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

社会 39 2017-12-27 21:19

作者:小七姐 

采访时间:12月7日

姓名:小墨(化名)

性别:女

年龄:29

北京人,大学就读新闻专业。毕业后,因热衷演艺行业,以明星助理身份入行。后辗转圈内数年,从艺人助理升至宣传总监,目前与朋友合开经纪公司。

小墨,曾是我短期共事的伙伴,是一个认真执着且朴实上进的姑娘。她朋友圈里,几乎看不到任何消极情绪,只有对工作对生活的乐观和坚定。

多年未见,大家都过着各自生活,没太多交集。但我清楚,即便是短暂交汇,我们留给对方的也是良好印象,不为别的,只因是同类人。尤其那种认准了事儿,就努着往目的地奔的劲儿,几乎一模一样。

在许多人眼里,或许这是傻。因为那仅仅只是自己内心的目的地,不一定是别人认可的。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尊重过往,不惧未来,把所有经历当成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这样,就只能剩下感恩,别无其他。

她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身处这个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能坚守初心,实属难得。这一次,我们聊了很久,很久…

创业濒临失败,我坚持初心仍努力争取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最近的常态是一点睡觉,六点起床,上下班往返好几个小时路程。其实,我不怕这种身体的疲累,我怕的,更多还是公司发展的未知。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是躺在砧板上待宰的一条鱼,随时等待下锅,却不知主人到底何时宰了我。可能这样的形容有些夸张,却并不为过。

我和很多进入这个圈子的人不太一样。这个圈子有太多浮躁的因子,比如虚荣、名利、炒作,明争暗斗......而我,更多的是真心热爱,才选择迈了进来。

好不容易,可以和合伙人一起经营属于自己的音乐经纪公司,算是我们在成就各自的梦想。大家都在做着自己擅长的事情,合伙人主要负责公司营运事务,我主要负责艺人管理事务。刚做了一年,他就扛不住,打算撤了。

他的心情我能理解,也导致我近一段时间十分低沉。当时投资是他拉来的,现在他承受不住压力,选择退出。一是怕投资方不继续投资了,另一方面又害怕如果再继续投的话,可能会成为无底洞。他对前路的渺茫,或是无望都在预期之内。

自己的合伙人要撤退,如果没做出什么,就这样不欢而散,那将会是我职业生涯中很难过去的一个坎儿。

到目前为止,所有艺人们对我都是高度评价。我们也曾私下沟通过,也许公司有一天会有新的融资或并购,或者面临重组、解约的变故。艺人们给我的答复,却让我百感交集,也很感动。他们甚至不止一次表示,小墨姐,你在哪我们就在哪。这应该算是我唯一值得开心的,起码有人愿意信任你,愿意跟着你。

现实状况是,我在管理运营公司方面,经验并不多。我不擅长财务、行政等后勤事务,我更执著在做艺人的业务和包装方面。

做了一年音乐公司,其实盈利模式方面还在摸索。公司发展有些慢,再加上第二期款进不来,需要做出改变。其实我把所有盈利的模式都列入了可行性提案里,但投资方觉得我独立运营公司的风险还挺大的。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想好,是否够资格独立来运营,我比较清楚我的能力和更倾向的业务范畴到底是什么。

做这行,完全出于我个人喜好,而不是为了赚钱。我觉得和艺术打交道,就要用心去做些东西出来。我不想把自己说的多清高,接触了这个行业的人,我愿意去爱他们,愿意去尊重他们,希望有更多我这样的人能让这个行业好起来。或是能在别人的认知里面,对这个行业有一些转变和改观。

也许因为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是菲菲(明星化名)。她让我最早的感知到了这个世界的本来模样,有苦痛才会有成长,所以反而后面遇到的,都不算什么事儿。

同明星跟班的日子里,我被抢救去了医院

入行就遇到了菲菲,给她做艺人助理。我很感激,是她让我迅速成长。当时的我踌躇满志,一心想在这个圈子里干出点动静来。所以,当人介绍让我给菲菲当助理时,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我觉得,这是最快进入这个圈子的办法,而且够真实,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近距离的接触,感知和学习。现在想来,导致我离开菲菲的那次事件,让我永远不会忘怀入行的艰辛。

菲菲喜欢购物,做她助理的时间里少不了各种血拼。那次,我陪她去香港,当时的香港正流行禽流感,第一次去香港人生地不熟,各种不适应。我很快发烧了,身体特别难受,实在是没办法陪她一起去逛街,虽然她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于是,她就在距离酒店大概有两三条巷子的那条街,自己逛。买完后,菲菲给我发短信,说她在哪家哪家都买了什么东西,意思是让我去结账并取回东西。我真真是见识到了她的疯狂购买力。

为了取回那些物品,来来回回,我往返了好几趟,每次都是满载而归。光手上拎的,肩上背的,至少有五六个袋子,还特别沉。那时,我都感觉我不是在拎着袋子,而几乎是在拖着袋子走了,头重脚轻,浑身无力。

等我进了酒店,有个行李员见我拿着那么多东西,就赶紧跑过来接应我。香港人很讲礼仪,他们行李员拿东西是不可以和客人乘同一个电梯上楼的,所以他请我先上电梯,他拿着行李架紧随其后。

进了电梯,我就觉得不太舒服,等出了电梯往房间走的路上,终于晕倒在地。当时我还有意识,只不过已经虚脱到动不了了。等到行李员上来后,他看到我躺在地上,就赶快放下东西跑过来确认我的状态。

我真的挺感谢他。当时正值九月,香港的气候干燥闷热,如果那层楼要是一直没有人发现我,后果不堪设想的。我给了他房卡,他要核实我是不是那间房的主人,还让我掏出护照来核验。当然,菲菲才是那个真正开房的人,要核实她的护照才可以。我告诉行李员,开房人的护照在房间内的某个箱子里。此时此刻,菲菲还在外面逛街。

行李员把我扶进房间,问我是否还好。我当时觉得胸闷难受,就问行李员,能否麻烦他送我去一趟医院。紧接着,他拨打了999。很快,我从酒店走廊上被推到一个轮椅里,因为酒店都是地毯,其实是很难推动的,再加上我当时基本上属于瘫软的状态,我感觉他们在很吃力地驮着我,直到把我抱进了救护车的担架。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没意识了。等我再醒来,应该是被人晃醒的。整个过程里,菲菲都没有联系过我。我还挺内疚的,因为她身上没带房卡,一直都在我身上揣着,我担心她要是回酒店会进不去门。

酒店的行李员帮我挂号、开药、看医生。全部都检查完了后,却被通知还要进行流感排查。所有发烧症状的人,都需要隔离排查,我当时就在待诊区。我们在那个医院耗了近4个小时,酒店行李员一直陪着我,特别悉心照顾,还给我买水吃药。

可能是输液的原因,我感觉自己能下地了。排查完,医生告诉我没事,属于过度疲劳,加上天热中暑,发烧感冒,全部赶一起就晕倒了。

行李员送我回酒店,已是凌晨两点多了。我回到酒店,菲菲没在房间里,但我感觉多了东西,她一定是回去过的。被抬走时,我身无分文。回到酒店,我把所花费用付给了行李员,表示了感谢。

输液打的药应该有助眠作用,我很快就犯困了。但我又担心一旦睡死了,菲菲回不了门。我给她发了条短信:我生病了,发高烧去了医院,实在太难受,就先睡下了。你要是回来,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没听见,就麻烦使劲敲门或是找酒店的人来开一下。

她回来后很严厉地把我说了一顿。大概就是怪我没经过她的同意,就把护照给别人看。我本以为我都这样了,她一定能谅解。如果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不怪她。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责怪等着我,她的态度真的伤到我了。

她竟然还说,“你怎么能去医院呢?”她怕我发烧严重,要是被排查真的是流感,就可能回不去北京。如果一旦确诊,就可能会耽误她第二天回京的通告。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当时在想,她怎么能如此冷漠。为她付出过那么多,平日挑剔也就罢了。在我生病的时候,不需要嘘寒问暖,却也没必要这样刻薄。我顿时觉得寒心,拔凉拔凉的。

谁都会有工作低潮期,她也不例外。在她低潮期那会儿,几乎天天哭,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从西边折腾到东边,买点水果和菜去她家陪她,给她做饭吃。她睡着了,我就帮她收拾东西,或是看会电视,陪着她。除此之外,我还给予她鼓励,劝她这么年轻,什么都不是问题,还会有更多的好机会。

那一段时间,我真挺忙的。毕业论文都没有时间去答辩,全班都辩完了,我连论文都还没发给导师。自己那么用心的陪伴,可以说问心无愧。我病倒了,还在异地他乡,连送行李的陌生人都可以待我友善。作为工作搭档,她竟会如此凉薄,连句贴心暖乎的话都没有。

从她劈头盖脸的那几句话来看,她永远只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她更关心的是自己能否回北京,能否顺利参加活动。另外,因为我把房卡拿走了,她特别生气,还对我来句:“真没你这样的!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都把你明天回北京的机票退了”。

我当时觉得特无助,那是我第一次去香港,谁都不认识。后来看,她应该是在吓唬我,也是在警告我。等我们准备回京,一起去机场,因为行李太多迟到了。她买的东西光托运就有4、5个箱子。

我自己只带了一个小登机箱,但我一直都有收集可乐罐的习惯,看到香港的可乐罐有特色,就买了两罐,打算带回去收藏。但就为了这两瓶小小的可乐罐,她也和我说,“你不要带这些破玩意儿,占地方占重量,赶紧扔了吧。”我就搁在自己包里,但还是扔了一罐。

托运真的来不及了,她落地就要去参加活动。在柜台,她对我说:“你把你箱子腾出来,我拿你的箱子走,你自己想办法改签吧!”然后,她独自拿着我的箱子和她清出来要用的东西先登机了。留下我,在机场处理剩下来的几大包物件和改签托运。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那时候的我还发着烧,一个人在机场倒腾了半天。看怎么倒腾,能更便宜省钱一些。把牛仔裤、皮衣等沉的物品,一概人肉自己背着,剩下的再托运。回来因为体温高,我又被机场检疫拦下排查着。

取行李时,更让我发愁。两个行李车都放不下,还得背一个手提包。我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来接我。上车后,我抱着一个行李箱坐在前面。后面满的连后视镜都看不见,车都快开不动了,巨沉。

司机人不错。进了菲菲家地库后,一直帮我把行李运到电梯。一件件的运,差不多运了有六趟。我来来回回的,拿一件行李放入房间内上锁,再继续下楼接应师傅。

因为我还发着烧,没有跟她去活动现场。我发短信告诉她行李全部拉回了她家,并告知今天就不帮她收拾东西了,实在坚持不住。但她不让我走,说很快就能回家,让我在她家等着。不过,她说的很快,还是让我等了两三个小时。

我见一直待着,闲着也是闲着,即使很不舒服,但还是利用这个时间,简单的把行李给她归类,都收拾好了,顺便也把自己的箱子收拾了出来。那次香港之行,我自己买了双潮鞋,店家还送了一面镜子。

我把我的物品放回自己箱子里。正在收拾的时候,她回家了,看到了那面镜子。她问我,镜子是哪儿来的。我很坦然告诉她,这是买鞋赠送的。她却来句,“你这是用我的钱买的,还是用你自己的钱买的?”我又大声强调了一句,这是买鞋送的!

当时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怎么就不信任我了,心里觉得特别特别委屈。然后我说,既然说到这儿了,那我们就把这账好好算清楚一下吧。我拿出了平日记账的本子,现在想来真的很庆幸,我有一个记账的好习惯,记得很细也很精准。

最后算完,她还欠我好几千块。一笔一笔,她无话可说。我用很生疏的口吻对她说,你好好看看吧。香港这一趟,我还垫钱了,麻烦你还给我。临走时,我就下定了决心要辞掉这份助理工作。

钱包里还剩余几个港币的钢镚儿,我打开钱包,全部抖落在桌子上,边抖落边说:这里还有几个你的钢镚儿!你自己好好点吧!说完,掉头就走,很解脱也很解气。

现在觉得当时的自己挺幼稚的,但这事儿算是我成长记忆里的一段坎坷吧。直到现在,我都对香港没什么好印象,不是特别爱去。正因为经历过这些,我变得更勇敢,做事情更坚定,更明确自己的底线和态度。

所以,我现在反过来很感恩她,也是她真正意义上教会我如何成长。一回来,我心里觉得委屈难过,在家哭了好几天。后来,我和她经纪人说,我崩盘了,不干了。她经纪人也懂,说:你早就不应该干了,没事儿,你这么努力,我可以把给你介绍给其他人。

成就了艺人也是成就了自己

因大学是新闻专业,偏广告策划和营销方向多一些,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是我更擅长的部分。后来转做音乐这一块,我就从企划宣传开始做。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觉得做音乐的人,比起影视圈的浮夸来说,内心更纯粹一些。我后来接触到的大多是原创音乐人,是对艺术有自己审美的人。这种人,没那么多事儿,对艺术的追求,是非常贴近生活和随心所欲的。我愿意帮他们,彼此建立信任,一起往前走。

但艺人的性格都不太相同,如果碰到特别配合的艺人还很好。但有一些艺人倒不是事儿,而是比较有个性,有些事情他们做不来,你拿他们也挺没辙的。比如,我曾碰到有个艺人在发片期,要做很多采访。但他会说,媒体难道不会自己百度吗?问的都是那些套话,我都回答过无数遍了!

然后,我会和他讲解这些采访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们这行,就是在不断的博弈里面行走。与合作方博弈、与媒体博弈、与艺人博弈,来来回回,循环往复。说真的,有的时候自己没感觉,随着时间见长,就这样从一个小白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我。

虽然,我每天感觉都在往成功的路上又进了一步,但始终觉得自己还差得远。记得特别清楚,我和几个好朋友聊天。和我关系特别好的人,大多都不是这个行业里的人。他们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坚持在做这个,未来的期望是什么?做到什么层面就心满意足了,就够了,是不是要赚个多少钱才可以。

我说,不是这样。为什么这么些年我在做一些新人,如果我做的是一个成熟艺人,他所有的成绩都是别人铺垫而来,最终的成就感不在我身上。我特希望,如果我做一个新人,我能陪伴他成长,从他默默无闻做到很多人知道他,当他能在某个体育场独立开一场个唱,万人空巷,那才是我的成就。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成就他,他也成就我,这才是我的人生无憾。新人难做,很难。我有时想,这个新人不一定是某一个歌手,或某一个演员,或者什么。他有可能是一个新的领域、新的概念、新的IP,我的这个渴求,是我希望做一个别人觉得很难,且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我做到了,做成了我想要的样子,就够了。

我感恩遇到的每一个人

家族里我这辈的兄弟姐妹们,只有我一个人是独立发展的。从毕业找工作、到一步步从助理、宣传、总监、再到做公司,都是自己找的出路。而国企事业单位的亲友们,全是家里人安排或者是家里人的意愿。

起先,我家里也不同意。应该是我的努力和成长,让他们看到了。他们其实并不了解这个行业,他们只是看到我从为了能混口饭吃,到能赚更多的钱,能有更好的追求,他们才放下心来,反而更支持我的事业。

而且,我给自己定下了四个原则;不抽烟、不酗酒、不打耳洞、不纹身。所以家里对我特别放心。我的原则是要求另一半,也不能吸烟。这么多年我一直坚守,这也是能让我父母能更放心我的一点。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们做娱乐的人,工作是工作,生活也还是工作。比如看电影,别人看电影看的是情节,但我们看电影,都是看最后过的名单,看字幕。要看是哪里投拍的,谁是出品人,都有哪些合作公司等等。别人去唱K,都是放松。但我们去唱K,就是去研究,自家艺人的歌入库了没有,能不能点播到。

我发现我已经没有生活了。别人的生活,是可以和闺蜜一起逛个街,喝个下午茶,看个电影或演唱会。在别人那儿,这些都是工作以外的事情。但到了我这儿,所有别人和我一起要去做的事情,还是会演变成另外的一种工作形式,我没办法释放自己的压力。包括在家和老公看电视看一些综艺节目,我也会研究,为何这个艺人可以上这个节目,他们是怎么推的,老公都快崩溃了。

说到另一半,我和老公是朋友介绍认识的,刚开始加了微信,并没有深聊。等我们见了面,两个人都产生了好感,慢慢熟络起来。他也是个主动的人,经常约我出来,主动找我聊天,一来二去,就在一起了。

我有一阵不是特别忙,还没开始折腾公司,就报了一个钢琴班。我想平时除了自己工作的这些项目之外,再充实一下自己。

报钢琴班的时候,老公当时正在追我。有一天,他主动发给我一个培训班链接,说他单位附近有一家钢琴培训很不错。我本来都报了另外一家培训班了,听他那么说,就打算去试试。其实我们好了之后他才说,他是希望能离我更近一些。

那一段,他每天下班就来琴房找我,感情升温很快。他和我说,觉得我就是那个对的人。到现在为止,不论我怎么换手机,我都会把我们之间的微信记录保留下来。从认识第一天发的微信我到现在都保存着。只要他气我的时候,我就会回顾一下那些微信,气也就自然而然消除了。

谈恋爱时,我特别享受每天给他做饭的状态。我认为,做别人的爱人,就应该更多关注家庭一些。但我的工作,常年在外,这时候他就会主动承担家里的一些家务,来照顾我。

最近,我的公司遇到一些问题,我也没心思给他做饭了,就总是点外卖。忽然,我觉得生活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我特别想做一个好妻子,这也是我心心念念的一个责任。我觉得有点愧疚,把自己的很多压力都释放到了他身上,但他什么都不和我计较。

老公一直都在劝我,不要把自己塑造成女强人。最近我的眼泪特多,有天,我和合伙人哭着说,因为他的撤出,下面有的员工都开始懈怠,觉得公司不行了。我想为了这个团队和艺人再最后博一把,却没人支持我。我只能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和压力都发泄在老公身上。

我从艺人助理摸爬滚打到自己开了公司-微网络

我图什么呢?这个屋子里,包括合伙人在内的所有人,谁能像我老公一样,是未来真正会陪我一辈子走到最后的人?所以我觉得对他特别愧疚,因为这段时间冲他发了很多脾气,特别不好。

我是一个念旧的人,做不到像别人那么决绝,不做了就一拍两散。包括只要我带过的艺人,至今为止,关系都不错,我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他们。

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论这个圈子如何,我都要坚持做自己,做一个单纯善良乐观,保持初心的人。也许,这就是我的人生吧。

——END——

每周三、周六,

跟我们一起窥探平行世界里的人和故事。

请关注公众号:平行生活实录。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