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鲁藏布江中的孤岛

旅行 15 2018-01-13 15:51

来到林芝,在秀巴古堡之中差点和lily走散。

这里又不是迷宫,也没有围墙,就几堆石头,怎么会让人迷失方向呢?

是我方向感的问题?还是这里难道是类似传说中诸葛亮摆出的鱼腹浦?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七门我哪一门也认识不了。

走入死门会怎么样呢?难道会有十万精兵出来伏击我吗?对付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用得找这么兴师动众吗?


雅鲁藏布江中的孤岛-微网络

秀巴古堡,走出来的时候,望着里面非烟非雾隐隐升腾,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当年美国Discovery专门来过的地方,果然有些邪气。

回头望了一眼站在门口静静守卫的石像士兵,赶紧拉着lily快步离开了。

难道我们打扰了古堡主人了吗?

不得而知。

雾气笼罩,终日不散,无缘得见南迦巴瓦峰的庐山真面目。可是苯日神山上当年莲花生大师大战罗煞女留下的印记却依然清晰可见。

都说先是降妖伏魔,实在伏不了之后才是除。不知道当年莲花生大师是怎样降服罗煞女的,假如罗煞女以身相许,他又会如何选择呢?会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胸怀接受她吗?


雅鲁藏布江中的孤岛-微网络

坐在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的车上,我又天马行空胡思乱想起来。lily则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们刚刚遇到的危险。

泾渭分明的尼洋河水静静流淌,我们却逆流而上,直奔它奔腾不息的源头——雅鲁藏布江。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一个小小的指示牌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上面写道——墨脱县入口。

这可是全国唯一没有通公路的县。进进出出都得靠徒步。里面的门巴族人有强烈的生殖崇拜。

似乎越古老得民族越是对于生殖越是崇拜。

听说他们有一种奇特的药物,能够男人的生殖系统更具有视觉冲击力。我很想去一探究竟。只是,这次的装备实在是不全,再加上一路奔波,体能和精力上已经不足以应付徒步以及过程中遇到的突发状况。

只好忍痛割爱。

知荣辱,明得失,懂得放弃,是男人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


雅鲁藏布江中的孤岛-微网络

有机会一个人偷偷地来,然后给lily一个巨大的惊喜。我自己打着小算盘,想象着鸟枪换大炮的场景,不禁“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lily问道,

“没……没什么……”我极力掩饰,

“快说!笑什么?”就佩服她刨根问底的劲头。

不过,有时也会些许无奈。很多事情,都是不可明说的。非要用肤浅的文字表述出来,就南辕北辙了。

正在思索组织合适的文字准确表达内心美好的愿望之时,车突然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车快坏了!”望着发动机里升起的浓浓烟雾,我们赶紧下了车,生怕车子会自燃起来。

“现在已经到大峡谷门口了,大家没事走两步,就当锻炼身体了!”司机挺着大肚子,说得举重若轻,就仿佛肚子上的锅盖是别人的似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想徒步也不行了。不过万幸的是,这里海拔只有两千多,要是在米拉山口,真是欲哭无泪了。

出来漂泊,收获最大的就是学会了否极泰来四个字。其实遇到的情况永远是在否和泰之间摇摆。

既然否没有出现,那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我拉着lily,没有理会车上还在大喊大叫的其他人,徒步向大峡谷深处走去。

此时,天色渐暗,黑夜将至。气温也在慢慢降低。

拉紧了冲锋衣的拉链,带上帽子,顺一份蜿蜒曲折的山路,小心翼翼往前走。既要躲避不期而遇的越野车,又要防范致命的落石。

不一会儿,前方潺潺流水,波光粼粼,在黑暗前微弱光亮的反射下,发出奇异的光。

“前年有个岛,我们晚上在那里过夜怎么样?再走下去就会有危险了。”哟知道,我提出的意见lily是不会反对的。

果然,她没有意见,只是还再追问哟刚刚为什么呵呵地笑。

抬头仰望,月明星稀,孤岛之夜,希望能够一夜无梦,浑不知东方之既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