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坛圣火》(长篇小说连载2)

搞笑 16 2018-01-13 08:42
《医坛圣火》(长篇小说连载2)-微网络


第二章  刨根问底

这是从京都开往上海的特快列车,说是特别快车,实际上名不副实。这列“绿皮火车”从始发站到终点站,将停靠22个站点,用时18个小时,我弄不清楚这么个速度为什么会称得上“特别快车”。

因时间紧迫,没有买到卧铺。我好不容易走关系买了四张硬座票。车上人满为患,行李横七竖八地堆在两个车厢连接处,厕所门口站着、坐着、躺着民工模样的人,有点像伊拉克逃往另一个国家的难民。

车过济南,将近泰安,三金刚赵前程从口袋里摸出一页纸来,鬼鬼祟祟地说:“这是我花重金套来的绝密情报,想来对我们有帮助”。

这是一份名单,关于长江市江南人民医院十八罗汉的情况介绍。现照抄如下,以飨读者(这份名单连同里面人物的年龄可能会让大家有点迷糊,这种状况会在以后章节中得以解决):

十八罗汉名单(排名不分先后)

1、秃头罗汉陆海军,绰号“海陆空”,“小李飞刀”,男,48岁,湖北黄冈人,清华大学毕业,骨科主任,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自小患小儿麻痹,但身残志坚,刀功精湛。

2、白头罗汉李秒,绰号“秒必杀”,男,42岁,上海医科大学毕业,江苏无锡人,中药房总药剂师,主任,专家,教授,博士生导师,对《本草纲目》有一定研究。

3、大脚罗汉校官,绰号“上校”,男,第二军医大学毕业,38岁,湖北红安人,总务主任兼办公室主任。

4、铁臂罗汉戴天明,绰号“大马灯”,男,zj医科大学毕业,48岁,黑龙江哈尔滨人,烧伤科主任,主任医师,专家、教授。

5、长腿罗汉潘经理,绰号“过江龙”,合肥医学院毕业,江苏苏州人,男,55岁,耳鼻咽喉科主任,专家,教授。

6、大耳罗汉秦朝阳,绰号“一锅端”,第四医科大学毕业,山西临潼人,男,55岁,妇产科主任,专家,教授。

7、大眼罗汉王宝玉,绰号“眼镜蛇”,男,51岁,兰州医科大学毕业,甘肃平凉人,眼科主任。眼科专家,教授。

8、大肚罗汉杜大海,绰号“河马”,上海医科大学毕业,男,47岁,四川成都人,肝胆胰科主任,专家,教授。

9、大嘴罗汉盛强,绰号“金三角”,男,58岁,郑州医科大学毕业,重庆人,泌尿科主任,专家,教授。

10、开心罗汉卢思思,绰号“开心果”,毕业院校不详,待查,江苏沛县人,男,45岁,胃肠科主任,专家,教授。

11、伸手罗汉常相思,辽宁沈阳人,江南医科大学毕业,男,49岁,儿科主任,专家,教授。

12、大掌罗汉江城,绰号“汉奸”,毕业院校不详,籍贯不详,待查,男,46岁,疼痛科主任,专家,教授。

13、大口袋罗汉焦娇,绰号“大吊瓜”,杭州医科大学毕业,山东沂水人,女,41岁,血液科主任兼血库中心主任,副教授。

14、大舌头罗汉高就,绰号“大酒缸”,毕业院校不详,待查,男,44岁,贵州省贵阳人,麻醉科主任,特级麻醉师,专家,教授。

15、大鼻子罗汉李通天,绰号“通天猴”,hn医学院毕业,安徽合肥人,男,39岁,后勤保障处处长。

16、大耳环罗汉常相忆,绰号“大篷车”,毕业院校不详,待查,女,36岁,辽宁铁岭人,采购部部长。

17、妙思罗汉陈文忠,绰号“二老板”,京都医学院毕业,河南郑州人,男,52岁,心肺专家,教授,常务副院长。

18、静坐罗汉卜贤玉,绰号“大老板”,复旦大学毕业,江苏南通人,男,46岁,妇科专家,教授,博士后导师,院长,党委书记。

“老三这是干啥呢?搞得跟军统似的。”蔡张飞说。

“这样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二金刚罗小蒙说。“这罗汉里头咋还有娘们呢?”

赵前程很有学问地说:“这个你就不懂了。古时候也有十八罗汉,这十八个罗汉里头有个摩耶夫人就是女的,她可是释伽牟尼佛的母亲。据说古代十八罗汉超级厉害,水浒里头那一百零八将根本没法和人家比。”

我想起老泰山昨晚谈话,感觉有一把明晃晃的宝剑在头顶高悬,随时有落下、让我们身首异处的可能。

车过徐州,很快进入安徽境内,广播里正在播放符离集烧鸡的广告。突然广告停止,接着就听见女播音员呼叫:

“现在播送紧急通知,12号车厢内有一名旅客突发急病,车上旅客中如是医生请伸出援助之手……再播送一遍……”

我们“四大金刚”目光对视后都露出兴奋的光芒,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赶紧出手,治病救人。

12号车厢就在我们隔壁,我们很快就赶到生病旅客的座位前,那里已经有好多人,和影视剧里的一样,周围围着一大群热心观众,两个列车员帮助病人平躺在座位上,胖乎乎的列车长动员围观的旅客让开。

我们告诉列车长可以帮助这名生病的旅客。

“你们是医生?”列车长问。

“我们刚从学校毕业,正在去医院报到的路上。”赵前程说。

列车长说:“你们是学生啊?有经验么?”

列车长这么一来还真把我们给问楞了,傻在那里不知所错。

这时从外面挤进一个中年人,白衬衫,红领带,寸板头,不像医生,倒像个小老板。

“我是医生,我有经验。”那人掏出一张名片“我是京都……医院……科主治医师。”

我偷看了一眼,知道那家医院属于民营,大概和后来的莆田集团有关联吧?

“给病人看病是不能收钱的”。列车长说。

“这个……”中年男人停顿了几秒钟,借口去拿东西,开溜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列车长鄙夷地说。

我赶紧过去,低声下气地对列车长说“我们在大学读了七年医学专业,有学位证书的,虽然没工作,但我们也实习过……我们不要任何报酬,就算是一次锻炼机会吧。”

列车长见我们态度诚恳,不再多问,示意赶紧诊断。

通过检查,这名乘客因为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导致腹泻不止,伴有高烧,幸好我们的急救包里就有这类常备药物,给病人服下以后已经没什么大碍,并叮嘱他多喝开水,注意饮食,然后准备离开。

“你们等等。”列车长把我们叫住,我们怔在那里。

“能告诉我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吗?将要去哪家医院工作?”列车长拿出个小本子准备记录。

“不用了。”我们边说边退,列车长追了几步,无奈地离开了车厢。

很快,广播里再次响起播音员甜美的声音:

“各位旅客,刚才12号车厢有一名旅客突发急病,有四名医学院的学生及时赶到,对病人实施救治,现在病人已经转危为安。对四名医学院的学生,我受列车长委托,代表病人家属,也代表全体乘务员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段话听得我们心里暖洋洋的,像吃了菠萝蜜。

列车就要到达长江市,我提醒大家很快就到工作岗位了,不能再像过去不着调了。我们得维护自身形象。这首先呢,不能再大金刚二金刚三金刚地瞎叫,医生就得有医生的样子。再说我们都是京都名牌大学毕业的,哪能和社会上的小混混相提并论?至于老蔡老罗老赵啥的叫倒无妨,都二十八岁了,没人说道。至于我嘛,我最小,你们还是叫东子或者小东亲切。

“还有件事你们必须记牢。以后大家无论在什么地方,遇到任何人,都不要提我的岳父和他的职业,就算我求大家了。”

两天后,我们准时出现在长江市江南人民医院总务办公室。接待我们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米八左右的个头,胖瘦适中,浓眉,大眼,阔嘴,寸头,走路飞快,举手投足间显得干净利落。他示意我们在长沙发上坐下,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我们对面。

“我叫校官,”他指指自己的工作牌,“是这里的总务主任兼办公室主任。对你们的到来,我代表医院全体同仁表示欢迎。受院领导委托,由我接待你们。我们先来认识一下,请按座位顺序依次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我在心里核对了十八罗汉的名单,里面确实有个叫校官,绰号“上校的”,他就是“大脚罗汉”。

“我叫蔡张飞”,蔡张飞显得有点紧张,脸憋成猪肝色。

“不着急”,校官面带微笑,“以后我们都在一起共事,不必拘束。”

“我叫蔡张飞,山东临沂人,家里条件差,还没对象……。”蔡张飞似乎变成了菜张飞。

校官笑了,“我们这里女医生女护士很多的,以后相中谁了可以告诉我,我做媒。”

“那就谢谢哥了,呃不,谢谢校主任。”

“我叫罗小蒙,是内蒙古四子王旗人。已经结婚了,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们家几代都是兽医,我岳父、我妻子也是。我不喜欢给畜生看病,就考了人医。”罗小蒙一本正经地说。

校官笑着让赵前程介绍。

“我叫赵前程,四川乐山人。因为我肚子大,人家都叫我‘小弥勒’。我全家都是农民,没见过世面。我本人长得不太好看,好不容易处了个对象,还没定亲。”赵前程有点难为情。

校官站了起来,面对着我:“我想你不用介绍了。你叫郭小东。”他拍拍我的肩膀:“五岁开始背《本草纲目》,全书190万字,11000多个处方,你用三年就记在了心里。”

“这个你也知道?”赵前程惊讶。

“这有何难?到我们医院工作的,档案是经过我这里的。你们四个关系不错。”校官继续说:“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了。但还有很多情况需要你们补充。包括你们的社会关系,婚姻状况,是否抽烟喝酒。

你们要实事求是,不能造假。你们补充的材料将作为以后综合评定的重要依据之一。补充的材料三天以后交到我办公室,或者发电子邮件到我的邮箱。”接着,校官向我们介绍了医院的情况。

“你们四个具体分配的科室是:郭小东,烧伤科;蔡张飞,骨科;赵前程,泌尿科;罗小蒙,血液科。你们拿着我开的介绍信直接去找你们的科室主任报到。宿舍暂时还不能达到一人一室。你们四人一个宿舍。具体你们去找后勤保障处李通天处长就行。”

(未完待续)

(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侵权责任)

《医坛圣火》(长篇小说连载2)-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