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岁月魔兽年代(2)

游戏 34 2018-01-13 13:36

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

一进酒吧,清风就听到熟悉的旋律。那是魔兽世界游戏里人类新手村闪金镇旅店里的音乐!看到大家都已经坐在老位置,清风笑着招招手走了过去。团长看着清风,笑着说“咱们10人团的猎人还没来呢。清风你是不是特期待啊?”清风笑笑“那当然,自从猎艳来了,我团里第一DPS的位置就不保了!”

正说着,一身小西装打扮特别中性的一个短发女孩走过来,淡淡的笑着说:“大家好!我就是猎艳。”

众人听了,都惊讶得看着她。这么清秀文弱的一个女孩子,大家都没法把她和游戏里那个暴力输出的猎人联系在一起!清风站起来,伸出手,看着女孩子说:“你好!北郡修道院欢迎你!”北郡修道院是他们工会的名字,也是游戏里人类的新手村,出生的地方。

女孩看着清风,握了一下清风的手,说“谢谢!我的名字叫安琪。”

清风听了,笑道“安琪就对了!你这么清秀的女孩子,叫什么猎艳啊!呵呵!”

团长听了,笑道“就是,我们一直以为你是个男的呢!而且还是个猎艳高手!”

大伙听了,哈哈大笑!初次见面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团长举起酒杯,说道“来!为了庆祝咱们工会通了ICC,干一个!”

大伙举起酒杯一干而净。清风拦住安琪,说道:“安琪,你喝一口就可以!”

团长看了,笑道“哎呦,清风都开始怜香惜玉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清风听了,不服气道“怎么不是我的风格?”

团长笑着看着安琪说道:“安琪,你是不知道,在你之前,我们工会的团里那几个美女玩家可都被清风骂哭过啊!”

清风听了,急道:“那是在游戏里,而且她们打不出DPS,当治疗又加不起来坦克的血量……”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说话,最后一脸坏笑的看着清风。清风脑子“嗡”一声,赶紧举杯朝着团里其他的女玩家——她们已经气得撅起了嘴,“对不起,对不起,我失言了!”

团里的牧师妹子看着安琪说:“我们当然比不上安琪了!不过清风你的DPS可是也没有安琪的高啊!”

清风听了,赶紧陪笑道:“是是是。”

安琪看了一下大家的表情,静静的说道“其实我打那么高DPS,只是因为我恨阿尔萨斯!”大家听了哄然大笑,说着“安琪你真会开玩笑!我也恨阿尔萨斯啊!他让我们团灭了一个月!”

“就是啊!可是就算我把指头按断了,也打不出你那么高的DPS!”

“幸好有你在,否则清风不知道又怎么骂我们呢!”

清风听了,笑道:“行了,我就是看你们老失误,偶尔着急说两句。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凶?”

大伙听了,异口同声的“切~”一声,算是对他的否定。

清风无奈的摇摇头,又满上一杯,对着大家说:“是我不对,我给大家赔罪了!”说完一仰头,干了。

大伙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安琪抿了一口红酒,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们觉得阿尔萨斯做得对吗?”

大伙听了,一愣神,不知道怎么回答。

团长听了问道:“安琪,你是指阿尔萨斯做的什么?”

“斯坦索姆。”安琪继续看着杯中的红酒。

清风听了,心里一惊。没想到安琪会这么直接,也不跟大伙寒暄两句,就直接讨论问题。不过他喜欢这种女孩子,直来直往,比起什么心思都让人猜的那种,好打交道多了!

“我觉得阿尔萨斯做得对!”清风看着安琪说道。

安琪听了,扬了一下她那纤细的眉毛,“为什么?”

安琪问的是一个魔兽世界里备受争议的话题,就是阿尔萨斯在斯坦索姆的困境。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人类的王子,他的导师是最强的圣骑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领袖——乌瑟尔·光明使者,他的女友是青梅竹马且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吉安娜,可谓标准的“X二代”,典型的人生赢家。然而,整个洛丹伦王国遇到了危机,一种瘟疫在王国的北方蔓延,感染了这种瘟疫的人类,会变成亡灵天灾士兵。阿尔萨斯自告奋勇,作为王子的他亲自带领属下追查瘟疫的源头。

当阿尔萨斯一行人追查瘟疫源头,追随线索来到斯坦索姆时,发现为时已晚,被污染的谷物已经被发到了市民手中。这些无辜的市民必将会感染瘟疫而成为亡灵天灾的生力军。面对这种情况,阿尔萨斯做出了他人生中第一个艰难决定:他命令乌瑟尔和白银之手骑士团屠杀市民,以免他们成为天灾的爪牙!

他的老师,光明使者——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首领,听到阿尔萨斯居然做出了屠杀他的臣民的决定,大为震惊!

当乌瑟尔怒不可遏地拒绝执行这个命令时,阿尔萨斯竟然宣判德高望重的光明使者为叛国者!心灰意冷的乌瑟尔和他麾下的大部分圣骑士愤然离城。

阿尔萨斯的青梅竹马——吉安娜,也为阿尔萨斯的行为感到震惊,极其失望地离他而去。玩过《魔兽争霸》混乱之治战役的玩家相信对这一细节都不会忘,当吉安娜正欲转身离去的时候, 阿尔萨斯以一个很细小的温柔而带着恳求的声音轻声唤道:“吉安娜。” 吉安娜止步停了一下,却并没有回头:“对不起,阿尔萨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走入歧途。” 说罢转身离去。

阿尔萨斯的导师和爱人反对并离开了他,而阿尔萨斯却毅然决然地决定独自执行屠城任务。瘟疫的始作俑者恐惧魔王——梅尔甘尼斯,此时也率领天灾军团在斯坦索姆城内四处破坏,让无处躲藏的已感染了亡灵瘟疫的市民更快地变成行尸走肉。为了阻止更多的市民变成不死族成为天灾军团的一员,阿尔萨斯与梅尔甘尼斯之间展开了一场令人发指的杀人竞赛……

清风太清楚这一切了,他是哭着玩完这段游戏的!在他看来,阿尔萨斯别无选择!

所以他看着安琪那上扬的略带挑衅的眉毛,强压住心中的情绪,说道:“第一,没有变成亡灵的人都即将变为亡灵;第二,亡灵丧失人性,战斗力远高于人,所以杀死这些市民比等他们变成亡灵再杀死要好很多!至少可以减少部队的损失。”

安琪的眼里露出冷冷的目光,盯着清风的眼睛:“那么那些没有被感染的人呢?”

清风不假思索的说道:“已经没有时间去甄别究竟是谁被这批受污染的谷物所感染了。所以……”

“所以你就杀光了斯坦索姆所有的市民?”安琪打断了清风的话,冷冷的眼里突然冒出火来,把酒杯往桌子上一墩,“这就是你滥杀无辜的理由?你和那些天灾恶魔有什么区别?”

清风也不甘示弱,迎着安琪的脸说:“我这是为了救更多的人!”

“你真是个恶魔”安琪冷冷的说道。

“术士——恶魔术士。”清风补充到。

酒吧的音乐正放着Dreamtale的《intro:the dawn》,魔兽玩家喜欢称作《亡灵序曲》。

他们两个怒目而视,其他的人都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