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臭李寻欢

搞笑 11 2018-01-13 01:16
搞臭李寻欢-微网络

李寻欢毁容了,是自毁,因为孙小红的脸被我师傅整丑了,李寻欢为了让孙小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至于产生心理落差,就用小刀在自己脸上划出了血痕。

于是,我师傅便成了千女所指之人。

师傅幽幽的说:“没想到李寻欢这么爱孙小红,居然会为她毁容?哎……都是女人,为什么就没有男人肯为我……”

我说:“师傅,其实一直都有,只是你一直只关注李寻欢,没有发现罢了。”

“哦……”师傅眼波一动,“是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我!”

师傅很是诧异:“是你?……你肯为我毁容?”

“是的。”

“可是,你的容……还用毁吗?”

我很尴尬,我长得是有点丑,“不如这样吧,师傅,你把我整成李寻欢的模样,我到江湖上走一遭,告诉他们李寻欢毁容是谣言,他们就不会再骂你了。”

一一我师傅是一名整容师,江湖人称千面观音。

“嗯,这确实是个好方法,不过,光辟谣还不行,最好还要把李寻欢的名声搞臭。”这是爱极生恨。

“这个更容易!”

一辆马车从我面前缓缓驶过。马是骏马,车是香车。车厢的窗帘开着,里面是一个娇美女子。女子面容虽娇美,但眼睛里却含着深深的幽怨,当她看见我时,眼光闪动了一下,仿佛无边的黑夜里,燃起一堆跳跃的篝火。

马车停在一个高阶大门前,我先跳下车,伸出手臂,西门娇的玉手搭在我手臂上,缓缓的伸出绣鞋,迈下车来。

我抬头看,巍峨的门楼宽大的匾额,匾额上四个金体大字,苍劲有力:万胜镖局

我不由迟疑了一下,万胜镖局总镖头万金锤,在江湖上虽然不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他的武功也相当了得,不是我所能比的,我和他的老婆交好,会不会引来杀身之祸?

西门娇用肘捅捅我:“他不在家……”

我心里一漾,心想去他妈的,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淡淡一笑:“他在与不在有什么关系呢?哈哈哈……”

几碟精致的小菜,玉面赔笑,素手把盏,我有些飘飘乎然。这是万胜镖局的后宅,西门娇的香闺。我醉眼朦胧地欣赏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丰满而匀称,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每个地方都似乎恰到好处。一一我想象着她脱光衣服的样子。

忽然,前院有人喊,“总镖头回来啦!”

我心里一惊,手中的酒杯掉在了地上。

西门娇的脸浮上愠色:“怎么,你害怕他吗?”

“毕竟……我理亏呀!”

“理亏?什么理亏?在江湖上行走,刀就是理,有刀即是有理。”

我想也是,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她又说:“索性今天就把事情彻底解决了!”

我一愣:“什么事情?”

“对你说吧,我不爱他,他也不爱我,我早就不想跟他过了,可是他却不肯放过我。你今天就跟他说,让他跟我分手,你带我走。”

“这不是明抢吗?”

“哼哼……明抢……她笑了,但笑中却带着哭,她眼睛闪着泪光,说,明抢,我就是他抢来的!当初我并不愿意嫁给他,可是他用力威胁我的父母和我的家族,不得已我父母才把我嫁给他。”

我愤怒起来,没想到万斤锤这么可恶,可惜我打不过他,我们不是真的李寻欢!

一阵通通有力的脚步声,一个黑铁塔似的大汉走进院子。

万金垂长得豹头环眼,满脸的须髯如钢针般炸开。我看见他的模样,不禁心里一痛,心想着,在他亲吻西门娇的时候,西门娇那娇嫩的皮肤怎么受得了?

“哈哈哈……”万金锤笑声朗朗,声若洪钟,“李寻欢,李大侠,久仰久仰!”

我也起身抱拳还礼,“万总镖头,久违了!请坐!请坐!”

“客气!客气!”

西门娇冷冷地说,“既然回来了,就顺便吃点吧。”

西门娇吩咐丫鬟小红,又添上一副杯筷。

万金锤说,“李大侠和我贱内相识多久了?”

我淡淡一笑,“刚刚在路上才相识。”

西门娇打断我们的话,“今天就把话说明了吧,万金锤,我不爱你,我不想和你过了,我们分手吧,我要跟李寻欢走。”

万金锤一怔,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李大侠,这是您的意思吗?”

这不是我的意思,可是我不能这么说,我如果说这不是我的意思,就等于一耳光扇在西门娇的脸上,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能这么做。我只好硬着头皮说,“是的。”

万金锤霍地站起来,抱拳道,“李大侠,我虽然仰慕你,但也是有底线的。我可以为你去死,两肋插刀,在所不辞,但是老婆绝不能让!一一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

“你的意思是,……要动武了!”我镇定道。

万金锤又一抱拳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为了男人的尊严,我也只好讨教一二了。”

“既然你知道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不用多说了,亮兵器吧!”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较真,既然唬不住他!我想,只好逃了,“此地地方狭窄,不宜施展拳脚,我们还是到外面去打吧。”

我们到了院子里。

我看了一圈,院墙还挺高,“这里还是太狭窄,无法施展拳脚,我们还是到大街上去打吧。”

“高手对决,卧牛之地即可。此地足以施展你我的拳脚。”

万金锤的徒弟、镖师呼拉拉围过来,将小院子门口堵住,看热闹。万金锤怒喝一声,“看什么看,把门关上!”

门咣的一声关上,震的我心里身子一颤。我想,这回更跑不出去了。

怎么办?我想,绝对不能打,一交手,我必趴下。趴下是小事,恐怕会小命难保一一冒充李寻欢,勾引人家的老婆……

怎么办?我的脑子飞快旋转着,脑细胞似乎都擦出了火花,忽然……

我说,“万金锤,你爱她吗?”

“爱!”

“你肯为他去死吗?”

“是!”

“既然你这么爱他,我怎么能夺人所爱呢!”

西门娇哭着扑上来,“不,他不爱我,他打我,你看……”她卷起袖管,粉嫩的手臂上现出一块青淤。她又卷起裤管,粉白的小腿上现出两块青淤。她又解开扣子一一我望着她那丰满高挺的胸脯,期待着一一她解开两个扣子,一指后勃颈,说,“你看,还有这里!”

说实在的,我很心痛,可是我也救不了她,我现在自身也难保。真搞不懂万金锤,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要打她呢?我只好违心的说,“万夫人,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古话吗?……打是亲骂是爱呀!”

西门娇扑簌簌流下眼泪,“李寻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会打林诗音吗?你会打孙小红吗?”

我说,“不会。”

“是呀,你为什么不会打他们呢?因为爱,因为你爱他们。”

我想,我即使不爱她们,我也不会打她们,我谁也不会打,别说林诗音、孙小红,是个女人我都不会打。可是我就这么好,却也没有一个人爱我!

我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告辞了!”

西门娇扑过来,死死抓住我不放。哭喊着“不,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我挣脱她,她却跪下去,紧紧抱住我的双腿,“你走了,他会打死我的……”

我的双腿被她死死抱住,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万金锤说,“李大侠,何以根基如此不稳?”

我说,“我喝多了!我喝多了!”

万金锤走过来,一把捏住我的下巴,仔细端详我的脸,用他那铁棒子一样的手指在我耳根后一抠,揭下一张面膜来。

西门娇惊呼一声,“啊……你不是李寻欢,你可坑苦我啦!”

万金锤抬起一脚,将西门娇踢飞。骂道:“贱人!”

西门娇拖着哭声跌到屋里。

万金锤又一声大喝:“来人!”

小院门被撞开,他的徒弟镖师涌进来,应声道:

“师傅!”

“镖头!”

万金锤一指我,“这小子竟敢冒充李寻欢勾引夫人,你们说该怎么办?”

“打他!”

“打死他!”

“剐了他!”

“扒了他的皮!”

他们的愤怒如惊涛骇浪,冲得我心惊肉跳。万金锤立在我身傍,更是如阴暗峭立的山崖,阴森恐怖。

万金锤说,“杀了他,剐了他,太便宜他了!”

我惊骇,难道还有比杀人、剐人更可怕的酷刑?

“扒下他的衣服!”

他的徒弟镖师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把我的衣服扒个精光。

“把他轰出去!”

他的徒弟镖师将我架起,推搡着往外走。我捂住我羞答答的地方,被轰到前院。万盛镖局大门外就是大街,此时正将近中午,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我想,我如果就这样光着出去,不死也没脸活了!

我想,用什么东西遮一下才好?我回头看,后面是万金锤的徒弟镖师,向他们借衣服,他们是肯定不能给的。我四下里一踅摸,见墙角根下放着一个破瓦盆。我说,“兄弟们,能不能把那个破瓦盆送给我?”

一人道,“你要那个干嘛,都没有底儿了?”

“没有底儿更好!”

“既然如此,你就拿去吧,也省得我们往外扔了。”

我大喜,如获至宝,跑到那瓦盆跟前,站进去,手提着瓦盆的边缘,提起来,如超短裙,遮住臀部,在他们的惊愕中,昂首走出万胜镖局大门。

我想,万金锤呀万金锤,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走着瞧一一我还会再回来的!


(投稿)

作者简介,空中的梨子,男,农民喜欢曲艺,喜欢与人分享快乐。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