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岁月魔兽年代(4)

游戏 22 2018-01-13 12:07

心理医生

第二天,一登录游戏,清风就看到安琪也在线。好友列表里显示安琪在纳格兰。清风私信给安琪“纳格兰看风景啊?”

安琪回到“嗯。你怎么知道我在看风景?”

“因为我也喜欢在纳格兰大草原瞎逛。”

安琪没有回信。

清风继续打字“你昨晚干嘛针对我?”

“拯救你。”安琪回答。

清风愣愣的看着安琪的回信,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拯救我?你搞错了吧?我又没病。”

“你是个无可救药的功利主义者。”

“功利主义者?你怎么知道?你才见了我一面。”

“一面就够了。”

“你是指昨晚你的问题?”

“嗯。”

清风刚要打字,可是安琪下线了。

“昨晚的问题?我回答得有问题吗?”清风想了想,觉得自己没有问题。

周末,工会团里圣骑士和牧师妹子宣布要领证结婚了,大家聚会表示庆贺。地点依然在老地方——魔兽主题酒吧。他们两个大学同学,毕业了一起留在这座城市,通过魔兽世界和工会的朋友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清风和安琪也去了。

安琪正在举杯祝贺圣骑士和牧师,清风走过去对安琪说道“安琪,我有个问题请教你。”

牧师妹子听了,笑道“清风啊,我听说你的术士PK输给了安琪的猎人,你是要请教安琪PK技巧吧?”

清风听了,不好意思道“术士本来就打不过猎人。”

牧师妹子一听清风服了软,高兴的对安琪说道“安琪,你可真给咱们女玩家长脸,清风

在铁炉堡门口插旗PK,从来没输过。来,咱姐妹干一个!”

安琪喝完走到清风的对面,坐下来。“说吧,什么问题?”

清风忽然一时不知所措,搓着双手说“说出来你别笑我。自从上次你说了电车的事,我这段时间老做噩梦……”

安琪幸灾乐祸的表情让清风不舒服,他不满意的问安琪“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有意见?从上次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你干嘛总是针对我?我们以前又不认识。”

安琪静静地听清风说完,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手里的酒杯,说道“我说过,我是为了拯救你。”

清风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拯救我?你以为你谁啊?你是圣光啊?圣骑士和牧师在那边呢?”清风指着不远处的牧师妹子。圣骑士看到清风指着他们的方向,举杯朝清风示意了一下。

安琪依然看着酒杯中的红酒,慢慢的说道“我是个猎人,而你是我的猎物——”

清风听了倒吸一口凉气,假装惊恐的看着安琪。

“嗯~应该这么说,我是医生,而你呢,是我的病人。我之所以针对你,是因为你有病!”说完,安琪指着清风。

清风被她这么一指,打了个哆嗦。打了一下安琪的手指,说道“神经兮兮的,你才有病!”

“讳疾忌医可不好哦!”安琪顽皮的盯着清风笑道。

清风一看她顽皮的笑容,心里一下轻松了许多,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在拿我开涮。”

“你的腹内侧前额叶受损。”

清风听了安琪冷不丁冒出这么专业的名词,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的什么受损?”

“腹——内——侧——前——额——叶”安琪一字一顿的说道。

清风听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安琪看着清风惊讶的表情,心满意足的慢悠悠的开始了她的长篇大论“让我们回到上次的电车实验”

“大多数人对推胖子下桥感到很为难”安琪指着和圣骑士、牧师碰杯的团长说。

“尽管这样做的结果与上次一样:一个人丧命,五个人获救。在这两种情况下,无论我们采取改变电车轨道的方式,还是采取推人下桥的方式,最终的结果都是使一个人被电车撞死。”

清风听了,两手一摊,说道“就是啊!结果都一样!我做错什么了吗?”

安琪看着清风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生气的用手指敲着玻璃桌子,说道“关键的是——你在做这些选择的时候,尤其是推人下桥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

清风听了笑道“结果都一样,有什么好犹豫的?”

安琪继续说道“尽管结果都一样,但是在情绪上,推人下桥显然比搬动开关更令人难以接受。”

清风打断了安琪的话“我能说你们这些人比较虚伪吗?在情绪上比较难以接受?”他反问安琪道。

安琪一下子生气了,拍了一下桌子,指着清风吼道“我警告你——再不要打断我说话!”

清风一下子被镇住了,呆呆的看着安琪。他觉得很奇怪,换了别的女孩子,他可能会反击。但是安琪身上偏偏有一种他无法抗拒的气质,只好乖乖的听话。

“在一项功能成像研究中,研究人员向被试呈现了类似的道德两难问题。他们发现,在推人下桥的道德困境中,脑功能正常的被试,脑内腹内侧前额叶皮层被高度激活。”

清风听到这个专业名词,耳朵一下竖起来。

“没有脑损伤的被试在思考推人下桥时,表现出了体验着不悦情绪的生理迹象,他们表示了不愿意推。”

“而腹内侧前额叶皮层损伤的患者选择推人下桥是因为做这个决定时没有唤起不悦的情绪反应。这些个体——”安琪指着清风说道“表现出功利主义道德判断,即认为杀死一个人比杀死五个人更好!”

清风一直小心翼翼的听着安琪的话,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得了什么病。

等听到最后一句时,他如释重负,笑着问安琪“多新鲜——杀死一个人当然比杀死五个人更好!难道说杀死五个人比杀死一个人更好?”

安琪无奈的摇摇头“你没有理解我的话,重点是你在做决定时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感到一点不适!”

清风听了笑道“我可没你那么多愁善感!”

安琪指着周围的人,对清风说道“你可以去问问大家,看有没有人和你一样,愿意推人下桥!”

清风听了,转头就走向旁边的工会哥们问起来。

结果问了一圈回来,清风不满的嘟囔着“这帮娘们,婆婆妈妈的,问了半天也没个准话。都是应该……但是……”

安琪指着团长问清风道:“他们都表现出了犹豫对不对?”

清风不服气的说道:“上次你问我的时候,我以为他们都和我想的一样呢。”

安琪说道“现在你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了吧?”

清风继续狡辩道:“这也没什么啊!这只能说明我比他们果断!——”

安琪打断清风的话

“是你的5-羟色胺释放水平过低!导致前额叶皮层活动的降低,做出功利性判断的可能性加大,极端情况就是导致反社会行为。”

清风听了安琪一连串的专业术语,云里雾里,“反社会行为?这有点太夸张了吧?我像反社会的人吗?”

安琪没搭理清风,继续说道“冲动型暴力是情绪失调的结果。而前额叶皮层的激活可以抑制攻击行为。研究发现,冲动型、情绪型杀人犯的前额叶活动降低。”

清风听了,一头雾水“我都成杀人犯了!”

安琪觉得和他说不清楚,就摇摇头道“我再给你举个例子吧!”

“假设有个脑部受伤的患者,他的腹侧前额叶皮层遭到损伤。不久之后,他开始出现反社会行为。一天,他在车上等红灯时,看见马路对面站着一个曾与他有过激烈争执的人。他突然踩了油门,撞死了那个人。那么,你认为在法庭上,他脑损伤的病史对这桩肇事的判定有影响吗?”

清风听了,怒不可遏:“有个屁影响!这就是故意杀人!这孙子在哪?我现在就开车撞死他!”

安琪盯着清风,问道“那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清风两手抓住安琪的胳膊,摇着她的身子:“当然有区别!他这是故意杀人,我是送他报应!安琪,你是读书读傻了吗?”

安琪使劲推开清风“那你算什么?你也是故意杀人!”

“他本来就该死!”

“他该不该死应当由法庭来判!”

“狗屁法庭!他说他脑子有病,法庭肯定不会判他死刑!”

“如果他真脑子有病呢?”

“脑子有病就可以随便撞人啊?那被撞死的人有什么错?——啊?”

清风厉声问道。

安琪无言以对。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这辈子就只信这个!”

安琪忽然坐下哭了起来,清风这才注意到

安琪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安琪哭着说道“清风,我真希望我像你一样!”

清风大惑不解,安琪怎么突然好端端的哭了起来,轻声问安琪“为什么?”

安琪哭得更伤心了“因为被撞死的人是我爸爸!”说完爬在桌子上抱头痛哭。

清风听了,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