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为1句话恨10年,她有多可怕?

电影 18 2017-12-01 12:31

文|江晓白

看这部电影时,我初初在情绪上为李雪莲抱打不平过。

一介村妇,身处社会底层,她的生活是你我都想象不到的寒冰苦窖,如果不挣扎着、钻营着、投机取巧着去抓住稍纵即逝的所谓的“机遇”,那巨大不见底的深渊以及漫无边际的黑暗,将会生生世世跟随,也许会子子辈辈跟随。

所以,为了房子和丈夫假离婚,这事儿虽然打了法律的擦边球,也算情有可原、事出有因,远远达不到罪无可赦、天怒人怨。

结果丈夫假戏真做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被抛弃的她自然是伤心难过愤怒的,就像你的男朋友/女朋友前一分钟跟你卿卿我我,转身就和别人在床上实战,你会毫无反应?除非你早就不爱了,巴不得他/她出点漏子你好有借口踹了。

所以,她拎着腊肉香油跑去找法官主持公道。她要求法院先判决他们离婚是假的,然后复婚,复婚后再真离婚。

这个诉求不光奇葩,还非常绕。既然最终只求一个“真离婚”,这个结果现在就摆在这儿呢,干嘛要劳民伤财去折腾一遍?所以,看到这里我有点不理解她了,觉得她脑回路跟一般人不一样。

无奈的是,离婚证据属实、依法严谨,所以法官只能宣判离婚为真。

李雪莲自然是不服的,她放出大招,闹到北京上访,拦了首长的车一番控诉,好,首长一发话,经手这桩官司的官员,纷纷落马。这也算做了一件好事吧,毕竟贪赃枉法、办事推诿的都遭到惩罚了。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她认为罪魁祸首的前夫并没有得到惩罚,于是跑去找他,要他作证他们离婚是假的,结果前夫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一句“你就是潘金莲”,彻底激发了她的轴劲和死心眼,暴怒之下她走上了10年上访路。

一句龌龊言,十年上访路。

这十年期间,官司的经办官员,有人仕途终止,有人永无升迁,稍微好一点的是降职和调离;

这十年期间,前夫憔悴不堪、前夫妻子精神失常;

这十年期间,她守身如玉、生意荒废、感情枉顾;

这十年期间,她的生活只有告状、告状、告状,一而再,再而三,追根究底、锲而不舍,不知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不尝红尘百味男欢女爱。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法律在这个时候还她一个所谓的“公道”,让她得偿所愿,她会像一头在茫茫荒野走丢的困兽,完全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所以后来,当县长在北京的某菜市场找到她说,秦玉河(她的前夫)死了,她完全愣住,不进也不退,不哭也不笑,双眉紧锁、六神怔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自己该干什么。过了好久好久,她才哭着倒在摊位上,说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

秦玉河,你走了留下我怎么办?

前夫死了,不是大仇得报、大快人心吗?怎么她像是对挚爱表白呢?原因无他,她的世界坍塌了。过去十年,恨,是她的一切,告状,是她人生的支撑点,如今,恨的人走了,支撑点自然也没了,人生所有的信念和意义被抽空、被否定,谁会不痴颠、不疯魔?

为一句话,恨一个人十年,青春尽耗、韶华皆负。该叹其顽固不化未遇良人,还是应怜其红颜薄命世态炎凉?

答案自在人心。

被鄙薄之言损伤过的,不止李雪莲,还有张幼仪。

张幼仪的照片被徐志摩初见时,徐吐出5个字:乡下土包子。据记载这5个字让张记恨60多年,但是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她并没有磨刀霍霍、四野申诉,可能是上苍可怜予以福报,也可能是她花期迟缓本该强大,后来的她,俨然民国时期女性励志楷模,一路高歌前进,成为花团锦绣的女强人。

看到对比了吗?在恨意面前,一个凋零委顿,一个芬芳盛开。我们该怜谁,该赞谁,又该以谁为鉴,警钟长鸣?

暗淡狼藉是一种选择,明亮欢愉是另一种选择;痛苦是生活,温柔也是生活。

这前后两者之间的距离,很近,说到底,不过是一念之隔。是恨还是淡化,是放下还是执念,全看你自己。

若跨过去,坎坷化坦途,冰刀霜剑化春风细雨;若跨不过去,则是炼狱一方。

来这世界一遭,请感恩生命神奇,然后珍视一切、自爱爱人,倾尽心力建设我们的康庄大道,如此,方才不留遗憾、不负造物恩宠。

如若不幸遭遇损伤,请尽快复仇,或尽快伸冤,然后,尽快放下。

因为,放下,才是重生。

共勉。



感谢阅读,往期影评回顾请点击:

江晓白影评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