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怕已死!“红”怕当立?

音乐 15 2018-01-13 00:5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没有处理好私生活问题的PG one,转而又被各路神仙合力批判,到如今其作品被完全下架。2017年风光无限的新人,转眼到了2018年却沦为了人人得而诛之的登徒子。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先来说一下这根稻草——《圣诞节》。客观来说,这首歌的制作还算不错,是一首烘托气氛绝佳的口水歌。问题出现在贝贝和PG One的verse(啊之也有一句)的的确确涉及到了“白粉、婊子”等字样。在我发表谴责之前,先聊一聊Hip-hop的发展史。

众所周知,Hip-hop诞生于自由之乡美利坚合众国。1959的时候,政府要在纽约市布朗克斯区修这么一条公路。在城市的朋友都知道,修路会给我们的出行和生活带来多么大的不便,于是有钱人都纷纷离开了布朗克斯区,那么留下的肯定就是所谓的低端人口了。民穷则生盗,盗聚则致乱。于是布朗克斯便在恶性循坏中沦为了滋生犯罪的温床。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后来有一个居民叫Kool Herc经常在家开Party。随着时间发展,Party规模越来越大,后来整条街道都是他们的舞池。你大可以想象成,几十个杀马特非主流少年带着音响,土嗨斗舞的场面。之后一点一滴发展,才有了Rap这种新的音乐形式。可以说Rap是party的产物(也许以后中国的Rap也要变成Party的附属了吧),是穷人们的娱乐。早期的说唱,无非就是毒和性。

万恶的美利坚帝国,贫富悬殊巨大,种族歧视严重,低端人口毫无人权可言,于是他们通过Rap发泄自己的愤恨,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抗争,污言秽语自然不免要用到。难不成一个Gangster挑衅井茶要说“You sweetie”?所以美国的说唱当中的“脏”其实都是有历史原因的,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那样,你也不能期待他们会脱口而出“长寿石灰”(Long live socialism)。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音乐作为载体,其内容是在不断发展和变化的。说唱中有那些不良的表达,但不是说唱的全部。我们要学习的是更加丰富的精神内核。同样的,那些认定说唱就是不良词汇堆砌的人,和那些把三从四德视为儒学瑰宝的女德班讲师有何不同?借用张佳玮公子的一句话:“咬定了一个艺术门类的下限,还把自己打扮成原教旨主义者,‘最原初就是这样的’!而忽视了,一种艺术门类是可以发展的。”

于是我们回到《圣诞节》这首歌。它描写的是那种登徒子声色犬马的放荡生活。假设这是他们真实的生活,那我强烈要求逮捕相关人员(尽管我很欣赏丁飞和毕冉的才华,但是西毒,不能忍)。如果唱的并不是他们的生活,那就只是一次拙劣的模仿。像极了小学,那帮聚众抽烟的男孩子们。单纯为了“酷”,吸引目光而做的无聊举动。唱别人的堕落生活,这一点都不real,一点都不cool,但也上升不到更加严重的地步了。

我原本以为,PG One出来道歉,把《圣诞节》下架,把自己私生活管理好,出几首优质的作品,还是有希望的。可“万万”没想到啊,是所有的歌都被下架,实行全面封杀。

说实话,这波操作我真没看懂。

《圣诞节》有问题,禁它不就行了。为什么其他歌也要禁。


“前方路还很长,只把我自己当对手,唯有母爱之灯长明。”——《无畏》


“他的心事只有说唱在一直附听,他回头发现站他身后的一直是他母亲。”——《他》


“人到世间走一遭,可不是为了给别人捧臭脚。”——《破釜沉舟》




提到西毒的是贝贝和啊之,PG One的verse说的是女人。若要封,为何贝贝和啊之安然无恙(我不是毒唯,也不粉PG,单纯陈述事实)?还是说十八路诸侯觉得这帮迷妹们已经严重妨碍了他们的权威?好,既然要杀不如杀个痛快。

黄旭《Mama Daddy real talk》,藏读罪,杀之。

JonyJ《防火线》,银惠场面描写罪,杀之。

MC光光《听你身体说》,星暗示罪,杀之。

Ty.《Real Life》,讽刺罪,杀之。

欧阳靖《圣诞Rap》,宣扬西方节日罪,杀之。

……

……


呵,为何不杀呢?杀的死PG One和IN3,你杀的死谢帝吗?


每次出事掩 电视机打开新闻肯定没管


爱看不看新闻 只有真实才会被转 ——谢帝



你要说我不对公款


你就不要切拿


你就不要切漂读


你就不要欺切贪


要和这些事情比我纹身算啥子喃 —— 谢帝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我并不是要站在PG one的立场上为其辩白,而是单纯看待这个现象。作为《ROC》的冠军,Gai和PG所走的路既相似又迥异。两个人的一条腿早早地迈进了商业化的大门,但有所不同的是,gai从地下走向商业,可PG One另一条腿已经踏入了娱乐圈,娱乐圈是什么地方,难道大家心里没点B数吗?

PG One在《ROC》的舞台上表达过自己“要站着把钱赚了”。也许在那个时间,他对自己未来的有过一个理想化的假设。但是一旦踏入江湖,立刻身不由己。万花丛中过,哪能片叶不沾身?从那些迷妹叫他老公的一刻起,一切就已经变了。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刚从地下跳到娱乐圈,在偶像和说唱歌手的身份中来回转换,最终在革命中被撕裂的全民公敌。这便是hip-hop从地下走到地上不得不面对的变革之殇。

反观Gai这边。我本来没觉得Gai发展的有多好,和PG One一对比,才发现Gai实在是太聪明了。在比赛中段就下架了《超社会》和《斩马刀》等作品,之后签约刘洲,拿下冠军,接各种广告曲,《蒙面歌王》、《歌手》上有过不错的表现,下一步登上春晚,摇身一变商业歌手优质艺人。再加上他个人的风格确实比较特别,吸粉能力还是有的。比赛结束后,也一直在用心维护自己好男人的形象。Gai爷也不再只认钱了,的确变好了,就像当初卢本伟不再抽烟、不再说脏话一样。和PG One的半吊子不同,Gai是整个身心都投入到了商业模式当中。Gai曾说“自由应该是不受任何框架管制,我想写歌的时候我就写,它不会变成一个任务”,而他也坦白商业歌曲成为了任务,限制了他的自由。“我也没办法去改变”“你让我在哪唱都行”“我现在习惯了”。五年的签约杀死了过去的Gai。

Gai的发迹史不比PG One好多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可是当年被誉为中国江湖气最重的匪帮说唱者。那可是“什么面面药都吃,就是没打过针”的Gai,那可是“我做的事情被抓到,都是要判刑的”Gai。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周延这浓眉小眼的家伙也叛变革命了。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Gai从此会一帆风顺、飞黄腾达吗?未必,想想宋江是怎么死的。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些过往的黑历史就像一颗炸弹随时都有引爆的危险。只要稍有不慎,Gai就是下一个PG One。

于是我们看到了,明明同样的冠军,同样黑历史繁多。一个是人人喊打,教唆青少年向恶的罪人。一个却是风头正热,官方力捧的优质艺人。所以,官方目的并非惩治PG One,而是净化整个说唱圈,任何同主流价值观不符的因素都要一并铲除。而近日处在风口浪尖的PG One,无疑是最好的出头鸟。他们要向中国地下rapper们展示,想走商业化,谁是模版,谁是反例,你们最好心里有点B数。之后一大批歌曲要么下架,要么惨遭美化。TT的歌已经面目全非了(比如海滩是个麻烦)。

比起杀人来说,他们要的是诛心。他们要刚刚兴起的hip-hop沦为人们嘴里传播不正之风的武器;他们要的是黑怕经过红色浸染,成为歌功颂德的工具。他们要的是从此之后你们要戴着镣铐跳舞,最好让hip-pop就此圆寂。

PG One固然不是什么五讲四美的三好学生,但也绝算不上罪不容诛的恶魔。可网友从不需要正义,网友需要的是泄欲。他们把自己对于黑怕的厌恨施加于PG One,懒得去思考封杀背后有何含义。善意传播起来需要很久的积淀,但戾气却可以瞬间引发爆点,配合各大营销号的渲染,以十倍百倍之势扩散简直易如反掌。PG One所承受的远远超过了他自己的罪孽,而是作为一只出头鸟,承担整个中国说唱圈的“罪”。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整篇文章写下来其实是带着很大的情绪来完成的。如果你不了解说唱,也许你很难理解我的情绪从何而来。但若稍微对这个圈子了解,你就会明白PG One被禁意味着什么。站在整个历史的发展角度看,我看到的是新兴势力被打压和扭曲引导;我看到的是在特定时间,作为典型的罪行可以被无限放大,以达到杀一儆百的作用;我看到的是在资本和舆论势力面前,可以实行双标,采取捧一踩一的作法,以达到警示的目的;我看到的是人们丧失思考,为喷而喷,随波逐流,做舆论的帮凶。我原本以为这样的事情早在四五十年前就不复存在了,这才明白文字狱是历朝历代不变的手法。

说唱文化固然有着很深的糟粕遗留,但随着发展我们仍然能够看到许许多多保留精华的说唱歌手。说唱本身并不是全黑的,也不会是全红的。物极必反的道理谁都懂,真正有思想有深度的内容都在黑与红之间。doublegoodthink和黄毒都会让hip-hop走向一个极端。包容性和多样性正是hip-hop的魅力所在。

如果还有人将说唱定义为宣扬不良风气的载体,那就让我们这些LOWpeople继续自嗨下去吧!


黑怕已死!“红”怕当立?-微网络

附上一段freestyle

Verse1

一帮井底之蛙,整天撕逼不断

社会上的满嘴脏话,如今却精装打扮

民谣党转行黑怕,素闻这个圈子脏乱

2017盛世嘻哈,2018叫他完蛋

网民们晚点吃瓜,先搞死PG One

黑历史用力去挖,攻势绝不止第一弹

带女子深夜回家,大八卦网友爱看

一个个都是侦探,似乎早已习惯

时机已到,惊声尖叫,两年前的歌没有删掉

教唆西毒  ,危害妇孺,所有的歌曲轻松铲除

加大报道,煽动父老,感谢猪精粉成拙弄巧

岁在二年而天下大吉,黑怕已死则红怕当立

Verse2

一帮跟风的傻子,只做舆论的狗

为你们拴上链子,是否会被牵走

谁被推入深渊,是只无形的手

枪口就在眼前,想走却不能走

一直都有中二病,人们说他太疯癫

树大招风做了出头鸟,无畏之志要记心间

始终展示真本性,恨他之人万万千

正义之士说他不够好,我看不清黑怕的明天

柯震东当年被抓,《那些年》依旧能看

小时代人见人“夸”,郭导跪着把钱赚

陪着孩子学做菜,海滩也是个麻烦

言论不再自由,除非诚信友善

一帮外行指指点点

伪嘻哈粉加加减减

夜半时分深深浅浅

龌龊思想遮遮掩掩

黑怕的温度已跌入冰点

就让他回归地下不再供人消遣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