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手术刀|大学男生都应该学会打手枪

青春 21 2018-01-13 08:33


生活手术刀|大学男生都应该学会打手枪-微网络

1

首先,这篇文章可能有些污,但是请你认真地看。

前些天,网络上苍井空结婚的消息炸烂了整个地球,整个太阳系,整个大宇宙。

单纯如我,当然不会知道苍井空是谁。对于你们怎么认识她的,我倒是很疑惑,不就是长得好看些嘛?

我也不知道她那些全球通用的台词是什么意思,包括抑扬顿挫的“嗯嗯,啊啊,一库一库,呀买碟……”

我更不知道什么步兵骑兵、东京热不热、加勒比好不好;什么番号种子、磁力链接、快播艾维;还有什么制服丝袜、巨乳肥臀、熟女拿着扫把乱抡一气……

总之,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一概和我无关。我敢以我伟大的人格和金子般的心灵担保,我压根就没有看过任何一部岛国爱情动作片,那太邪恶、太暴露、太直接,单是赤身肉搏、男女互战的那些不雅场景就让人害臊不已。

可是为了引导众生,我还是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献身精神做了长时间复杂、专业而系统的研究。在研究到第十万部的时候,我终于得出一个结论,对待这些小电影,我们应该带着批判而冷血的眼光去欣赏,因为这活脱脱就是个悲剧。

影片走的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的传统套路,漂亮女主角代表着美好事物,猥琐男配角象征着破坏摧残,影片经历开端、爱抚、高潮,最后在横七竖八、精尽人亡中,美丽丰满的女神饱受霸凌、玩弄、猥亵和糟践,一个个有气无力地倒在了猥琐好色的男人脚下。

这不是悲剧是什么?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一片片撕碎了给你看啊!

所以看这种东西,起初是好奇,后来是喜欢,最终归于平淡,一句话“当初求种像条狗,后来撸完嫌人丑”!

2

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拨日本学者来学校做学术交流,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比当年那些大明星来我们学校时候要轰轰烈烈的多。我们一帮小伙伴们,当然大部分都是和我一样差劲的学渣,一改往日“太阳晒糊了腚也不起床”的良好作息习惯。九点一过,大家就早早从被窝里起来,梳理一下乱草一样的毛发,饭都没顾得上吃,直奔礼堂而去。

日本学者们还没有来,一大群人早已经乌压压地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都等得很焦急,翘着脚,绷直了身子,伸直了脖子,跟黄鼠狼见鸡一样两眼放着绿光。我非常瞧不起他们,不就是过来看个日本人么,什么和服,什么丝袜,什么高跟,什么兜裆布……又不是没在电影里见过,我真替他们感到悲哀。

人群很燥热,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大团卫生纸,足足得有两三米。太热了,我得擦擦头上的汗珠,旁边的小女生诡异而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似乎在看一个变态的神经病。

十点左右,那群日本学者终于来了,斯斯文文、西装革履,裹得那叫一个严实!这让我们非常失望,但还是一个个地在那里等着。

大家都在意淫着后面会不会还有什么穿着情色内衣或者什么都不穿的神秘嘉宾,就像美原咲子、京香Julia、椎名由奈、神波多一花、小早川怜子之类的女神。

最终结果很失望,就这些人了!我们唉声叹气、郁郁寡欢,早就没有了听学术报告的心思,其实我们打开始起,就没这这种心思。

就在我们刚想往回走的时候,号称“黄色小超人”的学长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冲我打个招呼。我们熟得很,没事儿就交流资源、共享精华,但我装作不认识他。他看着我耷拉着的肩膀撑着个无精打采的狗头,使劲拍了下我,“鱼兄,这么失落啊?”

我没理他,我很纯的,不屑与之为伍,这哥们脱口而出了一句经典名言,“我们应该高兴啊,还真是头一次见到穿着衣服的日本人!”

我骂了句,X你妈!

心头雾霾一扫而光,拉着他一块儿吃早饭,不对,是早饭午饭一块儿吃!

3

我在老家很少干活的,但是右手却起了老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黄色小超人”学长右手上的老茧比我要厚的多。

“黄色小超人”学长是我哥们,能和我成哥们的肯定是学渣,对学霸来讲,学渣的世界他们不会懂。单看此男,身长八尺、阔面重额,腰大十围、膀阔三停,生得那是虎背熊腰、异常雄壮,可是“黄色小超人”学长在高中时候得过一种怪病,具体就是晚上睡不着,白天没精神,严重影响了学习进度。

他爸妈都是有钱人,可是没有文化,也就是咱们口中的“土豪”。他们因为没有文化被人指指点点,受了大半辈子的窝囊气,就指望着这个儿子给他们扬眉吐气、光耀门楣了!看着儿子一天天地消沉,他们实在放心不下,只要一有空就带着儿子去看医生,结果看了很多知名专家,依旧没有任何效果。

二老非常不解、忧心忡忡,但是一看检查结果,儿子的各项指标又都十分正常。考虑到之前看的都是西医,两人商量着这次换换口味,找到了全市最著名的中医大夫,那大夫鹤发童颜、长髯飘飘,颇有些仙风道骨、世外高人的感觉。

最初呢,三个人都坐在那里,老大夫瞅着之前的检测结果也是一脸纳闷、满腹狐疑,百思不得其解。百思不得其解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大夫刚才还异常丰富的白头发,差点因为“黄色小超人”的怪病而秃了瓢。

后来,据“黄色小超人”学长口述,老大夫盯着他撑起帐篷的牛子看了很长时间,然后让他爸妈出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黄色”学长(为了表示对于超人的敬仰,以下行文简称“黄色”学长)哪见过这种场面,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成何体统?

更诡异的是,老大夫先是凑近了看看他的脸色,再之后盯着他的牛子,最后脸上浮现出纯洁无邪又诡秘狡黠的笑容。“黄色”学长被他盯得发毛,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差一点就瘫在那里,心里不住地嘀咕,“我还是个童男,难道一身清誉就要毁在这个糟老头子手里?”

“黄色”学长憋着一股劲儿,正在打算拼了小命、誓死不从的时候,老大夫缓缓说道,“孩子,你这是身体早熟、精力过剩导致的性功能亢进啊,懂自慰么?”

“黄色”学长一脸懵逼,“自慰?”

“就是打手枪!”

“打手枪?”“黄色”学长越来越懵。

老大夫也不在乎,拿起桌上的“烧火棍”就表演起来,右手大拇指和小四指弄成圈状,在光滑的棍子上滴了几下精油,摩挲起来。尽管他周身的皮肤全是黄的。可“黄色”学长那会儿还真是不黄。他看到那个动作,似乎想起了遥远的祖先,就是那只百万年前的森林古猿,瞬间开悟了。可毕竟是第一次,“黄色”学长依旧羞红了双颊,跟个大姑娘似的。

“难受的时候,就撸一下,注意加润滑剂,要慢慢撸,快速而粗暴很容易导致充血肿胀。也不要太频繁,一个星期最多一两次,你这时候还在上学,千万记住了,事前事后洗手,注意卫生、注意私密。”大夫说得很严肃。

“黄色”学长义正辞严、铿锵有力地予以拒绝,颇有些“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的骨气。临走前,他非常不屑又充满感激地看了老大夫一眼。

从那之后,“黄色”学长的成绩居然起色很大,有幸和我这个学渣蹲在了一所还不错的大学。

4

据可靠的学术研究,大学生里的自慰发生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我个人觉得真正数据得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毕竟还有很多“黄色”学长之类的人物。

别看我,像我这么纯洁的人当然没有干过这些事情。

我不支持打手枪,但更不反对打手枪。大学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知道了对与错,也从铺天盖地的情色信息中知道了男女之事。可是在这个血气方刚、精力旺盛的年纪,大家却遭受着性压抑和性苦闷。

鉴于国家政策、社会舆论和学业压力,大学生们还不能过上正常的性生活,对此,我表示很无奈,当然更明确表示不提倡。大家在这个如花的年纪,正是好好学习、提升自身的时候,生活费都得靠父母,就别造小人给社会添负担了。

大学生年龄普遍在二十岁左右,已经性成熟,若是赶上封建社会,男子在十五六岁、女子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结婚了,不存在青春期性苦闷和性压抑的问题,可那是万恶的旧社会啊,咱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还得往前看。

大学时期的我们正处在生理成熟和心理压制不断交锋、搏杀的阶段,一方面生理上的性成熟,带动着冲动的荷尔蒙,非常好奇甚至渴望去过性生活;另一方面,心理上的不成熟,经济上的不自立,环境上的不私密,让你无法承担或者接受男女之事所带来的后果。

这是非常矛盾和纠结的,正确的方法不是去找女友或者嫖娼,亲自去实践男女之事。一旦措施不好,这样的做法只能带来更多的问题,单是怀孕、堕胎抑或是抚养的事情,就足以让你焦头烂额、崩溃坍塌。

你不要相信西方国家的所谓性开放,实际上基督徒都是要遵行婚前守贞的。你也不要相信男女真正平等,五千年的封建文化是不可能用几十年的光阴就轻易消耗掉的。现在男女之间看似平等了,但实际上还是存在着诸多的不平等。

就拿怀孕来说,如果男方负责任还好一些,可以共同承担,但也是缺乏系统而丰富的经验;如果男方逃避,这就成了悲剧,很可能毁了双方的一生。

在这个问题上,男生更要重视起来,大家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根本就不用我解释!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种痛苦相当于十二根肋骨同时断裂的痛楚。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够明白,建议你去看看人流的视频,看看一个未成形的婴孩是怎么被产钳一块块夹成碎片的。

男生也千万不要存在占便宜、无所谓的心理,你玩别人,别人也玩你,“ 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恶循环、因果报应,古今都是这么一个道理。

你可以去锻炼身体、拼命读书,作为缓解性苦闷的方法。但是还有一种很好的解决方式,那就是自慰,这是最安全、最释放、最有效的性苦闷解决方式。

对于性,你不能压抑,这跟大禹治水就是一回事儿。大禹他爹治水用堵,结果洪灾泛滥,脑袋搬家;大禹治水用疏,河清海晏,做了人皇。

当然你要记住,“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频次一定不要太频繁,一周一到两次,注意私密和卫生,那团白色粘稠的液体确实营养丰富,切不可当尿尿一样随便排出体外。

我想如果每个男生都学会了打手枪,那么因为性冲动而犯罪的案件会少很多!

最后郑重声明,上述这些都是我听别人瞎诌的,立场与我无关,而且我从不玩手枪,爷玩的是自动火炮!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