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没命

情感 68 2018-01-13 01:14

小城市里议论纷纷,正当她憧憬在未来之中时,传来了莫自诚离世的消息,时间过得很快,而昨日的一切又是如此清晰。

温暖的阳光终没能多停留几日,人们还未尽情享受其中,一阵凉风吹过后,春季的雨水带来潮湿的天气,令人心绪莫名烦躁起来。莫自诚正默默注视着外面阴沉的天空,鞋脚旁烟头扔了满满一地,只见他顺着额头向后不断抓弄着头发,皱起眉头紧闭了双眼、脸色惆怅茫然,在几番沉重的呼吸声后,又从口袋中掏出香烟迅速点燃,他猛地一口气吸了半截、目光中带着些许慌乱地自言自语:到底要去哪里弄这么多钱?很明显这像道无法解答的考试难题,而答案是一个X的未知数。

谁还没有穷过的时候,可非要真到了这个地步,也才能领略这其中的囧迫,想前些年莫自诚生意做的红火时那风光劲,不也是前呼后拥、周围一带谁人不知晓,外面称兄道弟的朋友估计能排成长队,可最近几月生意陷入困境就没有一个能找得上的,不是推说没有就是根本见不到人,他扔掉香烟猛地整个人站了起来,用手重重拍打着桌角大叫:钱就是个王八蛋,放个屁也能整出点动静⋯⋯可如今去哪找一百万来应付眼前的困境,能抵压的财物都已用尽⋯⋯想着又软软地倒靠椅子上。黑夜不知不觉到来,莫自诚在心神疲惫中迷迷糊糊入睡,本以为梦里是个安静的世界,可似乎听得见屋外来讨债的叫喊声,虽然皆力不管不顾继续昏睡,可一阵猛烈的砸门声袭来,眼看要破门而入⋯⋯终就是被梦惊吓醒了,他捂着额头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片刻后传来亲切平缓的门铃声,莫自诚心中一边猜测一边拖着沉重的身体,门慵懒地被推开,他望着站在眼前的人顿时困意全无,眼睛里充满惊讶,嘴巴蠢蠢欲动却没能讲出话来,到是对方先开口了: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现在这个时候人人都躲着自己,谁知她竟会来,莫自诚思索着:想毕是来看我笑话的吧⋯⋯画面转回到一年前的情景:莫自诚努力追求着她,可她却不屑一顾、爱理不理,于是他反问到:我生意会越做越好,现在有钱、有房、有车,你不担心后悔么⋯⋯等到两人坐下,莫自诚终于问了:你来是有什么事?她先是沉默、抬头静静地看着说:就是挺担心你……倒使得莫自诚尴尬地低下头反问:我们的关系何时变得亲密了?"你不一直喜欢我吗,"她面带微笑着说完。莫自诚此刻更是疑惑不解,然后轻蔑的哈哈大笑:我现在可是自身难保、少讲笑话了。没想到她表情变的平静更显真诚:起初就喜欢你,但见你事业略成就骄傲放纵,眼中失了真诚⋯⋯莫自诚只觉得莫名的无奈:为什么要在一无所有时来告诉这些,伴随着一阵固作轻松的笑,他能感觉到受冷落的背后,有一双温暖的手递了过来,但自己却不敢伸手迎接。

月亮缺席重逢的情景,漆黑的夜晚只剩下路灯的影子,时间带走了很多,也带来了很多,而这人事的变化往往无法估算,有一天曾经的愿望突然实现,可惜已失了当初的心情。感谢你的关心,但我并不需要⋯⋯莫自诚望着对方冷冰冰的说,她却并不着急,保持从容的微笑继续盯望着,他眼神飞快地逃离,你不敢看了么,还想欺骗自己吗?她开口缓缓的说。短暂的沉默后,"干嘛还要回来,我什么都给不了你⋯⋯"莫自诚连续叫到。可我不在意,她极其肯定地回答,就在他把可我在意刚说出口时,她早已悄悄来到身边深情地注视这个男人,说出托付一生的告白:让我们都重新开始⋯⋯他再也无法回避,将她揽进怀里,让那期待的秀发靠在寛阔的肩膀上欢快摇摆,此刻再多言语也表达不出这无声的甜蜜来。

生活的屏幕总播放着无数画面,而其中内容算是千姿百态、五味俱全,有人欢喜有人忧,从南到北转移视线:正当莫自诚沉浸在情感的快乐之中时,在遥远村庄的新楼房里刚过四十的许文才心有不甘⋯⋯至从医院检验的结果:肝脏的毛病,已是多活一天赚一天,你看许文才大半年整个人瘦了好几圈,那突出的颧骨和深陷的眼框带着恐慌与眷恋,树干般的身躯支撑着全部的渴望,他越来越少言偶尔脾气暴躁,听到说的最多是:穷了半辈子,没想到富了也便完了⋯就连家中那只调皮的狗也无精打采,偶尔发出低沉的哀嚎。

出生在贫困家庭的许文才,父母把他兄弟几人拉扯大已是不易,可说是从小过穷日子,也就因此遭了不少的白眼,从他懂事起就暗下决心:长大一定要混出个样来,在村子里大模大样地走,让父母挺直腰板脸上有光,让所有人都瞧瞧⋯⋯许文才读书不多但勤快能吃苦,年轻时学了门做木工的手艺活,随后随流动大军到城市闯荡,最初当同龄人都忙着挣钱时,他却去给人当起㾾价的学徒,专心学习请教,二三年下来就将室内装修吃个透彻,随着市场的需求发展,从装修的的师傅到承包的工头,直到后来自己开公司,有谁猜的出眼前的人是资产好几百万的老板,也许病魔摧残了光彩,但他清楚地记得坐在小轿车和村里人打招呼的情景,从那些羡慕和急切的眼神中体会到满足,可现在的种种又令他陷入失落,觉得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渺小不堪。

许文才看着自己筑建的全村最大楼房,对着亲人们说:我的葬礼要办的隆重些,不管花多少钱,至少让周围人都知道,整个人一边说一边努力笑,脆弱的咳嗽之后他似乎记起什么:活着真好⋯黄昏余辉散发着依依不舍的温情,一只孤单的大雁正飞向南方,想去寻找被遗忘的梦想,许文才回忆起儿时的苦涩,想起现在所拥有的种种,心中竟泛出强烈的刺痛,想起小时候的心愿,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宁愿过的更加轻松些,生活更简单些才好,他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抚摸着孩子的头发,原来他们才是自己的所有。

快乐中忧愁不散,事业的困境越发严重,莫自诚焦虑难眠,不停地打着电话,可等来的是一个个催要欠款的信息⋯⋯每个人心中总期待美好的事情,莫自诚没想到自己最落魄的时有着最快乐的时光,命运似乎在嘲弄自己、开着玩笑,正当她忙着编织幸福时传来了的噩耗。

她急匆匆地赶到他的住处,那副苍白的脸上竟带着一丝安详,床边凌乱的床单有他挣扎过的痕迹,柜子上残放着安眠药的瓶子,她怎么也无法理解他会做出如此的选择,她哭泣着大声询问,可终究不会有回答。随后旁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递给她一张信纸,她打开上下起伏的文字:亲爱的莉,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感谢你给予我人生的爱意,但在这个时代一无所有,也就失去了追求爱的权利,一份没有能力的爱也就成了施舍;在我失意时你回来了,我多么想牵你的手一直走,到天涯海角到白头偕老,也许一切真能从头开始,但却回不去了,你应该有更好的幸福,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慢慢地两行热泪从她脸旁滑落,大声叫骂着,你个骗子,你到底怕什么⋯⋯

或意外或选择、事情就这样发生,生活不是还有更多的路吗?叫人耿耿于怀,两个人看似不同的生活情景,却有着相似的困境,人生到底追求什么,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未能明了的事,在哪些不停的追逐中,什么才更好些⋯⋯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当我们如今为了生活而不断劳作挣钱、再挣钱⋯⋯看似极端而是事实时,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可除此外是否就没有点别的什么,不然总感过于单调,好似没钱没命一般,那人生岂不就太过无趣了。

没钱没命-微网络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