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

大学 46 2018-01-13 13:13
考试-微网络

“各位同学,请大家严格遵守考场纪律,不要有任何舞弊行为!”

牢老师和姜老师站在讲台边,威严地宣布。我大二了,这样的期末考试已经是第三回参加了。

“切!”我暗哂。牢老师这样的话只能镇住大一那些青瓜。我与隔了一个位子的琴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上学期,她夹带纸条在掌心,抄了个钵满盆满,今年打算如法炮制。呵呵,我与她差不多,只是上次有点紧张,而且失算了,小抄上准备答案没几个射中靶心。这一次,我要勇往直前,除了纸条外,另一个手机也稳稳地揣在左边口袋里!

要说是谁给了我们这样的胆,是师兄师姐。

大学里就是好,主要是届届相传做得好。第一学期还不熟,第二学期开始,就不断有来自师兄师姐的“教诲”:大学不作弊读什么大学!大学的老师其实挺怕麻烦的,如果监考班级有人作弊被抓,就得做记录、填报告、留证据等,还得与任课老师去交涉,就要考虑与任课老师的交情,总之影响他们放假的心情。另外,如果自己所教班级有人出事,那就涉及到补考、重修等问题。所以,相信我们吧,老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监考常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啦!

不过,切记,一定要当心教务处的“巡视组”,他们可是刀剑无情之人!

果然,第二学期考试,我们很多同学武装到大腿,暗着抄,明着抄。监考老师明明扫到了我们心虚的眼神,以及露出试卷底的小抄一角,他们有时装作没看见,有时走过来轻轻敲一下桌面,当然,也有狠盯着并收走纸条的,但也就那样了,没有预期的学校通报或挂科,原来老师们真的是世界上最怕麻烦的人啊!有了这一次的试验,我们无异于吃了定心丸。

试卷发下来后,我愈发开心,几道大题的答案都妥妥地在手机记事本里待着。还好还好,准备了第二部手机,常用的那部躺在讲桌上的手机堆里,就知道,考前肯定要求我们上交手机的。

定下神来,抬眼看去,发现牢老师两眼炯炯,正大面积扫射我们,姜老师则正走向后门,边走边查看课桌抽屉里有否手机课本等。看来,今年这两位不准备在讲台两侧摆哼哈二将之势,而是要前后镇守。

好了,不能耽误时间,先把会做的做完,然后再伺机而动。

正奋笔疾书时,感觉周边有异样的窸窣声。嘿嘿,看来有人按捺不住了。我抓紧写完手头的题,左右看去,精彩大戏正在上演!

左边的琴双手拢在羽绒服的袖口里,闭目养神状,只是左手攥成拳头悄悄脱离右边袖口,大拇指在手心搓捏着,不一会,密密麻麻的一张小抄纸赫然展开在手心。

前排的森,正伸长脖子,眼神越过前面学霸周的肩头,一会,又颓然收回脖子,上面的一粒红色大痘也立刻被压扁了。这厮,肯定熬夜打游戏,连小抄都懒得准备,想蹭考,看来结果不理想,只能裸考了。

右边的乔,正襟危坐,看似在凝神思考,眼睛却漏了一半的光,盯在左手里抽屉底边与身体之间的手机上。这货眼力好,手机屏完全没亮度,竟然一点都不耽误他誊答案。

再看看牢老师,他的炯炯眼神已经燃烧殆尽,此刻,他坐在讲台边,手撑住额头,几缕头发从指缝里刺出,唉,有点泛白,牢老师该吃点黑芝麻。可爱的是,他的上下眼皮已经快亲密接触,上身还保持着顽强的挺立姿势。

再转头看看姜老师,他靠在后门门框上,眼神飘向外面的冬日暖阳,嘴角一抹神秘的微笑。听说姜老师最近谈了女朋友,看来感情发展顺利。

好了,侦查完毕,机会绝佳!

我左手插入上衣口袋,手机在口袋里温热着,冰凉的手指瞬间暖起来了。缓缓掏出手机,指纹开锁,就是第一页了。我深吸一口气,快速看了几行,然后收回手机,把脑袋里的答案飞速写上去。

如是几回,弄出了很多动静。琴轻轻咳嗽了一声,我忙收手,看向她,她投过来一个鼓励的眼神,看向我的左手,抬了抬眼皮,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收到!我拿出手机,摆在桌面,大袖口拂在上面,奋笔疾抄,再奋笔疾抄!写着写着,我有些分神。

我想起一则新闻,某大学女生考试作弊被抓,羞愤难忍,当即从三楼窗户跳下,结果摔断了腿;还有一则,某男生毕业论文抄袭,答辩不过,不能毕业。家长找到学校领导,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孩子在家不吃不喝,现在抑郁了,到底是哪位老师不让他过,我们要找他去赔偿!那位老师不堪其扰,辞职了。

唉,他们怎么那么运气不好呢!话说老师们也是难当……

“来,你不用考了,交卷吧!”

一只大手伸过来,抓走了我的手机。我定睛看去,一行三人在我面前,分别挂着蓝色牌子,牌子上“巡视组”三个字让我魂飞魄散!是教务处的黑手党!牢老师和姜老师正疾步走过来,点头哈腰,拍照,收我试卷……

我头顶一团黑云,晕乎乎不知今夕何夕,我……我命不久矣!

走出教室,一只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我捡起一块石头,狠命朝它砸去……


后记:这是现实一角,也是调侃之作。值此期末考试之际,祝愿各位大小朋友考出风度,考出水平!切记,小鸟永远不敌老姜!

考试-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