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吉普赛

小说 22 2018-01-13 14:14

路遇吉普赛-微网络

01

田辰白在春天末尾请了公司的年假,没有到该回家的时间,他也不想回家,他只是想出去散散心。

一个人常年在公司做着一份普通的职业是什么感觉,没有人比田辰白更清楚。

多枯燥的工作,多令人厌恶的同事嘴脸,拍马屁的谄媚样子让田辰白觉得恶心。

来来去去那么久,一起工作过的人该升职的都升了。只有田辰白,每天还在拥挤狭小逼仄的写字间,对着电脑屏幕,兢兢业业且怨天尤人地工作着。

麻木的情欲积压得多了,田辰白觉得自己亚健康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了。

可是,辞掉这份工作的话,他又失去了一份薪水丰厚的工作。

生计都成了问题,哪有闲心去想别的。

就这么天天想,天天想,时间就慢慢过去了。

最后田辰白还是决定出去散散心,一方面纪念自己的青春不在却依然是光棍一条,另一方面也算是让自己麻木的心重新活动起来。

02

到达火车站,田辰白将背在肩上的背包掂了掂,手里捏着票,排在漫长的检票人群里。

明明还是春天,寒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汗珠源源不断地田辰白他身体里渗出来,烧得心脏都发慌。

手上的汗珠快沁湿了那张小小的车票。

他低头看了看,劣质印章的墨被汗水晕开,染在皮肤上,蜿蜒的一道,曲曲折折,深深刻在皮肤的纹路中。

一个从未去过的城市。

火车开动之后咣当咣当的声音没过一会就变得索然无味,还有同样单调的铁轨上的景色。

还没开始多久,就已经厌烦了。

好在没持续多久。

没有到达目的地,田辰白随便挑了一个大站下车了,简直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地方,不过,风景不错。

绿化做得很好,从车站出来一路上,都可以看到绿色的植物,一株一株,挺立在空气中,散发着浓郁的草木气息。

03

田辰白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订了旅店,在出租车上确定了他应该去哪里打发时间。

之后就一直透过车窗玻璃打量着马路。

阳光透过树荫一点一点跳跃地洒下来,再经过车窗的反射,滑成一道璀璨的光。

让人莫名的心情开始轻松起来。

旅馆周围有一个大的湿地公园,田辰白在房间坐了十几分钟之后,还是拿着相机出去了。

他本来就是出来玩的。

进入公园后的清新的气息,让他浑身都舒爽起来,走路也轻快了不少。

向上看的话,相互纠缠的枝叶密不透风地鼓出了一片绿茵。

快门的镜头中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猝不及防的出现模糊了焦距,后背的绿色糊成一片,他穿着衬衫背着画夹的背影却拍了出来。

清瘦的过分。

薄薄的身躯,快融化在了微光中。

听到快门的声音,他回头,定定地看了田辰白两秒,向他走来。

田辰白被他满脸严肃的表情给吓到了,后退了两步,将相机藏在身后。

04

人慢慢地走进了,深褐色的头发,发尾柔软,随着步伐,轻微地扫动。

眉骨很高,带着眼尾也有些狭长,随着人的越走越近,田辰白可以看到他的瞳孔中,紧紧地锁着自己的倒影。

本来是没有表情,但因为瞳孔位置的原因,让田辰白有些心生寒意。

走进了,那人突然笑了起来,眼睛微微眯着,嘴也上扬成一个好看的孤独。刚刚那层冷冰冰的感觉瞬间消失,让他整个人都温暖起来。

“要不要素描?”

脱口而出的声音与外表不相符,低沉的,确实悦耳温润的,是低音提琴和音箱相互作用的嗡嗡声。

长吁一口气,田辰白摇了摇头,做生意居然这样?

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挺让人讨厌的,精明成这样,背着画夹出来宰人?

那人倒是挺随便的,盘腿往地上一坐,从背包中掏出了一根铅笔就开始对着田辰白在纸上涂画。

“喂,你干嘛?我不是说了我不要,我不会给你钱的。”

“唔……”那人也不理他,一个人涂涂画画地挺自在,纸上一个人形逐渐成型。

05

“喂喂,我说了我不要的,我不会给你钱的。”

田辰白又重复了一遍,有点内火。

生怕他讹自己,田辰白掉头飞快地走了,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画家还是盘腿在地上涂涂画画。

直到看不见那个奇怪的人,田辰白才小声地嘀咕了两句。

很快将刚刚奇怪的人忘在了脑后,继续在湿地公园里转着。

走到了一个岔路口,人开始多了起来。田辰白跟着人群开始慢慢地走动。

前面团了一大团的人,中间就是那个奇怪的画家。

田辰白压低了身子,准备从旁边溜过去,肩膀却被拍了拍。

“给你。”

是画家。

是刚刚那张画,细细的铅笔勾勒出来地痕迹,活灵活现,连细节都被刻画地一清二楚,脸颊上的一小块月牙疤痕轻轻浅浅地印在皮肤上。

“送给你。”画家笑了一下,整理了下衣服,转身离去。

田辰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人家辛辛苦苦地画了半天,结果自己的态度还这么差。

06

“等等……”田辰白将画卷起来,伸手喊了一声,他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他的名字。

把画展开,末尾的落款上赫然写着段彦初三个字,潦草的字也带着一股洒脱的意味。

“请等一下。”田辰白猛跑几步追上了段彦初,“我,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

“没事。”段彦初回了一声,又准备走。

“你为什么不收我的钱?”

段彦初回头,“我只画我喜欢的东西。”

晚上对着台灯细细地看那副画。

鼻梁上的高光和脖颈上的阴影,还有领口下微微掩映的细瘦的锁骨。

田辰白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他拿着这幅画去了浴室,对着明亮的镜子,他打量起了自己。

他从没想到过,自己的眼神,是这样的哀怨和麻木,脸上的表情也是僵硬的,活脱脱一个木头人。

有些烦躁地将画收起来,田辰白关上了浴室的门,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带着酒店独有香气的味道慢慢地抚平了田辰白的心绪,也将他慢慢地拖入睡眠的涟漪中。

07

另一个城市的空气和作息制度治愈了田辰白,他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积压在心中的那些郁结情绪渐渐在淡出他的身体。

一个好的开始。

田辰白吃完了早餐之后又端着相机出去,他不自觉地往昨天的公园走去。

“如果还能碰到他就好了,看样子是个有趣的人。”田辰白在心里默默地思索着。

他一直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尤其记得细节。

翻了翻照片,果然,画家的手腕上有一个细小的纹身,细长温婉的盘踞在皮肤上,细细地拉扯着心脏。

田辰白也渴望,活得这么恣意和潇洒。

真的,如果能碰到他就好了。结果,田辰白真的就碰到了段彦初。

他还是背着他的画夹,换了身衣服,在路上一边走一边轻轻地哼着歌。

“段彦初先生,你好。”

段彦初回头,嘴里面叼了根棒棒糖,打量了田辰白两眼。“你好。”

“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昨天那个……”

08

“你有什么事吗?”段彦初将棒棒糖吐出来,拿在手里,口齿清晰地打断了田辰白有些畏缩的自我介绍。

“没事,就是看您昨天画的很辛苦,想请您吃顿饭,再随便聊聊,不知道可以吗……”

天知道田辰白是怎么鼓起勇气这样说的。

他闭上了眼睛,脑中浮现出段彦初若干次拒绝他的情景。

他们这些玩艺术的,应该是高冷的吧。

“吃饭就算了吧。”段彦初又将棒棒糖含进嘴里,“我现在还不饿。”

田辰白手捧着相机跟着段彦初,一直到了一片湖的周围。

段彦初盘腿坐了下来,开始速写。

“我能问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吗?”田辰白也跟着坐下来。

他看着段彦初的侧脸,其专注的模样,近看比远看更有魅力。

段彦初眼中透出来的热爱和狂妄在笔下一览无遗,处理草丛的阴影时,他随意地抬起手腕,手腕上的那株藤蔓就轻轻地钻进田辰白的心里,静悄悄地开始缠绕他的心脏。

09

“我从很多地方来,也要去很多地方。”段彦初放下铅笔,回头刚好对着田辰白的眼睛。

温润的瞳孔,里面挤压了很多情绪,是黑色,但也不是黑得完全纯粹,夹了一点点别的颜色。

田辰白有些尴尬地别过脸,将视线投在段彦初的画上。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田辰白是真心实意地问这个问题。

他被纸上粗砺的线条给震惊到了,昨天他给自己的画分明还不是这个画风的,线条上的柔软像初夏温馨的风一样。

今天却像一记重锤,打碎了所有的沙粒,将它铺在纸上的时候还能听到颗粒乒乒乓乓的声音,粗糙地摩擦着纸张,最终还是委屈地缩在纸张的缝隙中。

“想画就画了。”段彦初又掏出了一根棒棒糖,熟练地拆了糖纸,将糖放在口中。

“那……你除了素描还画别的吗?”

好干的话题,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聊什么。

“水彩也会,卡通画也行。”

10

一板一眼的聊天,让田辰白有些气闷,他本来就不算是一个擅长于开话题的人,他平时在公司,甚至不是个趋于符合别人笑话的人。

他起身掏出了烟盒。

“抱歉,介意吗?”他问段彦初。

段彦初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看起来挺为难。

田辰白心知肚明,于是他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然后开始迈步走,打算抽完烟回来。

空旷的地方传来脚步声的回音也特别大。

“喂……”田辰白叼着烟回头。

段彦初左手举着一根粉红色的棒棒糖,右手依然在纸上细细地涂画,没有看田辰白。

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接下那根糖。

田辰白嗅到了烟草的味道,还有幻想中隐约的糖的香气。

段彦初的侧脸,真的很好看。

半天没有接那颗糖果,段彦初抬头,看向田辰白。

“不要抽烟了,吃糖吧。”这声音一定是会蛊惑人心,田辰白将烟拿下来,接过了糖。

“你在戒烟吗?”

11

舌头接触到糖果的时候,确实有一股甜美的玫瑰香气,安抚人的情绪,倒也是能忘却抽烟的欲望。

“嗯,抽烟可是太花钱了。”段彦初回答。

田辰白心里还是慢慢地升起了一点点失落,他本来觉得段彦初是完全摆脱了世俗,在这个世界上骄傲又恣意地活着,结果还是被金钱所困扰。

“是挺花钱的。”他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似乎是感觉到田辰白性质的变化不同,段彦初干脆停止了画画,歪头看着田辰白。

“好吃吗?玫瑰味的。”

“嗯,好吃。”

“那这个送给你,明天再见吗?”段彦初又一次把他画完的画送给了田辰白。

“好啊。”咦,他为什么要答应他?

段彦初看起来对什么都毫不关心的样子,却给了田辰白一种莫名的异国他乡的新鲜感。

和一个陌生人讨论自己的丑事,也没什么丢人的对吧。

反正天下这么大,今天大家坐在一起喝酒丢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明天早晨整理一下衣冠继续工作,谁也不认识谁,但是带上别人的故事,继续上路

这样的话,还是很有新鲜感的,不是吗?

12

那这样的话,还是见面吧。

田辰白低头卷起段彦初的画,纸张的边角上有一行漂亮的字。

“so beautiful ”

再抬头看看面前的风景,原来平平无奇的绿色也骤然变得生动鲜活起来。“原来,确实很漂亮。”

田辰白和段彦初一起待了三天,段彦初带着田辰白转遍了整个城市的美景,还有一天的废品厂。

“为什么要来这里?”田辰白捡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铁锈也是很漂亮的一种东西。”

然后是长久的安静,段彦初画画的时候要求相对的安静,田辰白知道了之后便不再出声干扰他。

他喜欢极了段彦初这样的作风,极度自由和风情万种。

田辰白吞了口口水,看着段彦初修长的双手。

对于陌生人这种莫名的好感应该是正常的,去任何一个地方,经过一个地方,都有可能爱上一个人。

人的心那么大,消化得了悲伤,装得下爱人和过去的感情,满满当当地塞满了故事。

只有这些,才能让我们生活的更加有趣。

所以,无所谓他的身世和过去。现在,我就是爱你。

13

“彦初哥,我的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

“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我的城市?”

这些问题都小心翼翼的。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了,辰白。何况,我如果去了又走了,你会更难受。”

段彦初摸了摸田辰白的头发。

“我知道你记忆力很好,记住我就好了。”段彦初掏出了糖,分给田辰白。

事情就是这样的,他喜欢流浪。

你只有一个归属,而且,空有一腔孤勇,永远缺乏胆量。

田辰白含着糖,今天的玫瑰香气遮盖不了苦涩。他是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吉普赛人吧。

“那,你能不能再给我画一副水彩,画你自己?”心照不宣,这算是表白了。

“你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上午九点。”

“机场见吧。”

回到旅馆,收拾东西,散落了一地的都是衣服,被小心翼翼的放起来的,都是段彦初给他的画。

奈何缘浅。

14

在飞机上,田辰白展开了那副画。

说是水彩,但是颜色确实十分清浅的渐变,淡淡的,勾勒出的人形不是段彦初,是自己。

田辰白可以想象到段彦初画这幅画的样子,得意地,染料在身边散落了一地,结块的和湿润的,大红大紫,外染浓郁的绿色。

“明明知道我记忆力好,为什么要做让我忘不掉的事?”

段彦初重新开始了新的漫游,美好的一天。

他离开那个城市时,地平线被太阳染成了粉红色,有点像田辰白说话时脸颊上的颜色。

段彦初突然涌上来了一股十分强烈的想抽烟的欲望。

将糖果放在嘴里,食之无味。他摸索了整个背包,却没找到一分钱。

他的钱早就花完了,这些天没有卖出去一幅画,吃的也都是靠田辰白请。

“彦初哥,你觉得,人心大不大?”

“当然啊,不然,我们凭什么每天都在笑?”

“你是,一直在流浪吗?”

“我只是喜欢不在同一个地方待太久。”

15

路边有个小摊,一部破旧的电话在那里放着,压着被风吹的扑腾扑腾的报纸。

段彦初在犹豫。

如果人心很大的话,住在里面,应该也算到处漫游吧。

“喂,爸爸,我是彦初,你给我打点钱吧。”

“早就跟你说了,你这条路走不通的,不找爸爸拿钱根本没用。”

段彦初没有否认,听着电话里父亲絮絮叨叨的声音。

挂了电话,段彦初转身,他一定会很开心。


注:朋友写的一个故事,得到她允许后,拿来与你们分享。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