻人们主张这个拆迁而老人家们则不同意,要与老宅共存亡就是不搬,年轻人想尽早搬走应该能拿到个更好的补偿条件。小孩子们则在大厅外面跑来跑去的,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争吵还在继续。

啪,那位双鬓斑白的老者重重一巴掌甩到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年轻人用冰冷的手敷在脸上,希望让脸不那么的炙热的脸不那么炙热,他眼睛发狠似的盯着那位老者可是欲言又止,刚开始的躁动的人们已经安静了下来。大厅里只剩下毫无规律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角落里面有一个声音,虽然小声但刺痛人心:“外面不搬有用吗?难不成当钉子户,说不定还会被强制出去。”“是啊,不搬走又能怎么办?”老人的声音里带点颤抖眼角有点湿润,他坐在椅子上时不时望着天花板发呆。因为这次拆迁改建让老一辈的人离开故土,他们曾经所熟悉的一草一木在不久都不复存在。

“既然我们这是明朝时的建筑这东西就应该属于文物,国家正在保护这些,明天我去县里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刚才那位老人忽然站了起来离开了大厅,过了一会儿手里捧着几本破旧不堪的本子,拿给赵明,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这是赵家的族谱,以及一些记录和房子建造的地契,不是我们顽固,只是我们不想让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毁在我们手里。”

第二天一早赵明就来到了县政府里,找到了相关负责人,并告诉他关于老宅的情况,但是他说,虽然外面在江南地理环境优越,可是我们县里的经济条件你也是知道了,上级安排下来的脱贫了任务必须完成,我们投了几个亿来建造美食城是为了拉动经济,不想因为一个房子,让所有的努力腹水东流。赵明据理力争可是无奈被保安拉了出去。

刚来的时候太阳还冲破云层地上洒满了阳光,可现在外面下起了雨,赵明不管那么多依然骑着自行车回到老宅里路上连伞都没有打。

赵明回到老宅的时候,发现老宅里的老人都在等待赵明,期待他能成功,走进门赵明一脸失落,大家也开出来了,并没有多问这件事。赵明看着那些人轻声说了几句我明天去市政府看看。赵明心里想就不信市里不管了。

可是结局总是差强人意,第二天赵明骑着一辆从邻居借来的摩托车开去市里,赵明心想肯定会成的,结果刚找到人就被对方问了一句有预约吗?如果没有的话就不能见,赵明硬是冲开了保安找到了负责人,结果又被大骂,先找县里知道吗?什么什么?要是大家都像你这样我们忙的过来吗?赵明最后被保安拖了出去。

再次失败,无奈赵明不敢回家,在老宅外面绕了几圈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家这么漂亮,可是眼看就要没有了。在吃饭的时候赵明随便吃了几口便回房间可是明天就要拆迁了。

赵明难过的在房间里,点着鼠标看着屏幕,忽然一条新闻让他眼前一亮,是我,我可以靠媒体。赵明忙到了第二天凌晨3点终于把材料都输入电脑,发给了媒体和一些学者然后他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赵明被挖土机的声音吵醒了,看了手表发现已经12点了,出门一看让他震惊了,家里人老老少少都站在门口和那些拆迁队对峙着。旁边还有警察和一些官员在哪里。结果被警察都拉了出去,大家问着老宅双眼都湿润了,包括那些主张搬出去的人。年轻人躁动了起来,有些人拉开了警察有些人依旧站回了门口说:“说敢拆?”眼看群架即将爆发,说时迟那时快一家媒体的采访车到了,其他的电视台和报社正在路上,那些政府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双方一直僵持着,媒体人着在附近拍摄。

过了一会儿几个白发苍苍的学者走了过来,并告知他们自己是历史系的学者,受中央委托前来勘察老宅是否符合保护,在没有确认清楚前谁敢乱动后果自负,政府人员无奈打道回府,赵氏子孙开心的在那里。

专家们鉴定了好一会儿,这期间多家媒体采访了这一家人,结果毋庸置疑赵氏老宅就是状元府,状元府就是赵氏老宅,专家们回去讨论如何保护和开发老宅,再次期间保护老宅的担子落到了赵氏子孙肩上。

第二天早上一声叫声吵醒了大家,快看,墙上破了洞了。大家看着这半米左右的洞,大家都想到了是政府人员弄的,于是大家决定晚上蹲守在这里。

但了晚上几个人过来了,并没有在墙上挖东西,他们大喊一声冲了出去,心想这次能抓的正着了,结果他们失望了,这些人都是原本的邻居和附近的人,他们是想挖个砖头回家压在他们孩子的枕头下,大部分家里的孩子都要高考了,大家也是用心良苦,不过再赵氏子孙的劝说下大家归还了砖头。

过几天专家来了,并告诉他们这里不能再居住了,但此时他们心里不再失落了,老街依旧开发,不过不是美食城而是以老宅为中心的文化城,慕名而来的旅客千千万,从此这个小县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