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开窍|嗨,朱迪!还有谁不知道你的故事

音乐 22 2018-01-12 18:24
开心开窍|嗨,朱迪!还有谁不知道你的故事-微网络


知道《Hey,Jude》这首歌,还是因为前几年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上演汪峰组导师考核,当晚压轴对决的是60岁的钟伟强和“乌鸦女孩”毕夏。汪峰为两人选了一首披头士乐队的经典曲目《Hey,Jude》引发全场大合唱。也一度让它成为我的单曲循环。

也许对于被时代洪流裹挟的摇滚迷来说,这首歌给予了我们心灵的慰藉和真实的感动,就像沙漠中忽遇清泉,不能不追求,不能不热爱。不能不说一说,这首歌背后的故事——

1968年夏天,在伦敦百代唱片音乐工作室里,披头士乐队正在为即将发布的单曲做最后的紧张排练。乐队的两大主唱约翰•列侬和保罗•麦卡特尼为哪首歌放在唱片的A面发生争执:是列侬严肃的《革命》,还是保罗小清新的《嗨,朱迪》(Hey Jude)。

最终保罗获胜,乐队其他成员包括列侬最后也承认,《嗨,朱迪》唱出了普世的情感,它注定会成为名曲。

近半个世纪的光阴证实了这个预言。多少流行音乐昙花一现,《嗨,朱迪》仍被各国知名歌手代代翻唱。2012年7月28日凌晨,奥运会开幕式的最后,70岁高龄的保罗出现在伦敦,皱纹挡不住音乐的青春魅力。《嗨,朱迪》经典前奏响起,观众顿时热泪盈眶,现场八万人合唱。

励志歌曲安慰列侬之子

披头士1956年诞生至今,全世界还没有一支摇滚乐队能够与之比肩。造就不朽传奇的不仅是列侬、保罗等人的超凡音乐才华,还有难以复制的社会背景:迷失的理想、解放的欲望、民主的追求,引爆属于摇滚与革命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摇滚元素在当时年轻人血液中沸腾:反叛、独立、热情、时尚……这些情怀超越国界。王小波说过:“我喜欢披头士,主要是因为一听到披头士的音乐就会想起上世纪七十年代。当时,全世界的年轻人都在奋斗,都在想改造社会,共塑一个美好的未来。”

1968年,躁动达到顶峰:五月风暴席卷法国,捷克萌发布拉格之春,上万青年在美国驻英大使馆前发动反战示威……

在这一年,列侬的感情世界也掀起重大波澜。妻子辛西娅从希腊度假回家,进门看见列侬和日本艺术家小野洋子相对盘腿而坐,洋子还穿着辛西娅的浴袍。

辛西娅夺门而出,列侬的第一段婚姻宣告终结。作为列侬夫妇多年好友,保罗怀着关切的心情探望辛西娅和五岁的朱利安——列侬与辛西娅1963年生的儿子。

回家路上,保罗在车里酝酿出《嗨,朱迪》这首歌。歌名原本想叫《嗨,朱利安》,但“朱迪”这个音节更押韵。

“嗨,朱迪!别害怕,生活给你一首悲伤的歌,你要把它唱得更好……”保罗希望朱利安不要因父母离婚而失去快乐的童年,于是用欢快豁达的词曲,唱出对他的鼓励和祝福。

列侬3岁时,父亲就抛弃了他和母亲,母亲又把他甩给叔叔抚养。也许不幸的童年使列侬不知道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父亲。

在朱利安的回忆中,更多时候是保罗叔叔带着他玩,爸爸很少陪他。保罗传统,对孩子也更富有耐心。当时他还没有结婚生子,很喜欢可爱乖巧的朱利安,把他当做乐队的吉祥物,去哪儿都愿意带着他。

保罗把刚具雏形的《嗨,朱迪》唱给披头士乐队成员听,他们一起完善了旋律和节奏,于1968年7月底,花了两天时间录制完成。单曲一发行,很快成了英国、荷兰的排行榜冠军,连续九周位居美国流行乐榜首,两个星期售出两百万张唱片,总销售量超过八百万。

披头士如日中天,发行任何一首歌都能火,但还是很难解释为什么《嗨,朱迪》如此受欢迎。当时许多摇滚乐体现政治隐喻和革命激情,比如滚石乐队1968年8月写了一首《街头斗士》,号召青年走上街头“杀掉国王”。《嗨,朱迪》走的是完全相反的路线,只关注个人情感,曲调优美舒缓。

  唱片背面的“革命”

与《嗨,朱迪》单曲同时发行的,是刻在唱片背面的《革命》,列侬写的第一首表达政治态度的歌。虽名为“革命”,理念却与《嗨,朱迪》异曲同工。当时列侬并不支持滚石乐队的暴力革命观,也不认同法国学生打着毛泽东思想旗号发起的“五月风暴”。

在《革命》中,他唱道:“你说你想要一场革命,我们都想改变这世界,但当你谈论毁灭,你得知道别把我算在内……你说你想改变这体制……你最好先解放自己的头脑。如果你只是扛着毛泽东照片上街,你肯定不会成功……”无论在艺术还是政治上,小野洋子都是激进前卫的。

至今很多乐迷认为,列侬就是迷恋洋子才跟她走上“邪路”的,最终使披头士乐队解散,甚至招来刺杀。乐队其他成员并不十分喜欢列侬在歌曲中谈论政治,因此一致支持抒发最普世的励志和爱心的《嗨,朱迪》放在A面。

保罗当时没有跟伙伴们特别说明《嗨,朱迪》的创作涵义。列侬认定这是写给他的歌,朱迪(Jude)听上去有点像他名字约翰(John)的谐音,他觉得保罗在对他说:“嗨,约翰,去吧,去找洋子”,同时也在犹疑地召唤:“约翰,别去,别离开我”。

最终,列侬还是追随小野洋子而去,走上激进道路。1970年4月,披头士乐队解散。

直到20年后,朱利安才知道《嗨,朱迪》是保罗叔叔以他为原型而创作。

布拉格春天的流行旋律

在1968年轰轰烈烈的欧美革命浪潮中,东欧小国捷克斯洛伐克发起了一场真正深刻的社会变革。在开明领袖杜布切克的领导下,捷克背离苏共路线,发展市场经济,鼓励艺术和言论自由,这场运动被命名为“布拉格之春”。

1968年8月20日,正当《嗨,朱迪》横扫欧美流行乐排行榜、占据各国电台黄金波段,苏联出动坦克突然占领布拉格,碾碎了短暂的春天。

兵荒马乱之中,26岁的捷克女歌手玛尔塔•库碧索娃听到电台传来的《嗨,朱迪》。她突发灵感,想把这首人人会唱的流行歌曲改成捷克语,重新写歌词,加入只有捷克人才能领会的密码,口口相传,激励祖国抗争到底。

玛尔塔与词作家兹德内克共同执笔,把朱迪从一个小男孩改成捷克少女。歌词设计为一个踌躇满志的少女向另一个失意少女唱歌,鼓励她恢复生活的勇气。

这首歌传遍捷克。不能发表反抗言论的人们找到了表达的出口,街头巷尾,人人都在唱。它俨然成了饱含民族精神的革命歌曲。

在苏共操纵下,捷共开始整顿国家,给支持杜布切克的知识分子及名人两条路:要么发表声明拥护政府,要么离开捷克。部分人选择前者,以米兰昆德拉为代表的大批文化人选择流亡,玛尔塔既不发表声明,也不出国。

1969年10月,当局传讯了她,质问《嗨,朱迪》是不是影射苏联。玛尔塔说:“你也是个识字的人吧,你读了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然后她就拒绝再回答问题。

1970年1月,捷克政府宣布封杀玛尔塔,禁止她参加一切演出活动。警察挨家挨户收缴玛尔塔唱片,堆在街头当众销毁,并让粉丝们自己动手粉碎。

粉丝偷偷把唱片埋在地下,大多数也被警察挖了出来。捷克人将玛尔塔的唱片先出口再走私进口,她的歌曲一直在地下流传。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画外音

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1975年被迫流亡法国。1984年,他写下了著名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刻画1968年布拉格之春前后,捷克知识分子的情感和命运。这部小说后来被改编成电影。

片中,茱丽叶比诺什饰演的女摄影师特丽莎,在广场拍摄下许多美好的生活画面,那时苏联坦克还没有碾碎这一切。这段镜头的背景音乐是玛尔塔演唱的捷语版《嗨,朱迪》。

外国观众可能以为,用这首歌作背景音乐是因为它是当时的流行歌曲,能够烘托时代气氛,但捷克人心领神会,这是他们的自由之声。

经过数年持续斗争,1989年年底,“天鹅绒革命”获得成功,哈维尔高票当选为总统。后来,文化艺术全面解冻的布拉格街头,每一处广播喇叭几乎都在播放玛尔塔的《嗨,朱迪》。

那些深埋于泥土中躲过清洗的唱片,终于被挖出来重见天日。此时列侬已经去世多年,他不会预料到,激励一个国家二十多年的“革命歌曲”,不是他那首直白激昂的《革命》,而是温情忧伤的《嗨,朱迪》。

无论英语版还是捷语版,《嗨,朱迪》传达一个共同的信念,就像保罗写的第一句歌词:“生活给你一首悲伤的歌,你要把它唱得更好。”在奥运赛场上,除了冠军,每个人都可能是挫败者,《嗨,朱迪》正适合唱给他们。

  “嗨,朱迪,事情不会变得太坏。找首悲伤的歌曲把它唱成欢快,请将她存放于心间。然后你就可以开始让一切变好一点。嗨,朱迪,不要害怕。你生来就是要得到她,在将她深藏于心的那一秒,你已经开始过得更好。嗨,朱迪,事情不会变得太坏。找首悲伤的歌曲,把它唱成欢快……”

如果这一刻你若有所思,如果在厌烦了英式繁复转身离开前,因它的旋律怦然心动甚至模糊了泪眼,无疑,此刻,你记住这个关于“朱迪”的故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