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吃鸡”行动

游戏 14 2018-01-13 10:43
真实“吃鸡”行动-微网络

1

狗子原先不是个社会人,我可以作证,但是他这次犯了事儿。

不由分说地,狗子头上被套上一个黑布袋,眼前一片漆黑。旁边又响起CEO熟悉的声音:“你好,狗子,这是我在南太平洋上买的一座岛,上面啥都有,你必须自己搜集。当然,也有刀具和枪支,能活到什么时候,看你自己了。祝你好运,狗子!”

狗子隔着眼皮感受到光线的存在,眼睛慢慢地眯开一条缝,阳光像那把他捅进青年心脏的水果刀一样刺入他的眼睛。他不禁用手挡在眼前,遮住阳光,好一会儿才适应。

狗子站起身,发现自己在一个荒凉的小岛,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小背心,和一条运动裤。前面是一个绿色的铁棚,一块巨大的石头横亘在草地中间,再望过去是一片茫茫大海。

狗子正想转身,后脑勺却被一个硬物顶住了,根据形状,狗子判断出这是一把枪。

狗子把手举起来:“兄弟,我初来乍到,还不懂规矩。”

后面一个凶悍的声音传来:“转过来!”

狗子缓缓地转过去,看到一个穿着防弹衣,背着巨大行军包的姑娘,手里拿着的“沙漠之鹰”正对着他的额头。

姑娘看着狗子光溜溜的模样不屑地问:“刚来的?”

狗子赶紧回答:“是······是的。”

姑娘看着他额头上的冷汗:“岛上的生存规则你知道吗?”

狗子点点头:“大概知道,就是搜集物资,活······活下去。”

姑娘冷笑:“还有一个规则没人告诉你吗?把别人干掉就可以把他的东西据为己有。”

狗子的腿开始发抖,姑娘却把手枪在手里一转放回腰间:“放心我不会杀你,你一个新来的身上一条破短裤,杀你浪费我子弹。留着你,还能帮我背点东西。对了,会开车吗?”

狗子连连点头:“对对,您说得是。开车,我很在行。”

姑娘拍拍狗子的肩膀:“那就行,我叫桐桐,现在邀请你做我的队友,你同意吗?”

狗子被这突然到来的合作伙伴吓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同意,同意,当然同意。我叫狗子。”

桐桐丢下一把vector冲锋枪和六十发子弹,对狗子努努嘴:“这把冲锋枪给你防身,我习惯用狙击枪。”说完指了指自己背后那把98k。

2

狗子在桐桐的指导下学习了如何快速换弹夹与瞄准,他刚拿到枪,既紧张又兴奋,瞄准远处的一棵树开了一枪。

桐桐一把抢过狗子手上的枪:“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枪会引来多少人?你自己找死别拉上我。”

狗子面色发青:“那,那怎么办?”

汽车行进的声音不断接近,桐桐叹了口气:“算老娘运气不好遇上你这么个二百五,已经有车过来了,跑是来不及了,找个地方埋伏,去后面那片树林隐蔽起来。”

桐桐把枪丢回给狗子,背着包往树林里跑,狗子赶紧跟上。

两人刚在树后隐蔽好,一辆越野车就在前面的草坪上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手里拿着枪,背着沉甸甸的包。

狗子在草丛里涩涩发抖,桐桐握着装有四倍镜的98k。“嘭”地一声枪响,其中一个人应声倒地,另一个人立刻躲到车的背面,倒地的那个人还在地上缓慢挪动,想爬到车背面,桐桐又是一枪,地上那个人一动不动了。

另一个人见队友已经气绝,上车一脚油门,蹿得老远。

过了好一会儿,桐桐指着被她打死的那个人对狗子说:“去,把他身上的物资都抢过来,快去快回,我掩护你。”

狗子端着冲锋枪,快速地跑到尸体边,把他身上的包、枪、医疗用品全部拿走,跑回桐桐身边问:“这样可以了吗?”

桐桐看了看他的黑背心和运动裤:“他的衣服裤子头盔你怎么不扒下来?”

狗子:“尸体上的衣服,不太好吧。”

桐桐冷笑着:“那你就这样吧,没有防弹衣没有防弹头盔,看你能挨几下。”

狗子只好去把尸体上的衣物都扒下来自己穿上。

桐桐拿出平板打开电子地图看了看,背起包要走,狗子赶紧劝阻:“诶诶,别走啊,我们就在这里埋伏着不是很好吗?出去多危险。”

桐桐把平板扔给狗子:“你看看这个电子地图,这个岛会随着海水涨潮而面积缩小,你看草坪那边已经是海了,过不了多久这里就要被淹了。现在必须去岛上的高地。”

狗子:“那也就是说,到最后,所有的人都会被逼到最高处?”

桐桐点点头:“是的。到时候,那里就会变成屠杀场地,只有一组人能活下来,当然如果你没有伙伴的话,就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狗子:“不能几组人一同待在最高处吗?”

桐桐:“不行,只有在仅存一组人的时候涨潮才会停止,几组人一起呆在高处,所有人都得死。”

桐桐在屏幕上插了个点:“我们先去检测站吧,那里地势高。”

狗子现在居然不再感觉紧张或危险,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期待。狗子不得不承认,他打心底还是向往暴力与血腥,之前的生活让他压抑了太久。

3

桐桐在前面带路,狗子紧跟其后,看着她身上巨大的背包狗子低声问:“这包看着挺沉,要换我来吗?”

桐桐一口回绝:“不重,我自己来。”

在树林里跑了半个小时,离地图上标记的点还是很远,而且两人的运动饮料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样下去肯定会体力不支。现在只能尽快找到一辆车,否则处境很危险。

狗子爬到树上往四周看,在树林的东面,有一辆越野车。桐桐也从倍镜里看见了车头,狗子跳下树:“你在一旁掩护,我去开车。”

狗子刚跑出去几步,桐桐忽然大喊:“快趴下,趴下!”

“嗖嗖”几枚子弹从狗子身边擦过,狗子慢慢地挪到树后,他连开抢的人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桐桐朝正前方开了一枪,对方又是一梭子子弹扫过来,听声音还是两个人。

对面两把冲锋枪,自己用枪不熟练,光靠桐桐一个人肯定不能脱离危险。狗子看到旁边有一条水沟,直通停车的位置,他丢下身上的枪支、弹夹,只留下一个烟雾弹。一个前滚翻,翻进沟里。顺着沟往前匍匐,对方的火力不断加强,眼看着桐桐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狗子一个烟雾弹扔在车旁边,自己爬上车,踩油门,打方向,往两个人隐蔽的地方开去,直接碾死对手。

狗子马上下车,桐桐也往这个方向来了。狗子把尸体上的背包解下,背在自己身上,里面还有一瓶运动饮料和一些子弹。他打开运动饮料一口灌下,顺手把瓶子丢进了背包里。

狗子在桐桐的指导下把车开到了检测站,下车后两个人一人守一扇窗户,用不了多久,所有的人都会聚集到这个地方来。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命了。

狗子打开背包,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补充能量的东西,可里面除了刚才那个被喝光的运动饮料瓶子,就什么也没有了。狗子拿起瓶子想扔掉,却发现瓶子沉甸甸的,一看,口子又封住了,里面满满的运动饮料,不可能,狗子很肯定这是他喝完的空瓶子,难道是······?

狗子又一口气把运动饮料喝光,把瓶子放回背包。继续守着窗户,过了几分钟,打开背包,果然又是一瓶满满当当的运动饮料。

狗子脑子里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计划,他转头问桐桐:“咱们在决战时候,先待在浅水区不上高处会怎么样?”

桐桐:“会变得虚弱,冰冷的海水会消耗你的热量。”

狗子问:“如果我趴在浅水区一直补充能量是不是可以抵抗这种消耗,使得我们最后冲上制高点参加决战的时候依然体力满满。”

桐桐点点头:“理论上可以,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营养物品和运动饮料。”

狗子问:“你那里还有多少?”

桐桐说:“一瓶运动饮料,两瓶营养液。”

狗子点点头:“那够了。”

桐桐一脸疑惑:“这就够我们补充一点点能量。”

狗子:“你丟一瓶营养液给我。”

桐桐把一瓶营养液从背包里扔出来,狗子接过,打开营养液喝光,把空瓶子放进背包里。再把背包打开,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满满当当的营养液。

桐桐惊讶地合不拢嘴:“为了节省背包容量,我们都是喝完就把瓶子丢掉,没想到还可以这样。那我们就可以一直埋伏在这里,海水来了这里也只会变成浅水区,离高处不远,先让他们互相厮杀,到最后一队精疲力尽,我们再偷袭。”

狗子点点头:“没错。”

4

海水渐渐漫过脚掌,高处传来激烈的枪声。时不时有尸体滚落下来,狗子和桐桐在底下不停地补充能量。

此时的山顶,仅存的一队已经把其他队伍消灭了,而海水还在继续上涨,他们已经找遍了仅剩的一片没有被海水淹没的地方。为首的男人想了想:“难道,他们躲在淹没区?”

他探出头想往下方看,“嘭”地一声,被98k爆头,翻滚下山。这一枪,正是躲在下方的桐桐开的。

桐桐长出了一口气:“好了,上面应该只剩下一个人,我们分两边上去,夹击他,留到最后的都是高手,你注意安全。”

桐桐端着枪从东边上去,狗子从西边上。狗子还没到达高处,东边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响,桐桐拿的是狙击枪,这个枪声明显不是她的,狗子加快了脚步。

刚到达最高点,就看到一个人蹲在一块石头后面,朝东面开枪,狗子端起枪往他后脑勺一顿扫。

海平面停止了上升,站在高处,远处的地平线露出半个太阳,不知道是日出还是日落。劫后重生的感觉真好,狗子心想,通过了这道惩罚,自己应该能回到迅幻岛,得到岛主的释放令。

狗子眼前忽然出现八个大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远处隐隐约约看到桐桐迎面走来,狗子觉得脑洞昏昏沉沉,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5

一天前。

太平洋中部赤道与西经150度的交界处——迅幻岛。

这个面积6.6平方公里,人口5万的小岛,却依靠游戏与虚拟现实等高新技术发展,拥有了极强的经济实力。

岛民都相信自己是被神庇佑的,无论如何,他们躲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气候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也没有让他们像南太平洋的兄弟图瓦卢一样举国搬迁。而更让他们坚信这一点的是——迅幻国从来没有过罪犯。迅幻岛不需要建监狱、公安局、法院。

土地,就是生存的保障。

然而谁也想不到,迅幻国第一个罪犯居然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岛主府门口。

昨晚他在酒吧,打伤了三个人,随后用一把水果刀刺穿了一个男青年的心脏。几个酒吧青年把这个暴徒押送到岛主府门口,等待岛主的处置。

岛主府在早上7:30开门,随后接手了这个罪犯。这是岛主府第一次处理罪犯,岛主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在查阅他国对罪犯的审理过程后,岛主开始询问罪犯的基本情况。

这个暴徒叫狗子,迅幻岛人,身高185,体重160,在一家公司做安保工作。昨晚因为失恋去酒吧喝酒,遇到几个惹事的小青年,一时间情绪失控。

了解情况后,岛主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这不怪他,谁都有第一次。终于,他支支吾吾地憋出一句:“你······你承认你的罪行吗?”

狗子有礼貌地回答:“岛主先生我承认我的一切罪行,并自愿接受惩罚。”

岛主却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的内心像一锅沸腾的水:“惩罚?什么惩罚,我们国家连监狱都没有,我们该怎么安放这个杀人犯?难道为了仅有的一个罪犯建一所监狱,不,议会不可能会同意的。难道直接放走?不,绝对不行,这可是个杀人犯。”

岛主擦擦额头上的汗,对狗子说:“你先在这里反省,一小时后我将宣布对你的惩罚。”

岛主回到自己的私人办公室,除了助理还有一位前来谈出口准许的CEO。

岛主靠在自己的皮椅子上苦笑着说:“真是可笑,我居然想不到一个惩罚杀人犯的办法。”

助理:“岛主先生,或许可以考虑一下劳动改造。”

岛主:“这样一个杀人犯放到社会里劳动,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助理:“那就关押吧。”

岛主:“你难道想为他一个人单独做一个监狱吗?”

在一旁的CEO忽然走到岛主先生旁边耳语:“我觉得可以这样······”

岛主先生有些犹豫:“这样能行吗?”

CEO信心满满:“您放心吧,会保证他的安全,也可以让他脱离社会。”

岛主和CEO一同来到狗子面前,岛主看着狗子说:“对你的处置我已经决定了,你跟我旁边这位先生走吧。”

6

惩罚。

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在岛主府见到的那个CEO正死死盯着前面大屏幕上的狗子。身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助手,正拿着平板汇报:“根据此次角色测试,系统在跟随中发现了一个bug,即补给用品在消耗完后,将空瓶放入背包内会自动补满,刚刚的测试角色就是依靠这个bug取得胜利的。”

CEO一脸不快:“这么大的bug,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助理指指身后坐在椅子上,头上套着巨大头盔,无数电线连接屏幕,手上插着吊瓶的狗子:“这个人怎么处理?”

CEO:“继续测试。”

助理:“最后不是说‘大吉大利,今晚吃鸡’吗?要不要加上‘吃鸡’的体验画面?”

CEO:“不用了,这个岛上没有黑夜。”

助理按下继续测试的按钮:

狗子隔着眼皮感受到光线的存在,眼睛慢慢地眯开一条缝,阳光像把柄他捅进青年心脏的水果刀一样刺入他的眼睛。他不禁用手挡在眼前,遮住阳光,好一会儿才适应。

狗子站起身,发现自己在一个荒凉的小岛,身上只剩下一件黑色小背心,和一条运动裤。前面是一个绿色的铁棚,一块巨大的石头横亘在草地中间,再望过去是一片茫茫大海。

这时,他的后脑勺突然被一个硬物顶住······

END


我是专三千

一个粗糙的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