醇厚人情道村宴

美食 27 2018-01-13 16:23
醇厚人情道村宴-微网络


虽然妈妈已离开那个小村子很久,外婆也不在世很久了,可是姨妈和舅舅们还在。村人好热闹,逢婚嫁、小儿满月、新居入伙、甚至于生日都要摆上几桌,请上亲戚乡邻热闹一下。于是,一年中,总有三五次是必须要回乡吃喝一顿的。

乡里的小宴,弄上三五桌家宴,和平常区别不大,无甚可写。只是逢上大宴,例如婚嫁、寿宴,却是马虎不得,普通十几二十桌是常事,三五十桌以上也是常见。

虽然当地已经建起了不少酒楼,可碰上喜事,大家觉得在饭店办席不如村宴热闹和有人情味,不少村民依然愿意请乡间大厨到村里一显身手。

醇厚人情道村宴-微网络


村宴也主要由近亲成员操办,至少要花上一天。一起切菜、洗菜,这使得亲戚们有更多时间相处。他们的孩子也有机会可以一起玩耍。而在酒店的话,没有那种亲近的感觉。

农家屋门前都有宽阔的空地,各家门前的空地没有围墙,只会标志性的种几棵树,这样摆起宴席来就可连绵一路。

乡厨在空地上支起几个帐篷,设起炉灶,大灶、大铲、蒸炉、大锅是村宴的必备工具。说到大,是真的大,一个铲子都是平常的3倍大。连做完一道菜,锅要洗刷,也只能用常用的竹扫把把涮锅的水扫出去。

当天村宴的食材装满了几个直径1米的大桶与铁盆,各类调味品则直接占满了约2米宽的台子。

醇厚人情道村宴-微网络

没有高耸的帽子和白色的厨师服家常衣服外面挂上塑料的大围裙,穿上塑料雨靴,肩上搭一条主家准备的红色毛巾,这就是村宴厨师的标准着装。穿戴完毕,一场村宴菜肴制作就要正式开始了。

帐篷下的帮工们,洗菜的人,切菜的人,都是亲戚,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块,一边干着手里的活儿,一边聊着家常。

在蒸气弥漫大锅面前,只见村厨师傅一只手挥舞着大勺,为汤头添加各种作料,一手比划指导帮工们该如何切菜,一切井然有序。

菜肴象变魔术一样,熟了的鸡鸭鱼肉就堆放在那里,等候摆盘。

醇厚人情道村宴-微网络


到了下午4点半,太阳还没下山,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到场,食堂里的桌子上也开始铺上浅红色的塑料纸。

说是村宴,其实一点也不比大城市的酒席含糊。菜式以传统粤菜为主,其中乳猪、鸡、鹅、虾、鱼等是必备的菜色,当天还有羊肉,白鳝鱼等一共十个菜。饮料和酒烟也随意放在桌面。

随着黄昏的到来,村宴开始,各家的亲戚坐在大圆桌旁吃喝。杯子不够便用碗装酒。油重肉厚的几道菜和几盘蔬菜混搭,很是实在。

虽然大家久不相见,但亲切如旧。大人们喝酒说话,女人们把菜分夹些搁碗中,给身旁的孩子们吃。吃了一会,大人们便开始捉对喝酒。你敬我一杯,我还你一碗。男人们吃肉,女人们喝饮料饮汤。小孩子们吃饱了,欢快地围着桌子满地跑。连旁边的大黄狗也在脚下欢快地舔骨头。

主人家却边热情招呼,边四顾照看哪家桌子上哪种菜肴减少,便又拿去满上。乡间土菜,都不甚精细,但肥厚重味,气势庞大。常常已肚满肠圆,盆中仍是满满,如同刚刚端上来的样子。这样的热闹会一直的延续,伴随着狗吠声,把人浪声一同弥漫到四周,融入黑夜。

对于村厨,乡亲们一句“好好味”是最高的赞赏。对于我们,村宴则不仅意味着大饱口福,更能让人体会到那浓缩在美食之中的、久违的醇厚人情。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58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