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 | 门外坐着俩人:一个是北漂,另外一个还是北漂》

职场 26 2017-11-08 06:20
《这座城市风很大 | 门外坐着俩人:一个是北漂,另外一个还是北漂》-微网络
我和老胡

门外坐着俩人,我跟老胡,一个是北漂,另外一个还是北漂。

老胡是个手艺人,干过木工,瓦工,电工,钢筋工等各种工种。

他年轻的时候搞大楼的主体建设,因为经常在室外劳作,风吹日晒,他整张脸和脖子都是古铜色。我经常跟老胡一起去澡堂泡澡,他身上倒是很白,肤色泾渭分明。

最近几年,因为年岁大了,登高爬梯他干不来了,于是他就搞起了室内装修。

前年,老胡在给人装修屋子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国企的基建处长,处长姓王。王处长见老胡憨厚勤恳,便鼓励老胡拉个队伍,做包工头,他允诺给工程。

老胡靠着多年积攒的好名声,从老家拉来了十多个人,在王处长手下混饭吃,而我在老胡手下混饭吃。

这次过年回来,老胡从老家带了一些土特产前去拜访王处长。东西太多,老胡一个人拎不动,就让我跟着他一起来了。

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我跟着老胡就到了王处长家。当时王处长一家人正在外面游玩,打电话说让我们等他会儿。我跟老胡就坐在楼道的台阶上,慢慢地等。

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还没见人影。我的肚子叫个不停,老胡去楼下超市买了包火腿肠,我俩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等我吃到第三根火腿肠的时候,王处长一家人回来了。他手里还拎着几兜打包回来的饭菜,他把我跟老胡领进了屋里。他爱人接过他手里的饭菜,放进了冰箱。他十几岁的女儿跑进屋里后,就开始逗他们家的那只灰色小泰迪狗。

王处长笑眯眯地说:“哎呀,老胡,大老远的带这么多东西,多累呀。”

老胡摆了摆手说:“不累,听说您爱吃我们那里的小米,我就给您带了点。”

我站在老胡身后,尴尬地赔笑。老胡跟老王似乎要谈什么机密的事情,他们俩去了书房。我站在客厅的角落里,看着他女儿和那只泰迪狗。

处长爱人换好衣服后从卧室里出来,她走到我跟前,客气地说:“这位师傅,我们家马桶老是漏水,你看看什么问题?”

我原来只给老胡打过几次下手,刷过油漆,拉过电线,却从来没修过马桶。我硬着头皮来进了他们家厕所,厕所的纸篓里已经装满了卫生纸,像一座小山。看来这家的女主人并不是个家务能手,也不甚勤劳。

我长按着马桶冲水键,仔细地检查着漏水的地方。原来是下水管脱落了,我认为只要找段铁丝固定一下就行。我询问:“您家有细铁丝吗?”

处长爱人站在厕所门外直摇头,她说:“电线行吗?”

我点头:“电线也成。”

在处长爱人去找电线的时候,老胡跟老王笑呵呵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我循着声望去,只见老胡快步向我走来。他把我拉到一边,说:“这个你又不会修?我来。”

处长爱人把一段电线递给我,迅速掩鼻走出了厕所,她跟王处长在厕所门外像个监工一样地看着我和老胡。

老胡把马桶搬开,用手把下水管跟排污管道连接在一起。我蹲下去,用电线把它俩紧紧地固定在一起。我站起来把马桶搬回原处,按下冲水键,重新检查漏水处,一切正常。

我跟老胡手上都沾满了污渍,确切的说是经过多天发酵后的屎尿混合物,我俩在洗手盆里洗了半天。

我回到客厅,发现刚放在茶几上的那包火腿肠不见了。我四处寻找,瞅见处长女儿正拿着一根火腿肠喂着那只泰迪狗,原来是被狗享用了。

家乡土特产已经送到了,老胡跟王处长密谋的事情也已经谈妥了,他们家的厕所也疏通了,我们准备离开了。

我已经走出了屋外,老胡还在跟老王笑呵呵地聊着。我喊了一句:“爸,我下去等你啊。”

我边走边听见身后传来王处长的声音:“那是你儿子呀。不早说,听说他读研究生呢,怎么能让一个研究生给我家修马桶呢?你说你……”

我跑下楼去,十分钟后,老胡终于下来了。我俩肩并肩地走出家属院,老胡冲着王处长家的方向长吐了一口痰:“他妈的,幸福街的工程,老王这孙子居然要提3成,咱挣得都不够孝敬他的。”

我苦笑一声,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叫着,我心疼我那喂了狗的火腿肠。

城市故事&世间事&上班这点事联合征文|这座城市风很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