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シンクロ)

小说 1 2018-01-13 16:37
同步(シンクロ)-微网络

1

历尽千辛万苦,披星戴月地跋涉了一两个月之久,坂口俊雄终于抵达了位于日本海北部鸟取县的一处小渔村。

在海陆空交通已经发达到绕地球一周也用不了24小时的21世纪中叶,不过是从东京都到鸟取,竟然花去了五十多个日夜,说出来恐怕令人难以置信。

只有俊雄自己知道,从他位于东京都荒川区西日暮里的寓所出发,一路为了避开人群,尽量少甚至不与人发生接触,他不得不昼伏夜出、东躲西藏,不敢选择任何高速便捷的现代交通工具,也不敢选择肯定会有各种闲杂人等出没的大路,总是挑最冷门的路线来走,三不五时就不得不从山林河道绕上一圈,就这样,他能在两个月内毫发无伤地抵达目的地,已经是值得扶额以庆的结果。

俊雄抵达的这处渔村临海靠山,人烟稀少,交通不便,因而显得有些与世隔绝。稀稀落落的几十户渔民,秉承着传统老旧的生活作息与朴素单调的人情交际,鲜少与外界接触,甚至此地连网络也未曾普及。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破落渔村,对俊雄来说,却是最理想不过的天堂一般的所在。俊雄在网上曾经多方查找,反复比对、核实,才确认这个名不见经传,甚至在卫星地图上都很难搜到和标记的地方,可以作为他在地球上这一遭生命之旅的最后一处避难理想国了。

如果这一处理想国最后也被“那个东西”的触角所及,也被它污染、攻占和攫取,那他也不准备再逃了,他会果断结束自己这糟心的一生,再不留恋。

诸君以为俊雄惶惶如丧家犬地奔至此地,想必身后有千军万马在追杀他。其实事实上,整个世界并无一人察觉俊雄先生的逃离。

一个坂口俊雄的消失,对熙来攘往摩肩接踵的现代世界来说,简直比一滴水的蒸发、一片落叶的凋零还要默默无闻,不足以引起任何人的片刻关注或动容。

但是只有俊雄自己知道,他身后那个正被“那个东西”无声无息蚕食着的世界,看似正常实则已经濒临疯狂,每思及此,简直比有千军万马在他叫嚣追捕更令俊雄感到心惊胆寒,他真是一秒也不敢、不想在那个世界多做停留。

他害怕自己也被“那个东西”攫取意志意识,变成一具只知附庸他人的行尸走肉,更害怕如果有那尚未被“那个东西”控制神智的清醒者,发现原来他坂口俊雄就是这场浩劫的始作俑者。

毕竟,“那个东西”,那个他一开始把它开玩笑地称作“心咕噜”(与日语里面表示“同步”的外来词「シンクロ」同音)的东西,正是是出自他坂口俊雄之手。

虽然最开始,俊雄发明出“心咕噜”不过只是出于一个苦逼程序猿想要结束单身狗生涯的急切心理,天可怜见,他的初衷只是希冀通过这个程序的帮助,拿下自己心仪的女神,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罢了。

但是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他的初衷,科技产品的进化,在带给人类益处的时候令它悲天悯人犹如上帝,在带给人类伤害与摧毁的时候,又犹如居心叵测的魔鬼,正反面之间的转换,往往快速得连发明它的人,也来不及回神。

2

2048年11月11日,是俊雄永生难忘的日子。

那天是礼拜六。早上,我们的俊雄先生虽然天刚蒙蒙亮就醒了,但在被窝的多情挽留之下,他又在它温暖的怀抱中多缠绵了两个多小时。毕竟,初冬天寒,并且昨晚他的实验收尾也搞到大半夜。

起床后的第一件事,俊雄照例是看了一下日程记事本。今天他的事情并不多,严格说来只有一件,就是去见一位名叫石田纱也的小姐,这是他今年的第三十七位相亲对象。

有谁能想到呢,在美国总统和日本首相都已经先后由女性走马上任的21世纪中叶,程序猿要娶个老婆竟然还是需要靠相亲这种老掉牙的方式来达成。

和纱也小姐的见面约在上午10点。要在以往,9点多才起床的俊雄,应该忙忙慌慌地赶紧洗脸修面,沐浴熏香,找出内增高的皮鞋擦了又擦,以期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送到纱也面前供她评判挑选才对。

虽然既往相亲的结局都是大同小异,等待俊雄的都是被退货的命运。毕竟,从众人口中三十而立的那一年开始,他就马不停蹄地不断相亲,多的时候一年七八十次,少的时候譬如2048这一年,也有三十多次,可是如你所见,我们的俊雄先生仍然奋斗在相亲的漫漫长路上。

不过2048年11月11日这一天,俊雄有了强烈的预感,他的相亲战役暨求偶征程就要落下帷幕了。俊雄对此踌躇满志。他甚至好整以暇地为自己做了一份简陋的早餐,一边盯着餐桌上漂浮着的屏幕里眉眼身材犹如按照自己的理想定制的纱也小姐的3D照片,一边充满遐想地慢条斯理地享用着杯子里涩口的咖啡和盘子里烤焦的面包。

出门的时候,俊雄往身上随便套了一件前几日穿过的带帽衫。照镜子的时候,他对着镜子里那一张平凡得让人怎么看也不可能记得住的脸孔露出一个自觉邪魅的微笑,心里说,纱也小姐,我来了!

当然,带给俊雄如许自信的,并不是他身上那件好久未洗味道丰富的带帽衫,而是一件浸淫了他多年心血、马上就要给他的人生带来惊喜巨变的研究成果——已经在他身上佩戴完毕的同步仪,他戏谑地把它叫做“心咕噜”(シンクロ)。

俊雄是在两年前开始着手“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的研制的。促使俊雄在日常本来就经常加班加点的编程工作之外,还拿出少得可怜的睡眠时间来废寝忘食研制“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的,一开始是他屡战屡败的相亲经历。

在早已累计过百的相亲场次中,俊雄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对他表示过好感的姑娘(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俊雄对姑娘们表示了好感),但是,俊雄就是对向他表示好感的那寥寥无几的两三个姑娘喜欢不起来。

这也怪不得俊雄,毕竟,那几个姑娘当中,其中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五几,体重却直逼100kg,另一个脸大如盆,虽然披散着头发尽力掩饰也仍然令人心酸的一目了然,还有一个说自己年龄只有三十五岁,但是皮肤褶皱比五十三岁的女人的皮肤褶皱还密集。

俊雄觉得自己虽然个子矮一点,工作苦了一点,但是好歹兢兢业业、自给自足、五体康健,再怎么也要讨一个像模像样的女人做老婆才过得去。

就这样,对方看得上俊雄的时候,俊雄看不上对方,俊雄对对方中意的时候,对方又对俊雄没有感觉。俊雄对这种双方的感觉总是无法同步而导致的失败感到头疼不已。

今年一过,我们的俊雄先生就已经时年三十有八了,他深知一般来说,男性的最佳生育年龄在30~35岁之间,最好不超过35岁,因为研究表明,男性精子素质在30岁时达到高峰,然后能持续5年的高质量。这个年龄段的男性精力充沛,身体健壮,精子质量最高。随着年龄的增加,源于男性的染色体疾病也有增加。如果想要获得健康优秀的后代,讨老婆这个事真的不能再拖了,

俊雄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对组建家庭、生儿育女的渴望比一般日本男性要强烈很多,这令他觉得赶紧找到一位心仪的、基因良好的女性步入婚姻,制造后代,已经迫在眉睫。

所以俊雄每天下班不论多晚,回到家之后都一头扎进他的工作间,焚膏继晷,全副身心投入到了他的新发明中去——他要研制出一款能令他与心仪的对象之间,通过强制手段却又不露痕迹达成情感同步的程序。他希望藉由这款程序的帮助,顺利俘获他为自己甄选出来的完美的另一半,然后他要与她生儿育女,组建完美家庭,构筑幸福人生。

其实包括人类在内的人类的所有动物,都具有一套评价它们未来配偶生殖潜力的标准,并在大脑里逐步演化出识别这些标准的神经“线路”。人类对于所接触到异性,尤其是作为相亲对象的异性,在外貌美丑、品味雅俗、性格柔和还是爆烈以及财富多寡、社会地位高低等等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神经线路都会做出评判,这种评判在人们心中形成明确的喜恶感,进而促使人们做出相应的亲近或排拒的行为。

这个过程,就是人类对神经线路的体验。

俊雄设计的“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就是通过干扰专门评价这些特征的神经路径,使之做出对自己有利的评判,从而篡改对方的喜恶感受,促使对方的做出的求偶选取结果与自己的意愿达成同步。

譬如,程序使用方如果不喜欢对方,那么即使对方本来看上了程序使用方,觉得他/她符合自己对配偶的选取标准,但因对方的神经线路被同步程序干扰扭曲,本来的喜欢被强制同步为使用方的不喜欢,对方也就不会恋恋不舍苦苦纠缠,双方很容易一别两宽皆大欢喜。

反过来,如果同步程序使用方是心仪方,则对方即便对程序使用方无感甚至厌恶,也会被同步程序篡改神经线路,最后做出与程序使用方同步的心动选择,与程序使用方共坠爱河,甚至缔结姻缘。

2048年11月11日这一天,俊雄的同步程序试用成功,俊雄与纱也小姐互相“一见钟情”,双双坠入爱河。俊雄结束了单身三十8年相亲八年的独身生涯,与他心中的完美老婆人选石田纱也经历了短暂的“热恋期”后,迅速结为了夫妻。孤独了三十多年的俊雄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家庭生活。

3

自己靠“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在求偶上取得的成功,令俊雄看到了巨大的商机。俊雄决定将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匿名挂在地下网上,向全世界数量庞大的单身汪们兜售。

刚开始人们对这款程序的功能与功效将信将疑,但是耐不住孤寂人生的折磨,渐渐有人本着姑且一试的心理,购买了俊雄的“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结果试用之下,大喜过望,纷纷涕泪横流地爬回来对俊雄感恩戴德。

一时之间,“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在地下网站口口宣传,掀起了席卷全球的热卖风暴,无数人通过シンクロ同步程序求偶成功,结束了单身生涯。

但是俊雄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数量像滚雪球一般剧增的用户回馈报告中,无数“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的同步能力居然自行潜滋暗长,同步的对象不再局限于求偶双方,同步的内容也不再囿于求偶过程中与生殖审美和繁衍优选有关的神经线路活动,而开始将同步的触须伸向了人类思想活动、情绪情感的方方面面,影响和篡改着各种领域的抉择倾向与结果。

在难以计数的用户回馈中,有人感谢“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帮他搞定了难缠的客户,签下了巨额大单;有人感谢“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帮他击退了政治选举中的竞争对手,从此消灭异己不是梦;有人感谢“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帮他驯服了骄横跋扈的老板,不但扭转了被炒鱿鱼的局面,还青云直上连升三级……甚至有儿童感谢“シンクロ”同步程序让他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了奖励的糖果,有父母感谢“シンクロ”同步程序是他们拥有了全世界最乖巧的小孩……

俊雄在千奇百怪无所不有的感谢信目前惊得目瞪口呆。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的,更糟糕的是,俊雄发现本来是一项听令于操作者的运行程序的“シンクロ”,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觉醒意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心咕噜”几乎同时实现了自我进化,与操作者之间的关系慢慢变得如同寄生物与宿主的关系。程序的使用者在一点点地失去作为使用者的主导地位,而程序本身却渐渐拥有了强大的自主能力。

“シンクロ”同步程序会截取渴望外界被自己同步之人的脑电波,在此人的脑部自主繁衍,这个人渴望同步别人的欲望越强烈,在他脑内繁衍生成的寄生程序同步能力就越强大。

一时之间,“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犹如病毒蔓延,在千千万万于现实生活中因各种求不得、因而同步欲望强烈无比的人们身上滋生,进化,攫取着他人的意志,同步成欲望强烈者的喜好、悲欢、抉择、放弃、堕落、腐朽、罪恶……

相对于新生的“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像饕餮一般吞噬着人们原本各不相同的意识意志,吐出如同复制粘贴一样与宿主趋同的行为与抉择,俊雄身上最初那款原生的“シンクロ”同步程序,反而成了最弱款。

俊雄变得不敢再踏出家门一步,将公司的工作也辞掉了。他开始恐惧人群,因为他不知道他一踏入人海,就会被哪一个想同步他的人脑子里的“心咕噜”攫住,使他丧失自己的独立思想,完全沦为附庸别人思想或情绪情感的行尸走肉。

外面的世界,俊雄也完全分不清谁是“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的使用者,谁非使用者,而非使用者当中,又有哪些是已经被同步过的傀儡,哪些还是未被同步的自由之身。

俊雄早已经在那个地下网站叫停了“シンクロ”同步程序的售卖,却发现相对于“心咕噜”的自主繁衍增生能力来说,他的叫停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可以预见的是,留给俊雄的时日已经不多,当局发现异样顺藤摸瓜找上俊雄的那一刻已经随时就会降临。

但是真正促使俊雄决定抛下一切遁逃的,还是某一天他发现一向温顺的纱也看他的眼光出现了异样。俊雄知道,不是纱也自己成了“シンクロ”的使用者,就是纱也已经被别人具有更强的攫取能力的“シンクロ”同步了。

在当局的制裁到来之前,始作俑者的俊雄已经先行自食恶果。

趁着纱也脑内的“シンクロ”还没有展开动作,俊雄心惊胆战地连夜仓皇离家,如我们开头所述,像一条丧家犬一样从东京都的寓所逃往他出于未雨绸缪早已锁定的避难所——日本海北部鸟取县一个人烟稀少遗世独立小渔村。

在渔村之外,世界犹如一片巨型桑叶,被不计其数的“心咕噜”(シンクロ)蚕食着。留给俊雄的时间还有多少,他也不知道。俊雄只知道,自己的生存与死亡,此时都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在“シンクロ”问世的那一刻,他坂口俊雄就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不二罪人,是一具彻头彻尾的行尸走肉了。


THE END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