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咒语操控的人(鬼怪)

搞笑 65 2017-12-27 21:14
被咒语操控的人(鬼怪)-微网络


阿狸喝断片了。他倚在墙上吐。大排档的老板叫他到路边吐,他嘟嘟囔囔,骂了句你娘的。店老板走过去推了他,他像皱皱巴巴的纸一样软在地上,笑嘻嘻的。

我们过去扶他,向店老板道了歉说:“他喝醉了,他喝醉了,不好意思。”

老板收起了凶恶,他说:“管好他,别闹事。”阿狸顺势推开我们,蹲在路边继续吐。风吹过来,旁边的树掉了叶子。我打了一个冷颤。心想,怎么这么冷?

大概是将胃的食物交出来了,阿狸不吐了,他像死人一样趴在桌子上。不过一支烟的光景,他开始喃喃自语。声音细小如蚊振翅。我们听不清楚他的话,也并没有在意。喝醉酒的人说酒话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他竟然喝醉了。

我们大学毕业两年后了,今天好不容易才约齐人。我们知道阿狸是不会喝醉的。平时,他贼得很,怎样喝也不会超过两瓶。

就在刚刚,他已灌下8瓶了。他喝完第三瓶,我们在揶揄他,哎,狸哥,破天荒了,你主动喝了三瓶酒。他没搭理我们,兀自在喝酒。我们也没多想。当我们看到满地狼藉的酒瓶睡在他的脚底下,我们感到了异样。

已是秋末。风吹过来捣乱,宛如喝醉了酒,呼呼乱叫。G城的夜市很热闹,全城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出杂乱无章的声音,噼噼啪啪地像荆棘在燃烧。

他一会儿仰天长叹,一会儿低头痛哭。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一头雾水。阿狸抬起了头,借着昏黄的灯光,我们看到他的憔悴和蜿蜒的浊液。他的黑眼圈如巧克力味的甜甜圈,神情恍惚,脸上涂满了疲劳。

他说:“我失恋了。”

我们松了口气,忍不住对他吐槽:“失恋值得让你喝醉酒?又不是第一次失恋,都家常便饭了。”

他欲说些什么,后来抽了根烟,便什么话也没说,神情变得更加恍惚。

小周和夏宇附和说:“就是,此女不爱你,自有爱你人。”

我举起酒杯说:“改天哥介绍我同事给你,漂亮得很。”

他又是一阵哭。他断断续续地说:“一言难尽,我,我不知道怎样说,事情有些诡异,说出来你们或许也不信。”

我们再次面面相觑,接着望向阿狸,看他不像是开玩笑,我们问:“发生什么事?”

我们感到不寒而栗,下意识地瞄了四周。阿狸拿着烟,费了很长时间才让它开始了死亡之旅。他开始讲他女友的故事。

我和她在一起四年了。感情很好。我们的父母督促我们快点结婚。我们沉浸在幸福当中,可是毫无预兆,她要和我分手。听到突如其来的消息,我懵了。我问她原因,她说就是想分手,没特别的原因。我无法接受她的答案。

怎么会没有原因,怎么会没有原因。他一直在重复这句话。他问我们:“你们说哪会无缘无故分手的?”他的语气如一把利剑出鞘,狠狠地刺向我们。我们谁也没有搭腔。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

他一阵苦笑,接着沉默不语。他的眼睛现出了愤怒,接着是无奈,再接着是悲哀。他变化无常的情绪犹如G城飘忽不定的天气。他抖了抖烟灰,烟灰如丧家狗落荒而逃。他盯着我们看,眼睛有一股不可捉摸的恐惧。我们连呼吸都忘记了,只感到瘆的慌。我们没见过阿狸有如此的神态。估计后面的回忆让他熬尽了苦头。

她走后,我如梦初醒。和我分手之前,我隐约觉出她的变化。对,对。她每天躲在厕所喃喃自语,像是念咒语。总之我听不懂是什么语言,杂乱无章,很是刺耳。

我们异口同声说,啊,咒语?

阿狸对我们突然的打断很厌恶,白了我们一眼。我们继续屏息以待。他才稍微放松一下。

是咒语,绝对是咒语。她不厌其烦地念着咒语,而且每次念的不一样。可是我每次问她在厕所干什么,她都是说上厕所。我说听到里面有说话声,她说没有。问多次了,她就说我疑神疑鬼。我敢发誓,我没有听错,更没有疑神疑鬼。她还有诸如此类的怪行为。比如说,她还梦呓。以前她不会,现在一睡着,她就说梦话。她会回忆和前男友在一起的日子,娓娓道来,说到动情之处,会开心笑。笑容宛若鲜艳的玫瑰花。

我是第一次见到她有这样的笑容。她的笑容讽刺了我,我当时很难受。可她转眼间开始念咒语。她还梦游,边走边说要去极乐世界,什么人性本善,我们都是肮脏的身体,要去洗涤灵魂……所以我断定她是中邪了或者是参加了什么邪教,要不然就是被传销了。

有次要不是我拉着她,她差点就掉下楼了。所以我要想办法——可我能又什么办法。就这样没多久,她就和我分手了。我不知道她的异常和和我分手有没有关联。我觉得有关系,但我说不清。

我试探地问:“你女朋友还是春晓吗?”

他不是很想回答我这个问题,他说:“是啊。”

没过多久,阿狸接着说:“那你以为呢?”

我们明显感到他活灵活现的愤怒,些许还杂糅着悲伤。虽知道他的反常,他的情绪还是让我吃了一惊,于是我便闭嘴不说话,以免刺激到他。

随后他露出一丝的笑容,但很快就不见了。像短暂的烟火稍纵即逝。之后阿狸睡着了。轻微的呼噜声犹如悲伤的二胡声在哀鸣。

在我们印象中,阿狸和她女朋友的感情确实很好,想不到幸福的背后有诸多的不堪。世界瞬间万变,眼前的幸福不经意间就稍纵即逝。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心里如铅块般沉重。我们的心里都希望阿狸能够走出阴霾。

我提议送阿狸回去,他们说好。我问:“你们知道阿狸住的地方吧?”

小周说:“我知道,我和他住的地方离得不远。”

商量好了,我去买单。他们俩架着阿狸到路边拦出租车。在出租车,阿狸自言自语,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烂醉如泥的阿狸,对着我们说:“别让他吐在车上。”

我说:“有袋子。”他意犹未尽,接着说:“ 年轻人喝酒就是没个度,喝多没用,伤身体……”我们谁也没有搭理他,他唠唠叨叨十来分钟,觉得自讨没趣,便关闭了像是被潲水泡过的嘴巴。

二十分钟后,我们到了他家。小周告诉我们他住在三楼。我们把醉得不省人事的阿狸扶上去。在二楼碰到他的房东。她说:“我找他找不到,原来去喝酒了,你们提醒他到期交房租了。”

她接着说:“他女朋友去哪里了?他们总是爱腻在一起的。”

我挤出一个笑容,我说:“放心,我到时提醒他交房租。”我们谁也没有回答她最后的一个问题。

我们把他放在床上。他睡得很沉,像是难得一次可以睡得这么沉。我们见状,坐了会儿就起身离开。出到门口,夜愈发的浓稠,风更放肆了,也无法吹散。我们约好下次再聚,就各自散去。

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各有各的忙。大家似乎把那夜的事抛到脑后,谁也没有提及。

直到在一个下午,小周给我电话,他支支吾吾,像是没决定好要不要和我说些什么。

我打趣道:“大男人有话就说,像个娘们。”他于是说:“东哥,我们四个人还没有聚在一起之前,我和狸哥有时也会一起喝喝酒什么的,他上次和我说他女朋友生病在住院,而那天他又说和女朋友分手,东哥你说了,说她念咒语,可信度不高吧。”我哑口无言。我理清了情绪,对他说:“那天他喝醉了或许在说酒话,说了什么话不要太当真。”

他没有被说服。他继续说:“可是……东哥你还记得那天他喝醉了,我们送他回去的事吗?”我简单地说:“嗯,记得。”他接着说:“在他的房间,她女朋友的东西都没有拿走,包括……包括在厕所属于她的东西都纹丝不动,就像是她还住在那里。”他终于说出他的想法。对于他的说法,我回忆那天在他房间看到的一切,确实如他所说,她的物体还留在那里,她也有可能住在那里。

我想了想,莫非阿狸想隐藏某些事,可又不知道他想隐藏什么。我挤出笑容说:“或许阿狸不想接受春晓和他分手的缘故,所以她的物品还留在那里也不足为奇。”他听明白我的话了,只好说:“好吧,我也就随便说说,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我说:“等阿狸心情平复些了,约个时间,大家约在一起吃饭,到时候弄清楚也不迟。”于是我们挂掉了电话。

临近年末,大家似乎更忙了。我在办公室处理文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那头咿咿呀呀,半天没说出话,舌头像是被麻绳勒住了。见他如此恐惧,我跟着他的情绪变化。我咽了口水,用变了声的声音说:“喂喂,小周你干嘛了,你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他强制着情绪,他说:“阿狸杀死春晓了,阿狸杀死春晓了,而且藏尸在床底下,身上有新旧的刀伤,尸体惨不忍睹……”他的声音逐渐沙哑,直至我再也没有听到他说什么,我颓然在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春晓的尸体放在阿狸的房间被房东知道了,她报了警。

太多事情我们想不到,作为阿狸的朋友,我提议三个人一起到监狱看望阿狸。

到了监狱,我们看到阿狸消瘦了,他的骨架支撑不了身上的衣服。他的寸头也显现不了他的阳光。他的生活被乌云压顶了。

“我说,我没有杀春晓,你们信吗?”

我们如当初一样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们不信,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我不怪你们。”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忍不住问阿狸。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春晓是被我杀死的。”

“你真的没有做过吗?”小周一脸怀疑看着阿狸。

“没有,春晓和我分了手,都搬走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尸体为何藏在我的储物室。”

“你就说真相吧。”我终于说出来了对他的不信任。

“真的没有,你们不要逼我了,我头好痛,你们走吧。”

我们又各自散去。阿狸的事情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沉静下来好好想想,以我对阿狸的了解,他是不会杀人的,我们或许真的错怪他了。

另一方面,我们确实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因为春晓的尸体一直放在阿狸的房子。

我觉得我有必要去找一趟阿狸。

再次见到阿狸。他的眼窝变得更深,宛如一口井。他的精神状态愈发不好。

还没等他说话,他的额头变得黝黑,眼睛睁大如灯笼。他一把抓着我,像是要杀了我。我费尽力气挣扎,却始终逃脱不了,就如笼中鸟,任他宰割。

狱警见状,拿电棒电他,阿狸也未见有事。阿狸还打伤了狱警。

对于阿狸突如其来的变化。我不知所措,觉得太不可思议,我真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阿狸。”我大叫一声。

阿狸的眼神收敛了仇恨,变得柔和。他放下了我。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他似乎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了?”

“刚才你差点杀了我。”

阿狸想说些什么,就被冲进来的狱警按住了。

到了最后,我听不到阿狸的解释,以及他为什么会突然变了样。

过了一个礼拜,监狱传来消息,阿狸自杀死了。

这是一个让人唏嘘的结果。我们到阿狸的房子,帮阿狸收拾遗物,无意中让我发现一本书。

是一本讲“咒语”的书。

书上说,人学了咒语,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比如说力气变大,有刀枪不入的本事,会进入另一种世界生活,让你以为那就是你现实的生活。总之咒语会让你变得更强大。人还会陷入一种不知觉的状态,你做过什么事,到你醒来后,你是不知道的。你所做的事,就好像没有做过一样。我拿了这本书回家,夜不思眠地看,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本书。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