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

历史 3 2018-01-13 17:03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公元8世纪中,大唐开元盛世。

这是一个百姓安居、四夷来朝的时代,一个放眼四方、大气磅礴的时代,一个文化碰撞、交融,百家争鸣的时代,一个每朵花都全力绽放、每个生命都充满自信的时代。

这个华丽的时代,一年全国被判死刑的可以仅仅20多人,而繁荣至今日,犯罪率最低的我国,这个数据保守估计也在几千人上下。

这个时代,是历史长河里一次灿烂的假期。


杜环便出生在这个时代。

其家族是长安的名门大族,人称“京兆杜氏”。

远了不说,当朝便有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排第三的名相杜如晦,祖辈有西河太守杜希望,父辈有编撰《通典》的宰相杜佑,其后辈,有娶了公主、官至宰相的杜悰,有“小李杜”中的杜牧。


这样的家族背景,可以预见杜环的科举功名之路将会一片坦途。

偏偏他对功名不甚上心,却对外面的大千世界充满了好奇。

小时候便总是拉着族里的昆仑奴、新罗婢问东问西,又对由各国商人带来的奇珍珠宝、香料、土特产等啧啧称奇。

稍大些,更整天混迹在市集、商馆、酒肆间,结识波斯、大食、安国、高丽等各国的使者、商人和留学生。


不得不说,越是有底蕴的望族,越有宽广的胸襟、开明的包容,加上当时文人偶像是侠客酒鬼浪荡子的李白。

家里人对杜环的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不但放任,而且十分支持。

他老爹更是牵来一辆马车,说:“既然你如此好新奇,便游历天下去吧。”

于是杜环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壮游。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安西大都护府的边陲城市,碎叶城。

李白的故乡,是昭武九姓胡人的聚集地。

见识过泰山之雄、华山之险、嵩山之峻、恒山之幽、衡山之秀后,

康国的美酒,石国的舞女,曹国的琴师,史国的骏马,让杜环在碎叶城停下了游历的脚步。

也是在碎叶城,他邂逅了在高仙芝军中任掌书记的岑参。

两人一个是杜如晦之后,一个是岑文本之后,都对自然风光和各族的文化风俗兴趣浓厚,当下便一见如故,觥筹交错。


不久,岑参要随军出征石国。

杜环早对传闻中石国国内刚健婀娜又善眉目传情的舞女心慕已久,

行李都来不及收拾就跑去见岑参,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岑参也是十分欢喜,便向高仙芝推荐杜环在军中当了个随军书记官。


石国一战打得不太厚道。

人家本来是来约和的,高仙芝却贪图石国财宝无数,

不开杀戒不说,还把人家国王、王后抓到长安去邀功,导致诸胡部落大为不满。

次年,大石王子引黑衣大食,并以葛逻禄部为内应,大败高仙芝于恒罗斯城。

高仙芝、岑参等千余人杀出重围,杜环却倒霉地被俘。


这个年代的战俘大部分是会被贩卖为奴隶的。

在被押往康国途中,其他战俘都忧心忡忡,担心未知的命运。

唯有杜环泰然处之,心中居然还有一份窃喜:

“此去正好得以观赏康国风土人情,说不定还能喝上最纯正的康国美酒,得到酿酒秘方。”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不出意料,杜环等人成了大食国王哈里的奴隶,并跟随大食主力部队先后到了康国、穆国。

为奴期间,杜环也没有停止发现世界的眼光,他利用一切苦役的空暇探索着新环境。

他发现,康国真的像长安的商人说的那样,举国信仰拜火教,男子可以娶母亲及姊妹为妻。

他发现,原来穆国是沙漠中的绿洲,这里的水果超好吃,一种叫“寻支”的瓜够10个人吃饱,一种叫“越瓜”的果有快2米长。


很快,这个不一般的奴隶引起了哈里的注意,并且亲自接见。

一见之下,更觉这个大唐人博闻广识,又怀疑此人留意各处地理概况、民情风物,是大唐的探子。

正好此时大食准备在巴格达修建新首都,哈里一挥手,把杜环调去更西边的巴格达参与新都建设,当起城市规划师,

如此就算是间谍,也回不去大唐了。


阿拉伯帝国黑衣大食的新都达格巴,一座繁华不下于大唐长安的城市,建造过程动用的工匠就多达十几万人。

在这里,杜环见识了伊斯兰教信徒的功课教俗和生活禁忌;

认识了一班从拜占庭帝国来的玻璃工匠,他们制造的玻璃奇妙无比,天下之最;

他还惊讶的发现来自拜占庭帝国的医师们医术之神奇,他们居然能“开颅取虫”。


在巴格达,同样有来自大唐的工匠,造纸匠、画匠、金银匠、纺织匠等等。

杜环经常与他们一起喝酒撸串,一起怀念长安景象。

喝醉后,杜环总是说:“拜占庭帝国,昆仑奴的家乡,听说还有个可萨帝国,可萨帝国再往北还有个吃人肉的牛蹄突厥部落,呃,这些地方我总要都去看看,然后再回长安。”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随后几年,

大食出兵突尼斯,杜环跟着去了,大食平乱马士革,杜环也跑去看看。

大食使团访问拜占庭帝国,杜环也混在其中,

他发现大秦人都信仰景教,大秦人还有一种奇特的交易场所叫“鬼市”,

他认识了一些不同于温婉唐女和妩媚胡女的佛菻妇女,她们狂野直白;


也许是在无际的荒漠,也许是在辽阔的草原,也许是在浩瀚的大海,

也许是在繁华的都城,也许是在荒凉的村落,也许是在路边的一个小酒馆,

杜环放怀大笑:“足矣,回家罢。”


于是,他又开始了一次壮游。从耶路撒冷启程,向昆仑奴的家乡出发。

经过埃及、努比亚,来到埃塞俄比亚的马萨瓦港,

从马萨瓦港到波斯湾,并在波斯湾搭上了回国的商船。


离开10多年后,杜环终于回到了长安,

他把游历中亚、西亚、欧洲、北非的经历记录成书,这本书叫《经行记》。

时至今日,此书早已散佚,只存其族叔杜佑所撰《通典》中引用的1775字。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昔西汉张骞出西域,开丝绸之路,名垂千古;

东汉班超出西域,平定五十多国,万里封侯;

后世郑和下西洋,开海上丝路,举世称道。

唐之杜环游历亚非欧,两唐书无传,著作散佚。


长安,夜。

杜环和族侄杜牧躺在屋顶上,仰望无垠星空。

杜牧问:“环叔,你十余载历尽艰辛游历天下,有什么意义呢?”

杜环不紧不慢的说:

“我曾经在康国亲自酿过葡萄酒,曾经在石国与最美的胡璇女共舞,不过,这也说不上有什么意义;

我曾经参与阿拉伯帝国都城的修建,也出使过拜占庭帝国首都,不过,这也说不上有什么意义;

我曾经结识伊斯兰教、景教、拜火教的信徒,认识会做玻璃、能开颅取虫的工匠医师,不过,这也说不上有什么意义。”


杜环凝视夜空,接着说:

“牧之,你看这浩瀚银河,我们所在的世间,大概也如星辰一样渺小。

而这世间,又有千千万万个一样渺小的你我,那么渺小的我们,一行一举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人与人又如此不同,在我们仅有的短暂一生中,

做喜欢做的事情,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不就是最有意义的事吗?”


杜牧听得入神,坐了起来,托着腮帮,不知想些什么。

一旁的杜环,早睡死了过去,屋顶的瓦片也随着他震天的呼噜声抖动作响。


未识杜环者,不足以谈人生-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