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半睡半醒时见到的朋友

奇思 36 2018-01-13 01:26
【故事】半睡半醒时见到的朋友-微网络

我有一帮朋友,在半睡半醒时才能见到。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在读高三。

那晚,做完大堆作业,还有篇课文没背下来,靠在床上,开着小灯背,背着背着就睡着。

突然听到开门声,我睁开眼,有个人影在门边,床头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关了。

我看不清人影是谁,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不是熟悉的轮廓,不是我不认识的人。

我心底一凉,第一反应是贼人入门盗窃。

想拿手上的书去扔那人影,却发觉手抬不起来,使不上劲,就像黏在了床上。

扔书不行,我便打算起床迎击,结果全身也动不了。

挣扎片刻,察觉不是黏在床上,而是有一道无形的力场压在我身上,犹如大石板,不,比大石板还重,压得还更全面,像按着我的身体塑形,躯干四肢都被压得死死的。再挣扎一阵,力场又像塑模裹身,将我浑身裹紧。

形而上。

我脑海里费解地出现这个词。

我甩甩头,让这些无聊的想法抛诸脑后,先面对当前的厄境。

说是甩头,也只能微动,不能甩起来。

那微动一下,头发、脸皮、脖子都有被拉扯的感觉,在哪个刹那间扭曲,仿佛涂了强力胶水。

扔书失败,全身迎战失败,那我就剩下喊救命了。

“啊……”

声音留在喉咙里,无法发出,只能做做口型。

心,跳得异常得快。

全部行动失败,那我唯有不看那人影,却连眼睛无法闭上,头也无法别过去。

呼吸急促。

我都害怕得快要憋出眼泪。

不知为何,人影只是开着门,站在门边,没有进来,但也没有离开。

我挣扎,想移动我的身体,使劲把身体从力场塑模里抽离,伴随着全身的扭曲和筋肉的痛楚,加以无法出声的嘶吼,终于感受到半分位移。

突然,塑模松开了我,我全身转到,一拳打在床边的墙壁上。

猛然回头,门没有开过,灯也没有关掉。

我放下书,立刻拉上被子,盖住头,然后慢慢的伸出眼睛,四周瞧去,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人,没有影。

那晚,我失眠,担惊受怕。


这事第二天就忘了。

高考逼近,一个晚上,我闭上眼不久,人影又出现。

这回,不只是一个人影,而是有三四个,站在我的床边。

我看不清人影的脸,可我知道他们正看着。

我想起身逃跑,无奈仍然无法挪动半点身体。

这回,我的右手特别有压力,被锁死在床上似的。

我尝试呼叫,依然哑然无声。

不过,我发觉自己尚有扩大音量的空间,便死命地喊。

啊!

我真的喊了出来。

霎时间,人影不见了,我眼前也不再是模糊一片。

四周静悄悄的。

我发现自己正侧身睡,身体压着右臂。


大学住宿舍,在我半谁半醒之际,人影又来找我。

我见惯不惯了。

有时候,我竟能看清他们的脸,也可能是他们故意让我看到的,竟然有我熟悉的人,好几个还是大学前认识的朋友,而周遭环境,是大白天。

我刚想跟旧友们打招呼,才意识是他们在捣鬼,变了脸来耍我,心想他们真调皮。

那时,我已经找到办法,让自己脱离人影的束缚,要么大声呼喊,喊到突破人影所设定的结界,要么拼命用力脱离人影所设定的力场塑模,哪怕全身扭曲,哪怕皮肉都辣辣火火地发疼,反正只要脱离塑模结界,我就一身轻松。

可人影会变更高端的魔术,让我迷糊了一阵子。


有次,我一觉醒来,已是白天,抄起手机,发现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立刻跑去楼下取单车,结果在半路分岔口撞了。撞了车,我撞飞到路边,起不来,怎么撑都起不来了。

校道的人都看着我,却没人过来帮忙拉一把。

我又拼命地喊,结果哑然无声。

校道的人,对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而我仿佛又能听到他们在说话。他们说的话,都是成了杂音,在我脑海里乱闯。

我手脚动不了,口不能言。

这时,我才意识到,可能又掉进人影描绘的世界里,于是使劲喊,快吧喉咙都喊出来。

啊!

随着叫喊声,我回到了漆黑的宿舍里。

有个人影跑了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定眼一看,见是室友,真真切切的人,心里才轻松了,但呼吸很快,心跳很快。

大家都说,我睡觉的时候,突然喊出声来,都说我要不要去拜拜神,驱驱魔。

我说,最近可能累,神经绷太紧了。


我不信神佛,用自己的办法解决。

先是不让自己太忙,太劳累。

而后,我又上网调查了一番,了解到,原来用舌尖抵着上颚,深呼吸,就能脱离人影所设定的结界。

当天晚上,我想尝试一下这些方法,但可能因为我已有对策,有了预期,没能见到他。

一觉睡到天亮,身心都满足,倒是遗憾不能与人影碰碰面。


毕业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能见到人影。

那个时期,挣的钱够我花,工作过得去,生活过得滋润,该做事时做事,该玩就玩,该睡就睡,该吃就吃,每天快乐似神仙,也没有太高的追求。

直到有一天,当我察觉日子越来越平庸而忙碌,我多少变得焦躁时,人影再次出现。

我醒来,去厕所,可我发现走廊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走廊变成了粉色。

一回首,见着一道温馨的门。

进门,有一个女仆打扮的少女。

我想问她这是哪,可我无法说出话来。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又来到人影设定的世界。

好家伙,来得很突然。

女仆叫我带她离开,便引领我在走廊奔跑,我急忙跟上。

听到前方有脚步声,出现很多黑色衣服的人。

女仆让我停下,自己瞬间化身成一张纸片。

我捡起纸片,抓紧裤兜里,继续奔跑。

走廊是个迷宫,我浑然不知方向,终于被黑色衣服的人拦截住。

他们搜索我的全身,找到纸片,要撕烂。

我挣扎,要拯救女仆,却没能挣脱,全身使不上劲。

没能挣脱,只能呼喊。

啊!

我喊出了声音,还是没能脱离世界。

紧急情况下,想起那个网上的方法。

我用舌尖抵着上颚,深呼吸,轻松地脱离人影设定的世界,回到漆黑的房间里。

旁边,妻子被我吓醒,惶恐地看着我。

我呼吸还没恢复平衡,额头上冒出来汗来。

妻子怒斥我,连睡觉也让她不得安宁。

我当耳边风,渐渐平静下来,竟回味起来。

虽然略带恐怖,但很刺激,这是日常生活中不可能遇到的故事,有点期待再次进入那个世界。

我再次闭目,可无法再次进入。


时间过得很快,我与妻子离婚了,变回单身汉,但我变得发奋,在工作上取得成绩,令我的地位越来越高,当然,伴随着责任和压力也越来越大。

人影再次突然出现。

我经常在家里加班,累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从来不关台灯。

那晚,我比较早完成工作,关灯睡觉。

人影来到我的身边。

我一下子没醒悟置身的世界,挣扎了一番,但想想也就罢了。反正,这么多年来,他们只是吓唬我,没有真正伤害过我。真正伤害过的人,或者有可能会伤害我的人,平日一大把。

我躺在床上,想看清人影的样貌,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再带我去玩冒险的游戏。

回想起来,那一次纸片人的故事,像在玩VR冒险游戏。

人影没有带我玩游戏,没多久就走了。

我睁开眼时,已是天亮。

又是加班的日子,在我昏昏欲睡时,故意把灯关了,看看是否没有灯光时,我就能见到人影。

见到了。

我向人影点头,他们都变了我的朋友。

第二个晚上,故意不关灯,他们真的没有出现。

屡次试验,证明了我的猜想,只要睡前关灯,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就能与他们见面。

我习惯了,不再担惊受怕。

当我累了,关灯睡觉,就能与人影见面,与朋友娱乐。加入他们设定的故事,超脱了时间的界限,不用倏忽一夜尽,不用面对艰辛的日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