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缘同行

小说 18 2018-01-13 17:59

       

随缘同行-微网络

  前几天,接到蔡叔打来的电话。电话中说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善,儿子让我和你阿姨回家照料孙子,安享晚年。

   我和蔡叔聊了很久,真替他们高兴。挂断电话,我情不自禁地回忆起我和叔叔阿姨相识的经历。

   前年夏天,女儿放了暑假,在家呆了一阵子后,提出要到姥姥家去看看,说想姥爷姥姥了。老婆没上班,在家照顾不满一岁的儿子,我跟老婆传达了女儿的想法。

   “可以,明天就动身回娘家,我也好久没回家看看爸妈了。”老婆也很期待地答应。

   “我负责把你们送去,说定了就明天出发,把你们安全送到,周日我直接赶回即墨,我周一还得上班。你们可以多待一段时间,到时候我再来接你们。赶紧收拾一下东西,明个儿一早就走。”我嘱咐了一下。

   老丈人家在临沂,相隔二百多公里,单趟路途也得花费近三小时的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按计划驾车赶往临沂。还未下车,两位老人已在路口等待。刚到家中,提前准备好的饭菜已经摆了满满一桌。可见老人早已期待团聚的心情。和老人一直拉着家常,顽皮孩子也耍至了深夜。

   因为晚上玩的太晚,第二天起床时已是上午八点多。我吃了点丈母娘做好的早餐,约十点钟左右,自己便独自一人驾车行驶在了返程的路途中。那天天气炎热,室外温度足有四十度之高。车内空调开放,温度倒还是适宜的。行至距离高速入口约五百米转弯处,突然一位阿姨上前拦我的车,慌忙中我连忙刹车,放下车窗,非常生气的说:“喂!阿姨你干什么呢?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万一撞着你怎么办?”

   看阿姨的面孔,得有五六十岁的样子。阿姨的旁边站着一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士,我仔细打量了一番,看上去他们像是两口子。大叔的旁边放着三个蛇皮袋子,袋子里面装着满满的东西。

   “师父,不好意思,对不起。能带俺老两口一程吗?去青岛……”阿姨期待着,歉意地看着我说。

   “阿姨,您怎么知道我是青岛的?”我差异地问道。

   “看你的车牌不就知道了吗”!

   我开玩笑说:“哈哈……看来叔叔阿姨是老青岛了,蛮有经验啊。”我仔细地端详着站在烈日下的两位老人,满脸通红满头大汗,让我没有理由再推辞;“阿姨大叔,我可以带你们一程,事先说好我不是干出租的,把你们送到只是顺路,不收钱的。私家车没有营运资质,不允许栽客营运。”说完,我下车帮忙把老人的行李装入后备箱:“赶紧上车,外面太热,别中暑了。”

   “谢谢你,真谢谢了……”阿姨嘴中不断的说着感激的话。

   行驶中,我从后视镜偶尔看了几眼坐在后排的叔叔阿姨,看着他们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打开话题问道:“阿姨,你们怎么不坐大巴车去青岛,青岛的车很多啊?”

   “我们是去青岛即墨,每天就发两次车。本来打算坐中午的这趟车,可家里有事给耽误了一会儿,所以没能赶上。如果坐青岛的车倒车太麻烦了,况且路也不熟。”阿姨回答说。

   “嘿嘿,叔叔阿姨,看来我们是有缘份的,俺家就是即墨的。大信知道不?我就那的。”

   “师父,你大信村的?俺两口子就在技师学院南面那家冷藏厂打工,太巧了。”

   “放心吧!我对那边熟,把你们送到公司。”车上的气氛随着交谈在慢慢缓解。

   到了高速服务区,我想两位老人想必也口渴了,便停车到里面买了几瓶水,上车后打开水盖说:“来来,看你们热的,先喝口水休息一下我们再走。”阿姨又一番感激的话不断。

   在路上与两位交谈中得知,两人都已六十岁了,家里有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因为老二结婚攀比老大的条件,嫌后老人偏向于老大,所以兄弟俩产生矛盾,在赡养老人方面也就无人愿意多操心管。因此老人也无法在家中呆,便从去年来青岛打工,在一家冷藏厂里做包装工。这次回家也是为了家中房屋一事。因为兄弟两人再度发生争执,执后无果,老人只好再度返回青岛。

   看着阿姨红润的双眼,我无从下口安慰。车内如此安静,静的心慌意乱。心想怎么会有这种儿女,不但不体谅父母的辛劳,反而得到的是他们的责备……看二老心情沉重的脸庞,我故意叉开话题,打开广播,聆听那首正在播放的《父亲》,叔叔说:“这首歌好听,我和你阿姨宿舍里,没有电视,没事的时候就愿意听收音机,愿意听青岛交通广播和音乐广播。经常听些老歌,挺好的。”

   他说完,听着这首父亲,把目光瞅向车窗外。我能感受到叔叔聆听这首此刻的心情。我从后视镜再次看了一眼,大叔好像在用他那粗糙的手背擦着自己的眼角。我顺手抽了几下车前的抽纸,递向大叔:“叔,给你。赶紧擦一下。”

   “谢谢你,我没事。就是风沙眼的老毛病犯了。”大叔转过头做了回应。车里根本就没有风,我知道大叔的一番话只是安慰自己的一种借口。也许这样说两位老人心里能好受一些。

   趁机再次打开话题,我问道:“大叔您贵姓,别聊了一路还不知道您姓什么。我们这也算是半个老乡呢!”

   “半个老乡?”

   “嗯嗯,是的。俺丈人家临沂沂水道托的。”

   “对、对对,是老乡。而且隔的很近,我们是杨庄的。我姓蔡,以后就叫我蔡叔行了。”大叔笑着说。

   这是我看见蔡叔从上车到现在第一次露出笑容。

   “我姓宋,蔡叔,以后称呼我小宋就行了,愿意的话叔叔阿姨可以留我的电话,方便老乡联系。”

   “对,光顾着搭个顺风车了,把留电话这茬给忘了,谢谢你小宋。”阿姨说着。

   相互留了电话后,相互了解了各自的家庭,工作,生活!我为老人而感觉不公。为了两个孩子的婚姻大事操劳了一辈子,只因儿子的相互攀比不公而将老人抛弃。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度过,车子驶下高速后。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到达目的地——冷藏厂。

   “小宋,搭你的顺风车给你油钱,你别嫌少。”阿姨说着拿出钱给我。

   “不用不用,阿姨,真的,我们一开始不就说好了吗,我不收钱的,再说了我们这是缘分,是老乡不是吗。”我推辞道。

   “那好吧,不要钱就算了,要不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阿姨说。

   “不用了,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想必也累了,等改天老婆孩子从娘家回来,我请二老到我家做客,我和蔡叔也可以整两杯。”我回复道。

   “到了,叔叔阿姨。看看是这儿吧?”

   “对对,就是这家,你很熟悉啊。”

   “阿姨,看见前面那个路口没有,路口左拐两里路就是我家,这么近能不熟吗。”

   和阿姨一番对话,边说边打开后备箱,拿出他们的行李。

   我看行李有些多,二老拿不过来,便帮助他们,拿着行李去了他们的宿舍。

   阿姨拿出钥匙打开房锁,推门一看不足二十平米的房屋里一张双人床,一台风扇,一张饭桌,旁边整齐的放着几个马扎。空间虽小,可干净利索,摆放井然有序,可见阿姨在料理家务方面是个细心的人。

   “小宋,赶紧坐下,让你叔烧壶水泡杯茶喝。”阿姨说着便打开了床边的风扇。

   “不用了叔叔阿姨,我得回家看看。开车时间长也累了,早点回家歇歇,明天还得上班。”

   我边说边转身朝门口走去。叔叔阿姨也紧跟送出……我上车摆手离去。

   回到家中停车收拾了一下车内,突然发现后排座椅垫下放着160元钱,我拿起钱站了一阵子。“哎,这叔叔阿姨真有心,居然还能想出这召开。”我叹了一口气,摇头自语说道。

   我没有给二老打电话追问,因为我明白,这是感激,这是心意!这样他们心里才能踏实。

   晚饭后,我和往常一样打开手机,下载好的交通广播栏目“开吧”,聆听一天的新鲜事,交通等事项。偶尔听众点播的歌曲响起,是祝福的寄语。美女主持播放的一则电话留言,引起了我的关注:“我们两口子,今天从临沂沂水坐车没赶上大巴…………幸亏一位师父开车送我们二老。我老伴姓蔡,司机师父姓宋,想通过广播对宋师父表示感谢,以表谢意!”

   主持人播完说:“谢谢这位好司机,宋师父。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这种表扬我深感惭愧,我只是感觉我做的只是出良心所在。不值一提。受宠若惊的感觉迟迟没有消退。

   事后,我和叔叔阿姨经常保持联系。

   我请叔叔阿姨来我家做客的承诺,也已经实现。到我家做客那天,我和蔡叔喝了一斤白酒,算是喝的痛快。交谈中蔡叔说:“我们家老二攀比老大条件,其实我和你阿姨也有责任。只因没条件,老大成家给他盖了一处房子,而老二因家中条件无能为力再给他盖一处新房,所以结婚后和我们同住一处房,时间久了就闹出这么一出。”我听着蔡叔诉说,却不知如何安慰,只有听着,听着……

   原来出来打工是出于无奈,因为家里的事,二老回家好几次都失望而归。

   这次收到蔡叔的电话说事情已经解决,我替他们高兴。原来在他们村委出面后,跟蔡叔两个儿子达成协议后,给老人审批了一处养老房宅基地,已解决老人赡养晚年的住所。生活也已恢复往日的平静。

   蔡叔和阿姨回家后,我和蔡叔通过电话,询问了他们的生活情况,看来一切安好。

   “蔡叔的邀请一定做到,改天一定登门拜访,整上两盅。”我高兴的答复了蔡叔。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