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音乐,毋宁死

音乐 27 2018-01-13 01:36

    我是个木耳朵,只要耳机的音质不是太好或者太差,压根没法触动我的耳朵里连接着灵敏度的那根弦,然而,我心里的那根看不见摸不着的弦,却总是被音乐所撩拨。

    我爱音乐,我能毫不犹豫地说出来,比爱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干脆果断,一天24个小时,通勤的两小时和夜间的四小时,以及午休的一个半小时,我都属于音乐。欢快的、抒情的、磅礴的、幽雅的、激昂的音符从我那不懂得品鉴耳机好坏的木耳朵流淌进大脑,刺激着快乐的多巴胺源源不断地分泌,甚至比最开始的爱情更甘甜、更美妙。

    这让我想起一个人——电影《BABY DRIVER》里的男主BABY,因事故患有耳鸣后遗症,却对音乐天赋异禀,杀死这位天才的方法极其简单,一把扯下终日挂在他耳边的耳机即可,瞬间,他的世界将从酣畅淋漓的音乐天堂直直坠向支离破碎的蜂鸣地狱,比从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顶楼直接把他推下去还快。在终年不断的音乐熏陶下,BABY化身为行走的人形IPOD,自载庞大到令人叹为观止的曲库,总能为每一次疯狂飙车引起的肾上腺素飙升配上一首浑然天成的背景音乐。

    我听到《Hocus Pocus》的鼓点时而密集时而疏落,极具戏谑的,为每一颗挟带劲风掠过面颊的子弹敲响效果音,这一秒的心跳是BPM180下一秒就冲向230,冲刺冲刺冲刺……眼前仿佛有无数簇明亮的烟火接二连三的爆炸。真该庆幸,我是坐在私人电影院的软皮沙发上感受几乎要冲破皮肤的脉搏,否则前排的观众绝对会被后排的抖腿狂魔震到怀疑人生。

无音乐,毋宁死-微网络

    直到电影结束后三天,我都在为耳机里循环播放的《Tequila》烦恼,毕竟,苦苦按捺住边走路边跳舞的冲动真的很难。终于,在某个静悄悄的夜晚,悬在天边的弯月目送我独自一人跳过夜凉如水的街边,尽情把身体交给节奏摆动,掐准时机唱出整首歌唯一一句歌词——Tequila!

    好一个快活的夜晚,无音乐,毋宁死。

    音乐也陪我度过伤感的夜晚,虽然有人说,不该在难过的时候听慢歌,或是连歌都不该听,因为回忆会像毒蛇,冰凉地贴上每一秒的乐曲,缠绕、收紧,直至多年以后你再听到这首歌,都不会忘记昔日伤情,会让你恍惚地想起——啊,原来我仍在蛇腹中,谨记着最后时刻的窒息。这份代价太沉重,所以他们宁可让或安静或嘈杂的环境声灌满耳道,以期遗忘的浪潮缓慢没过头顶。

    我不会,我习惯为每一段属于自己的回忆配乐——

    我听林俊杰唱《可惜没如果》,就会想起过去任性挥霍宠爱的自己——全都怪我,不该沉默时沉默,该勇敢时软弱;

    我听徐佳莹唱《鲁冰花》,就会想起小学时老把——夜夜想起妈妈的话听成爷爷想起妈妈的话,还自以为是的当众演唱了好几遍;

    我听萧敬腾唱《我不会爱》,就会想起离别的傍晚,我们说好反方向各走一百步不回头,却在长路的两端遥遥相望——想到从前,我们都笑了,都哭了;

    我听张学友唱《蓝雨》,就会想起不知多少次为铁块和小恩的爱情哭到第二天不能见人——冷冷雨~wo…没焦点因找不到你,冷冷雨低泣仿佛要等你经过……

    很多事情,就算你当面跟我讲的绘声绘色,我都可能一脸茫然,但如果你知道那件事对应的歌曲,我想起它就像用对了钥匙开门一样轻松。我的日记本就是歌词本,钢笔书写的字迹从稚嫩到成熟,落款处只有日期,却足以让回忆隽永,即便是再拉扯着皮肉、不堪回首的往昔,我也不会将它抛弃。

    用音乐串联的记忆拼图,缺了任何一块就不再是原来的我,这就是我的信仰。

无音乐,毋宁死-微网络

    高中时,同班的一个女生比我更离不开音乐,她连课间十分钟都不放过,抓紧每分每秒沉浸式的忘我,直到某一天,我发现一贯温柔平和的她,突然变得暴躁易怒起来,一问,竟是因为听力受损被勒令一个月不得戴耳机听歌所致。对她来说,早七点到晚七点的低潮持续了12个小时,以放学回家为分界点,陡然上升的曲线在夜间八点到十二点的4小时内连续冲顶,坡度随着睡意渐浓慢慢变缓,在第二天清晨七点的闹铃声中准时跌落萎靡的低谷,这应该是她的情绪周期性规律最强的一段时间。

    自那以后,我想象着,如果能把世上所有人的心境用乐曲演奏出来,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在忙忙碌碌的办公室、在所有安静、所有嘈杂的地方,无一处不是人们心中正奏响的那段乐章,音符彼此碰撞、彼此交融,这将是多么热闹的世界。

    你对我心有戚戚、掩掩藏藏,我就听到你突然开始播放林宥嘉的《说谎》,是不是就能打破你我之间无形的壁障;你对我好感满满,一见面就想摇一摇隐形的尾巴,我就能听见卢广仲的《我爱你》打破了伪装漠然的面具。

    从此,玩古典的不会瞧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不会瞧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不会瞧不起玩流行的、玩流行的不会瞧不起玩民谣的、这帮人也都不会再瞧不起玩说唱的,既然大家都在感受着喜怒哀乐、体验着人生百态,又凭什么让音乐鄙视链此消彼长呢?

    耳机里,铃华ゆう子过分华美的声线同陌生的男中音交织在一起——

    奇跡の真ん中夢模様 / 世界は思うほど丸くはない / 忘れてたんだいつの日にか /皆一気に変え / 味しめよう / 張り切って / ほらカジュアルまがいの人生bye bye

(在奇迹的中心简直像做梦一样 / 世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圆 / 不知不觉便忘记了 / 大家突然都变了 / 尝尝这滋味吧 / 与过去彻底决裂 / 看告别指导手册一样的人生)

无音乐,毋宁死-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