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以后才发现,那些“废话”是世界上最暖的牵挂

青春 1 2018-01-13 08:33

文/寸心悟❤

最近山西的风肆虐,冷得实在不舒服才知道我好像该加一条厚厚的棉裤了。破了洞的袜子,懒得去补因为还有事情要做。只能每天穿着这样的袜子东奔西走。

以前这些都是我那个少女心爆棚的母亲为我考虑的,如今自己忙忙碌碌钱赚得越来越多,健康却越来越少,原来我仍是个需要母亲时刻跟在耳边唠叨的孩子。

离别以后才发现,那些“废话”是世界上最暖的牵挂-微网络

01

前几天和母亲视频,她嘱咐我一定要多穿点衣服记得戴上口罩,晚上要吃饭,我满口答应然而转头就忘记了。

其实以前也是这样,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唠叨归唠叨,我左耳听右耳朵冒,不过不同的是那时候她会把一切都为我准备好。选择性遗忘也没有多大的事情。

以前母亲总是会在我耳边轻轻叫我起床,逗我开心,她要我每天从醒来就有着一份好心情。我不愿离开温暖的被窝用仅有的力气推着她离开我视线几米之外。她仍然不厌其烦,她一定要叫醒她的孩子哪怕这孩子的起床气再大。

离别以后才发现,那些“废话”是世界上最暖的牵挂-微网络

而如今叫醒我的不再是那个温暖有感情的母亲,变成了冰冷且一成不变的闹钟,即使我不愿意起来它也只会响个不停。轻轻一按,这个世界再也没人打扰我的清修。然而接下来就是我来不及叠被子就立刻跑去公司打卡的日常。

早饭都没办法吃,贪图一时的舒服,一个上午我的胃都不舒服。

以前母亲会早早准备好饭菜,即使不富裕的家境一个菜一个汤也都保证新鲜营养。挤好的牙膏,温度适合的洗脸水,熨烫平整的校服。我的衣服永远是学校里洗得最干净的,因为母亲对洗衣服有执念吧!

后来才知道,她只是不想因为个人卫生问题让我被同学鼓励。洗衣服她也并不喜欢。

02

家里离学校特别近,连上课铃声我都听得到。中午我总是回家吃饭,母亲跟我一成不变的话题就是那句话。

宝贝!你第几节课饿的呀?

我当时实在不懂,觉得每天重复的话题有什么意义。直到我看一次访谈节目,请来知名演员和她的母亲。她母亲也喜欢问同样的问题,她说她知道母亲为什么这样问。

离别以后才发现,那些“废话”是世界上最暖的牵挂-微网络

她只是想确定她做的早饭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撑到放学。如果不可以,她该加量啦!

以前会嫌弃母亲做饭不好吃,不是多盐就是少糖,偶尔起床气还会不吃她做的任何饭菜。她逼着我吃完早饭再上课,结局总是不欢而散。

如今,每天只吃一顿饭,贵得要死还不得不吃,因为我需要这份食物撑起我一天的生活。有时候看同学不吃晚饭我也懒得自己去吃,当然也没人管你饿不饿,她们不是你的蛔虫但母亲好像是。

母亲知道我每天上课要拿什么课本,因为早背会了我曾经拿回来随手放置的课表。她会把我前一天写完的作业收拾整齐放在书包,临走之前跟我说一句“好好听课

家里住在8楼,每次从楼上下来都有一个拉开玻璃窗挥着手跟我说再见的人她是我的母亲。直到我拐进盲区才听到窗户拉上的声音。十年如一日,她整整做这件事12年。每次跟她招手都觉得有点烦,每天赶着上学还要回头看她,我知道她是确认我在她眼皮底下是安全的。

离别以后才发现,那些“废话”是世界上最暖的牵挂-微网络

03

如今每次出门都手忙脚乱,记得那次着急又找不到作业,把床翻了个遍,最后还得自己一点点收拾。有时候为了找被我丢弃的物品,要花上好多时间,我急得满头大汗也不见上帝眷顾让它快快出现。

母亲不是那种会有很多框架不让做这个不让做那个的人,但是她会给我很多意见会提醒我谦虚。小时候有一次考了全年级的第一名,第二天上课整个人那种骄傲就像乘水的水缸即将溢出。她见我这样硬是罚站了一个多小时,告诉我不要飘飘然,一次成功只是侥幸。

我就站在餐座面前,留着泪不明白我考了第一名为什么还是要罚我,不过傲慢的态度确实收敛了不少。

如今什么都要靠自己做决定,和谁做朋友,和谁一起工作,哪里的公司靠谱。不是不好,只是怕我的决定最后不会如我所愿那么好。毕竟我们没有父母周全,她们往往考虑的更多从我自身出发。

没有比他们更了解我的人了吧!

04

考试周的背书传统仍然在继续,我也拿着本书直奔图书馆,刚一找到座位,就玩起手机,还不忘摊开书装装样子。玩手机也遮遮掩掩,好像怕谁发现了一样。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身边的人走走停停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

那个念叨着让我少玩手机的人,她不在我身边,在遥远的东北小城,而我在山西的郊区,她怎么知道我在干嘛呢?

用手机的时间有些长,眼睛有些发涩,头也渐渐开始疼起来啦!实在有些昏厥才把手机放在别处,只有受了伤才知道父母说过的话都是为我好,以前明白也不照做,确实有些幼稚。

以前母亲喜欢给我关灯看着我睡觉,作业实在太多她也仍然会让我早睡其他的都交给她和老师沟通。

如今一份编辑文案反反复复改不好也没人会提醒明天还有时间,别再熬夜了,都告诉我尽快做好,上头需要。喝到想吐的咖啡,直射入眼睛的电脑光亮,麻木敲击键盘的手指,还有久久一个维持不动的坐姿,都没了那个来自母亲的唠叨。

别人都在意你飞得高不高,只有母亲在意我飞得累不累。

05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一刻,母亲从兴奋到平静最后默默留下眼泪。我终究没有听她的话,选择了很远的外省。

记得报志愿的时候,她让我好好考虑本省,我轻笑着告诉她我都不会报名。本是一句玩笑话,再一转头却是母亲挂在眼角的泪水。

我始终忘不了她说的那句话“你走了,我咋整呀!”我是她全部的生命,即使恋人的你侬我侬也比不过母女间的共同体的亲情,我确实是她唯一的挚爱,这一点我没有一刻不自信过。

母亲特别容易伤感,有时候我的那点小情绪好像也都是来源于她。我高中和同学约好一起住校,互相督促学习。母亲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感叹“这只小燕子飞走了也就再也不会飞回来了

那时她就知道未来我们再一次的日子注定是少的,当时的我虽然难过理解也没那么深刻。最近和一个与母亲同龄的阿姨做同事,她时常想念女儿碎碎念的样子像极了母亲。

我那不在身边的母亲恐怕也是这样想我的吧!想着一个未来只会短暂停留的孩子,说是为了梦想不过是对自己的自命不凡罢了!

大学入学那天,她跟我一起来学校,在火车上看着那黑土地变成黄色土坡坡她又哭了,觉得这里的生活我过不惯。拿出姥姥来给我施加压力,如果我同意就让我再复读一年。

在我心里复读是丢人的事情,我怎么会允许我自己做那样的事情,更多的原因还是我对现状比较满意。换个环境罢了!哪里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06

上个学期总共在家里待了不到10天时间就跑回来研习电影,雨天路滑摔伤了腿留下了这辈子都抹不掉的伤疤。

没敢告诉母亲怕她担心,而她心有灵犀打来电话,我强忍着泪水告诉她我很好。她埋怨自己无能,没能让我有一个好的家庭背景不用这么累的奋斗。

原来我什么样子她都知道,心里的感应不用说出来就什么都明白了。

父亲去年破产被告上法庭,原因拖欠工人工资。然而大老板跑路,这一切矛头都对准了父亲这个替罪羊。房子抵押,无奈父亲只能开始了慢慢还款的道路。他们一直瞒着我,怕我想不开有压力,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只是彼此都装着糊涂。

因为这份彼此担心,才让我明白我对父母这份爱,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牵挂他们。

有时候一座之所以称为家,那是因为那里有家里的人,有一份割舍不掉的血缘。因为这份血缘我们变得很强大,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也不害怕,这大概是信任吧!

以前看《我是演说家》在英国留学的姑娘选择了一个演讲的题目《家》全场潸然泪下,我就看着她的眼睛,心里觉得矫情到爆炸,不明白有什么好哭的。路是自己选得,决定是你自己下的,还在这委屈巴巴谈什么想家。

那时我还不是背井离乡的追梦人,还没有体会这份苦涩。演讲里面最让人动容的一句话“你难过的时候,你就买一张飞机票,买一张火车票,买一张船票,买一张高铁票你就回家

2017是我从出生开始活得最累的一年,写字读书,上课,上班偶尔还得拍些电影充实吗?很充实,但是累得从有记忆就不再午睡的我变成倒头就可以睡着的模样。

对母亲,对家的那份牵挂也浓烈了不少,好像躺在母亲的怀里听她八卦每一家每一户的故事。好像吃她那并不成熟的厨艺做出的菜品,好像什么都不干就可以吃些好吃的,看看电视剧。

一个人之后才明白那份唠叨的可贵,还好他们还都在我的身边现在明白也不晚。

微网络大学堂无戒90天训练营打卡第三十五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