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重给我抉择

小说 46 2018-01-13 09:21
与你重给我抉择-微网络

01 我与你

天边夜色如漆,而窗外闪烁着的五彩灯火将这座城染亮了不少。

苏小曼左手横放在银色栏杆上,右手捏着一只新点燃的细长香烟,安静的看着城市上方。

“啪嗒”金属钥匙转动匙口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显得清脆响亮,苏小曼半回过身,看见穿着朴素的年轻女子提着早已过时的小包,对她正笑得很傻气。

苏小曼心里有些鄙夷她这一身的土气,若是按照惯例,苏小曼绝不会搭理她,可今晚不一样。苏小曼拖着人字鞋,散漫而带着一丝慵懒,慢慢走到电视背景墙,左脚尖垫在右脚上斜斜的倚着墙檩,抬起右手,吸了一口香烟,妩媚双眼半睁,用她那一口破烟嗓对那名女子说:“嘿!有时间陪我聊聊吗?”

一看这女子就知道是个乖孩子,不爱抽烟,苏小曼离她很近,熏了一夜的烟味让她感到很厌恶。苏小曼把她脸上的表情看得很清楚,也料到她会拒绝。

苏小曼向后退了一步,给她让出路来,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让苏小曼很是冒火!

女子在一串钥匙中挑出一把小钥匙,打开房门后,不到一分钟,苏小曼果然就看见她拿着电水壶出来接水。

苏小曼重新发出邀请:“喂!我明天要搬家了。”果然她一幅懵懂的样子,看起来更傻了。

年轻女子楞楞的点了点头,苏小蔓脸上露出罕见的雀跃神情,掐掉香烟,说了一句客厅等,然后风风火火跑回自己的房间。

等到苏小蔓提着红酒和高脚杯出来时,客厅条纹沙发上,女子端端正正的坐着,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并拢的双腿上,两只慌张的眼飘来飘去,不知该把视线停留在哪里,苏小蔓有些晃神,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许是受不了这屋里的烟气味,女子起身将苏小蔓乱丢的烟头一个一个清理干净,然后又规规矩矩的坐着。苏小蔓在一旁看着这个新搬来不久的租客,她和她当年很相似!

没错,当年,苏小蔓忽然想起这个场景在哪里见过了!

02 你与我

八年前,二十岁的苏小蔓就和这个女孩一样,同样来自一个小城市,同样刚步入社会,同样傻气,不,是同样天真。

苏小蔓搬家后第三个月,那天,公司临时加班,回家时已是夜半时分。

不出所料,客厅里,白织灯仍旧亮着,穿着妩媚的女人,今晚却出奇的安静。苏小蔓闻见满室的烟臭觉着异常恶心,这个女人总是这样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夜晚从来不睡觉,除非她男朋友过来,噢,对了,苏小蔓并不知道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是否和她有着正常男女关系!

出于礼貌,苏小蔓对她报以一笑,然后也没等她回应就自顾自的换起了拖鞋,然而苏小蔓这次却猜错了,这个妖娆女人今晚似乎愿意搭理她。

她倚在墙檩堵住苏小蔓的路,并向苏小蔓发出聊天邀请。

苏小蔓有些懵,搬来这里这么久,这个打扮时髦的女人第一次主动和苏小蔓说话。苏小蔓不喜欢和不熟的人交谈,更何况这个女人是大多数女生嫉妒又厌恶的那种人,她有一张惊艳的脸皮,可以化浓浓彩妆,总是有穿不完的新衣,每天挎着最新式的包包,身边不缺男人追,这让人嫉妒不已。但是,她私生活不检点,爱抽烟,爱喝酒,从不打扫卫生,性格孤僻,这让苏小蔓打从心里厌恶。

苏小蔓委婉的拒绝了她,可是没想到她在苏小蔓出来接水的时候说是要搬家了。

这下,再没法子拒绝她了,苏小蔓乖乖的坐在客厅等她,安静地有些百无聊奈,实在闲得坐不住,顺便将阳台那些被她丢弃的烟头一并扫入垃圾桶。

等到女人出来时,苏小蔓再一次在心里默默羡慕又鄙视着,她换了一身粉红绸缎睡衣,露出香肩,长发随意揽在脑后,苏小蔓从没见过比她还要妩媚的人。

本是不愿饮酒的苏小蔓被女人感染,为什么她不可以和她一样呢?

苏小蔓不知道红酒要慢慢品,一口气喝尽,女人笑得放肆,破烟嗓听起来似乎也带着一丝性感,她摇晃着酒杯,红色液体中映出一张迷人的脸,她说:“你还真的挺傻!”

苏小蔓觉得有些难堪,张张嘴没说什么,女人端着酒杯坐在白色地板上,右手放在弯曲的右腿膝盖上,偏着头,斜睨道:“不过傻一点也挺好。”

苏小蔓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今晚的她看起来收了乖张冷酷。

她饮下一口酒,嘴边渗出酒汁,苏小蔓打破尴尬问:“搬家到哪里呢?”

虽然苏小蔓这样热心的在问她,可她从来就是我行我素之人,苏小蔓也没期待能听她正儿八经的回答。可今晚的意外似乎很多,她放下杯子,面朝窗外回答了苏小蔓的问题:“我要结婚了,搬去婚房,至于是哪里嘛,我才不关心。”

苏小蔓在心底对她的鄙夷加深了一点,男朋友最长三日一换的人,居然说要结婚。女人不经意的撩了一下长发,露出纤细脖颈,她一边用手弄头发,一边轻笑,说出苏小蔓心中对她真实的想法“你肯定在想,我这样的女人还会有人娶回家!”

被点破心思的苏小蔓埋下头,脸蛋火辣辣的烧,女人伸展了一下长腿,靠着沙发,说:“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我是个坏女人,至于结婚嘛,和谁结,什么时候结,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苏小蔓不赞同她这随性的性子,结婚如果不和所爱的人结,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苏小蔓忍不住反问:“你,不爱他吗?”

与你重给我抉择-微网络

她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点燃那一刻,苏小蔓向后移了一点。她点烟的动作停下,显然也看见了苏小蔓的动作,她独有的无声嘲笑让苏小蔓无地自容。

香烟慢慢弥漫,她望着徐徐上升的烟气说:“我以前也讨厌抽烟喝酒。不过,人呐,都是会变得,你会变得越来越像你讨厌的那种人。”

苏小蔓对这些不感兴趣,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听女人的糗事,这样心理也能平衡一些。

苏小蔓:“那你为什么变?”

女人指尖的香烟一点一点燃尽,她说:“因为一个人,曾经我们很相爱,他爱抽烟,爱喝酒,爱夜晚,他对别人很冷酷,对我却永远很温柔。”

苏小蔓简直在心里得意到大笑,原来是俗套的为爱堕落!她说:“你们分开了?”

女人摇了摇头,扬起下巴,傲然的说:“不是,我们很相爱。”

苏小蔓目瞪口呆,用爱的名义来脚踏多只船?女人瞅了眼苏小蔓,好笑的摇摇头,像是在嘲笑她的愚蠢,说:“他去世了,五年前的7月20日飞机事故,我重伤,他死了。”她平整的说出这一句话,苏小蔓并没有听出她的难过,可看见了烟头燃尽把她娇嫩的手指烫了个洞。

03  你是我

苏小蔓对着面前这个傻孩子讲出这些故事,当她说出“他去世了,五年前的7月20日飞机事故,我重伤,他死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恍然大悟,问面前的女子:“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面有呆滞,回答了三个字“苏小蔓”!

04 重抉择

当“去大理”铃声响起时,苏小蔓从梦中醒了过来,循着声响看见程风对着镜子梳理前发,苏小蔓有些搞不清今夕是何夕,刚睡醒的沙哑声和那女人如出一辙:“风哥,今天多少号?”

程风转过身,来到床前拍拍她的脸:“7月20号,赶快起来,飞机不等人的哈!”

苏小蔓这才清醒过来,是的,他们早就定好今天去大理旅游,火光电石之间,梦境与现实重合,五年前的7月20号不就是二十三岁的今天吗?

苏小蔓脱口而出:“不行!今天我们不能去!”

程风意气风发的脸瞬间黑了,说:“你搞什么玩意,还有不到三个小时,你现在才给我说不去!苏小蔓你能不能做事之前多动动你的脑子,不要每次都这样!”

苏小蔓看着眼前暴走的男人,脑中闪现出梦里为爱堕落的人,她第一次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她是真的爱他吗?还是说,只是爱上了想象中的人。”

程风还在一一指责,苏小蔓觉得很累,这段感情直到今天才终于看清,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她苦苦追求,最终勉强在一起。

原来梦中的她只是把程风的死当作一个堕落的借口,给自己圈地为牢,自己出不去,别人也进不来,她这么长时间的执念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程风根本不曾爱过她吧,现实中的她们根本没有像多年后自己所说的那样恩爱吧!

05 结

如果在苏小蔓二十三岁时,没有发生那一场事故。

如果苏小蔓不再把执着放在一个人身上。

如果苏小蔓敢大胆的承认,自己其实内心也很像叛逆一次。

如果苏小蔓能明白什么才是一个人的底线和原则。

如果可以选择,苏小蔓绝不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苏小蔓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