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

摄影 10 2018-01-13 11:08

        初来烟台的第一海水浴场时,还是夏末秋初的交替时节。那时的沙滩在日光下泛着金灿灿的光芒,沙滩是干燥的,海风吹来,细沙能随风起舞。沿着海滩的浅水区,紫菜之类的海产在浪涛的推送下,堆积在一起!沙滩上不乏海水推送的小动物的尸骸。年轻的人们,踩着水观察着水中生命的躁动,顺手拾起看着顺眼的令人欢喜的奇奇怪怪的贝壳or沙石。冬日暖阳下的第一海水浴场,它躲在芝罘区的高层建筑背后,安静的躲在后面,远离那炙热的地方,就像它现在的模样,冬日的凄凉,萧条。没有了夏日热闹。尽管如此,总有我这样不知趣的人来打扰,就如吵闹依旧的沿海公路传来的嘈杂。我与嘈杂声相似又不同,它们带来嘈杂,却不对它多瞥一眼。我安静的闯入,却不愿多做打扰,请让我记录下你的美丽,请让我窥视一会你的美丽。嘘,我会安静的。

        今天是大雪之后的第二天,因为考试以及匆忙的复习,我错过了梦寐以求的雪后观海的最好机会,只能遗憾的现在才去了。我脑海里浮现着白雪覆盖的沙滩,海水涌动的场景,我想窥探一下雪天的大海。从公交车上下来,我又穿过两条大街,终于到达了熟悉的这个地方,“啪”,的踩在沙滩上,不,是覆雪上,那是变硬的雪受收到不可阻挡的力爆发出的哀鸣。没有遍地松软得像布偶猫猫毛一样的雪(北方的雪跟我们那的雪的性质不太一样,很是松软,以至于难得捏出像样的雪球,我老家雪下的很少,但是伸手一抓,就是一个雪球),更多的是深褐色的湿润沙滩,烟台是极干的,来了这么久,我似乎只见过一场像样的雨,我没想到那些雪是被沙滩给吞了,然后变得泥泞。浅水里的紫菜不见了,生命不见了,冬天的到来,消减了生机,残骸遍地,狼藉而丑陋,丑陋在生命凋零,但也凄美。数之不尽的幼小海星随浪冲上沙滩,天暖时的海蜇不见了,渔民也撤退了。低头观察地上时,地上的冰冷氛围感染了我的情绪,好在,今天破天荒的是个冬日暖阳的天气。背着太阳的这个地带,意外的方便拍照,远处的那不晓得是雾还是霾的东西,在光辉下映射出自上而下的递变色,迷迷蒙蒙,就像我来烟台时飞机上看到的景象。这让我有了拍照的兴趣,也让我最近苍白的心情,有了起色,注意力投向了别的地方。然后拍下了后面的图片。

  ps:

      果然只有安静下来一个人的时候,我才是真正的我。

        冬天。。。。。我不想说话。太复杂,有好有坏。

        今天不知道走了多远。只知道从那什么银行走到月亮湾东炮台,再从东炮台走到万达,逛一圈,又走回鲁大。

          果然,来到一个沿海城市进行为期四年的长居,如果不能看遍大海的四季变化交替,那与咸鱼和异。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冬阳下的凄凉,凄凉的海边-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