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无常:前世今生,兄弟情深

奇思 2 2018-01-12 22:58
黑白无常:前世今生,兄弟情深-微网络

天边有几朵灰色的云,天气显得非常阴沉。

这天像极了谢必安的心情,最近碰上了一些烦心事。

谢必安就约了他的好哥们范无救,今天一起去邻镇的“奈何酒馆”喝上两杯,以解忧愁。

谢必安有洁癖,喜欢穿白色的衣服,翻开了衣柜,从衣柜里面看到了一袭白袍,就穿上白袍等候他的结义兄弟范无救。

“咚——咚——咚”

“来了!”

谢必安听到敲门声,就去开了门,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穿了一身黑色长袍的青年,此人正是范无救。

那青年看到门开了,忙说:

“七哥!”

“哎呀,贤弟,来的挺早啊,快快请进。”

说着范无救进了门,谢必安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就和范无救出发了。

通往“奈何酒馆”需要走一条小道,小道两边是一片片茂密的树林。

正是春末夏初之时,路上的景色很美,各种植物非常茂盛,隐隐约约的红,点缀着成片的青,忽隐忽现的紫,衬托着一抹抹的绿。偶尔还会有几只迷路的蝴蝶胡乱的飞舞着。

走了20分钟,他们到了一个很长的桥,这个桥叫做“奈何桥”,这个桥很长,一眼往不到尽头。

谢必安说:“到奈何桥了,我们快点走。”

范无进和谢必安就加快了脚步。

他们刚刚踏入奈何桥走了大约20步,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呼啸,雨哗啦哗啦的下了起来。

范无进对谢必安说:“七哥,下了大雨,我们才走了四分之一的路,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回去吧。”

谢必安摇摇头,对他说:“贤弟,你暂且在这里等候,我快步回去拿一把伞来。”

他们商议好了,就让范无救往回往桥头走,因为桥头哪里有一个小亭子,暂且可以用来避雨。

谢必安说完,大步流星,原路返回。

雨水打湿在地上,谢必安每踏一步就溅起一堆泥水,虽然谢必安有洁癖,但是这种时刻,想到自己的结义兄弟在焦急的等待,谢必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范无救在奈何桥旁的亭子焦急的等候着,虽然雨越来越大,但是他不能走。

因为他要等候他的哥哥谢必安来送伞,他知道,他还要陪他的好兄弟去“奈何酒馆”里去喝酒呢。

可是,这雨水越来越大,倾盆而泻,10分钟过去了,奈何桥的水竟然已经满了,开始往周围溢出,可是范无进他坚信,他的哥哥马上就会出现的。

范无救所在的亭子和桥的位置,都比两边的路面要洼,雨水漫过了奈何桥,向着亭子袭来。

又过了些许,河水在亭子里开始上涨,夹杂着泥沙,和枯枝烂叶。

但范无救丝毫没有退却的样子,只是守候在原地,因为他坚信:哥哥一定会回来的,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去奈何酒馆喝酒呢。

想到这里,范无救会心的笑了。

最终,雨水淹没了范无救。

浑浊的河水灌满了范无进的口和鼻,范无进在水中挣扎着,他想睁开眼睛,可是巨大的水压压迫着他,夹杂着污浊的河水,让范无救根本睁不开眼睛。

哪一刻,范无救紧闭的眼睛留出了泪水,这泪水不是后悔和痛苦的泪水,而是遗憾的泪水。

他不后悔没有提前跑出去,而是遗憾。

遗憾这辈子再也不能和他亲爱的哥哥一起出去喝酒了。

一阵狂风吹过,卷起了一个巨浪,竟然冲垮了这个亭子,然后连着亭子带着范无救的一起冲走了。

终于,谢必安粘着满身的泥土,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回来了,可他却再也看不到那座小亭子和他亲爱的弟弟了。

雨停了,河水退去。

谢必安拼命的寻找着他的弟弟,可是除了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奈何桥和桥下滚滚的河水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谢必安沿着奈何桥附近搜了三天三夜,一无所获。

谢必安悲痛欲绝,就自行吊死在了奈何桥的桥柱上。

俩人死后,灵魂到了冥界,阎王被谢必安和范无救的兄弟情谊感动了,就让兄弟俩跟随城隍爷去捉拿不法之徒。

谢必安就是人们说的白无常,范无救就是黑无常。


你说是善不是善,他说有恶没有恶。
善恶一世看不出,几世轮回始清算。
今生行善今生了,来生犯恶终抵消。
世人愚昧不知故,黑白无常门外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