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江湖(07)

搞笑 26 2018-01-12 21:46

上一章:【武侠】小江湖(06)

【武侠】小江湖(07)-微网络

一、

柳如意去向师父告状,月生拍着我的肩膀说:“这丫头真是难缠,有你受的。”

我当时迷迷糊糊,内心还有点儿忐忑不安,就没顾得上深究他的话。

当时我们正想着师父会如何惩罚我们,因为没有体能训练的经验,他不可能让我们做一千个俯卧撑或引体向上,那样的话我们就直接废了,不用再学什么武功了,这样师父的武馆执照也会被吊销。

因此可以断定,体罚可以免除。这样想着我就又不忐忑了。

事情的结局和我想的出入不大。师父虽然生气,但是程度比柳如意略小一筹,他还是很仁慈的,只是在每个人手心上打了十戒尺后,让我们闭门思过了一天。

柳如意洋洋得意的样子像是在告诉我们“这就是惹我的下场!”

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惹她,无论是喝酒还是看铁匠闺女都和她没有半吊钱关系。

女人的逻辑是很奇怪的,我当时没有时间和意识同她理论。

后来她还做了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我也没有和她理论,因为有些事是没有必要去理论的,理论地多了是在为自己找苦头吃。经过漫长的斗争我悟出一个道理,不要和女人讲理。

二、

这个惩罚并没有让柳如意如意,至少刚开始时很像是一次放假。

我们不用读书,不用去学堂。原本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的,但是铁匠每日准时准点的打铁声把我们吵醒了。

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钻出被窝,等了许久,直到天空大白的时候也没有人来催起床,我们大概能确定闭门思过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睁着眼睛躺了大约有一个时辰,我们三个就该思什么过,应该以何种形式进行以及它的最终目的交换了意见。最后没有得出任何结论。

于是我们又将话题转向了铁匠,聊铁匠就不得不聊他水灵的闺女,聊到他水灵的闺女就不由自主的聊到了柳如意。

其实我是不愿意聊柳如意的,但是有一件事情又很好奇。那就是月生开始很迷恋柳如意,为什么刚刚过去三个月他就移情别恋了?

月生说:“朋友妻不可欺,这点儿江湖道义我还是有的。”

我好奇道:“她是谁的妻?”

月生斜着眼瞪了我一眼说:“别装蒜了,我都看见你俩钻小树林了。”

听了他的话我“嗖”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然后故作镇定的警告他别胡说八道。

月生不仅没有理会我的威胁,反而对我和柳如意钻小树林进行了有鼻子有眼的阐述。大致情形是看到我背着柳如意往小树林里跑。

而事实并不像月生说得那么充满激情,他只看到了事情的一部分。

三、

那日的情形是这样的。

我觉得柳如意在小树林练武这件事疑点重重,因为她警告我不准将此事告诉师父,原因是等她练成之后要给他个惊喜,当时我并不知道师父是不准她练武的。所以也就相信了她的话。

但是她又叮嘱我不能告诉月生和张风,原因是月生的嘴像棉裤腰一样,没有把门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说秃噜嘴了。而张风是一个极爱表现的人,他说不定会将这个事情当做溜须拍马的机会,告诉了师父。

后一种说法我极其不赞成,我很认可大师兄的为人,况且这个事情在我心里没有多重要,在张风心里肯定更没什么分量,未必有背会《三字经》更能起到溜须拍马的作用。

柳如意犯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毛病,太把自己当回事,女人很容易犯这样的毛病。

但我还是答应了帮她保守秘密,因为她的说辞很多,我懒得一一分析,不利于头脑清醒,我听着听着就困了,躺在树下打盹。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听到柳如意声音颤抖地喊我:“冀易,冀易。”

我睁开眼睛发现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站立姿势,在地上左摇右晃的走着,同时还口齿不清又略显欣喜地对我说:“嗳,有点儿感觉了!”

我不解的问她:“有什么感觉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我,就一头栽到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从地上弹起来去把她翻过来,发现她脸颊通红,不省人事。这下彻底慌了神,以为她死了,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背起她便往回跑,刚跑出树林就觉得不妥。回去要怎么说?练武是小,师父终日不见柳如意的踪影,这时发现原来和我在一起,我没法解释。

我努力定了定心神,想起来她还有呼吸,应该不会死。天气炎热,大概是中暑了,这样想着就又将她背回树林。

月生大概就是看到了这个情形,才断定我和柳如意有私情。然而我又不能和他解释太多,我不是看中柳如意的秘密,而是看重保守秘密这一江湖道义。

四、

树林里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我将柳如意放在小溪旁。想起来当初在村子的时候也见过人中暑晕倒,大人会将水拍到那个人的脸上和后脖颈处,然后掐他的人中。

我按着大致印象学着做,结果果然有用,不一会儿,柳如意就醒了。迷迷糊糊之间还再对我说她练成了。

我气愤道:“练什么成了,你中暑了,以后不准再练这破功。”

柳如意勉强坐起身来,努力回忆着。然而她只记得自己晕倒前步伐轻盈,仿佛有飞天之迹,却不记得头重脚轻栽到了地上。

她对栽倒后也有记忆,说是她练成了轻功,有好多人围着她恭喜,并且缠着让她教他们轻功。她烦得不行,忽然脸上有一股清凉之意,她就醒了。

敢情她做了一场白日梦,我劝她不要再异想天开了,即使我毫无经验。也知道这种练法荒谬之极。!

柳如意并不在意,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站起来说:“你懂什么呀?说不定这就是练成前的先兆,我再勤加练习,成功指日可待!”

听了她的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没文化真可怕。我想既然她醒了,我也不趟这浑水,让她自生自灭吧。于是甩手转身离开。

柳如意看出了我脸色不对,追上来问:“你生什么气呀?难道你不想我练成轻功吗?”

我说:“你成不成功和我没关系,我也不想再替你保守什么秘密了。”

柳如意听了我的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儿高兴“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突然有些局促,语无伦次地回答道:“我是怕背黑锅,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担不起,从今以后我不陪你练了,你好自为之吧!”

柳如意一脸娇羞地说:“好了好了,我不练就是了。”

我忽然有点看不懂面前这个姑娘了,我对她毕恭毕敬,她对我趾高气昂。我对她生气她却表现得温柔可爱,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未完待续……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