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文包公 - 草稿

小说 22 2017-11-08 06:17

人性系列小说之


    文包公

      ——作者:王者飞鸿

何以报怨?以何报德?子曰: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作者语

【小说】文包公 - 草稿-微网络
魏昌市农行(文包公工作处)

文包公,姓文,名包公。在魏昌市农业银行办公室工作。四十多岁。名字叫文包公,却不黑,是个白净子。有文天祥之文气,无包龙图之脸黑。文质彬彬,和善可亲。

妻子陈秀秀,大学同学。她身材玲珑娇小,名字秀气悦耳。性格却是泼厉泼辣,口直心快,有啥说啥。


社交场合,给别人一介绍自己,别人都瞪大眼睛正要惊异揣释他响亮的名号时,文包公先笑笑说话了:“我的名字好记,感谢爹爹给我起了个好名字。文,文天祥的文。叫包公,巧占包文正之俗称。一是南宋名相,一是北宋重臣!只可惜我枉占了名号。才能不及二人十分之一……”。

……

“今得识荆(语出李白《与韩荆州书》‘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韩荆州,指韩朝宗,很受人景慕。后以‘识荆’为初次见面的敬辞。不懂的去查资料,在此无教学义务,见谅!),果然名副其实!”

“过奖过奖,不敢不敢!”

“久仰!久仰!”

“幸会!幸会!”

敬烟上茶,客套落座。

……

文包公当市行办公室主任已经有些年头了。虽谦说自己才不及“文”、“包”二人十分之一,但也是文思泉涌,妙笔生花。

为何任得办公室主任之职?皆因他一笔好写,满腹才华。工作总结、报告、行长讲话等等公文更是写得紧扣近期工作主题,直指要害,又别出新意,用笔独到。每逢开大会做报告,行长的讲话稿如果不是文包公起草,行长就着急了。

文包公不仅有才,更有德。可谓德才兼备。处理协调能力更是让人心悦诚服!

一次,在办公室,废旧报纸和破纸箱等等物办公柜内外堆得满满的。科员90后小张毫不悯惜地,要把它扔到垃圾堆,被即将退休的老王喝住。他佯吵小张不知道勤俭节约,卖掉还能创收百十元。

小张一怒扔下不管了。老王一人又搬不动沉重的废纸箱。一个少不更事,一个倚老卖老。一个年轻气盛,一个得理不饶。一来二去,两人吵将起来。红头涨脸。

【小说】文包公 - 草稿-微网络
文包公办公楼


文包公停下手头工作,劝了老王劝小张。最后说:“……恁俩消消气,一个个面红耳赤的,扔了的确可惜……。卖掉难值两钱。这样吧,叫上看大门的老刘头儿,平时老刘没少给咱们帮忙。既落人情,又感谢了老刘头儿。恁俩也别吵了。一举三得。”

两个皆大欢喜,心服口服。佩服文主任会协调,会弄事。

人缘好,朋友多。亲朋好友,有求必应,能帮则帮,皆有照应。老婆说他,在单位是主任,在家也不闲着。亲戚朋友的事比咱自家的事还操心!赶明儿门口贴一牌子:农行魏昌市行第二办公室。家都成了办公地儿了!

文包公笑笑,向老婆致歉:“亲戚朋友,能帮就帮吧!……”。


表弟赵大黑,小名黑子。80后。舅表。前些年不务正业,为他打架斗殴的事,文包公没少找老家派出所所长同学帮忙。也让老舅跟着操碎了心。

老舅去世后,黑子才知道锅是铁打的。不过浪子回头金不换,光棍收心饿死狗。和弟媳一起南方打工去了。这两年总算走了正道。也让文包公消停了两年。

前些时,表弟和弟媳提了一袋大蒜、红薯来他家找他来了。

南方打工,路途太远,母亲年龄大了,两小孩也照顾不了了。这次回来,想在魏昌市租个房子住下,弟媳会打火烧手艺,打算出摊儿卖火烧。

文包公看着头头是道虑拢起家务事的表弟,很是欣慰,说:“黑子算是正干入路了……有智吃智,无智吃力。只要肯干,别小看卖烧饼,报纸上说人家二年挣了十多万!……”

又说:“租啥房子,我原单位的房子虽不大,也够恁俩口住了,住这儿妥了。”

黑子咧嘴笑笑。弟媳千恩万谢!

文包公说:“……房子恁就住着,闲着也是闲着,租给别人也就三核桃俩枣。”

一旁的妻子看不上去了,快语道:“别人一千,你五百吧!……”

文包公瞪了妻子,也不好当面喝斥妻子。

黑子说嫂子真是好人呀!感谢感谢!

妻子又说:“别客气,都是亲戚。依恁哥那脾气,房租不房租的,他也说不出口呀!”

文包公也不好再说什么。

转眼三年过去。太阳照常升起,生活周而复始。

黑子并非如他所言,照例玩心不改。弟媳常常在文包公面前絮叨他的不是!常让文包公开导黑子。黑子却争辩说他男人在外应酬,在所难免。

文包公想,只要大原则性问题不犯,并无大碍。行里工作忙得不行,两口子过日子,鸡毛蒜皮居家小事也懒得去管。

只是几年房租一次也未曾交过。

晚上,妻子秀秀在文包公面前埋怨他管闲事落不是,好心没好报,早晚得罪人。文包公笑笑,老舅不在了,权当咱们孝敬妗子算了!想当年我上高中时,家里条件不好,老舅没少帮衬他这个认为有出息的外甥。

秀秀给他个屁股,不满地睡去。

一次开班子会。办公室主任照例参加。行长传达上级行会议精神,落实分配了各科室工作。

【小说】文包公 - 草稿-微网络
班子成员会议

“这个!啊!啊!这个……”讲了一个晚上。老生常谈,会场昏昏。会议即将结束时。行长又神密地公布了一个题外话。却一下子炸开了锅:优质客户“兴发地产”按团购价给咱行十套优惠房,房价每平4800元,优惠价3100元!

一月期限,过期不候!全款!

【小说】文包公 - 草稿-微网络
大兴庄园社区

班子成员高风亮节,不在考虑之内,部门领导优先考虑!

文包公心里暗想,自己一套表弟暂住的老房子,80年代的。现住老婆单位的家属院,也就两居室。在外上大学的儿子,下一步要结婚。这套房130多平,又是学区房,高端社区,自己资格排得上。真是天大的好事!虽说优惠价3100,也得40多万元,加上装修等等,估计至少也得60至70万元。只是钱?

晚上,文包公漫不经心地给妻子说了说。女人的想像力异常丰富:内墙用艺涂泥,背景墙用三D立体的那种,像朱之杰行长家一样,不,要比他更好!阳台做成小林荫感觉……

文包公叹口气说:钱?钱是硬头货!怎么筹?

秀秀又掰着指头算计起来:活期存款2万元,股票20万元,清仓!还差……对了,把黑子住的老房子卖掉,差不多能卖20多万!

一提起老房子,秀秀的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说你不听,黑子两口这是借荆州,想久占为业。三年房租没交,要是租给别人,一年1万2,三年也有3万6的收入。你倒好,让黑子住着,一年6000元,三年也就18000元。就算亲戚,那也得15000元吧!也对不住黑子了吧!哼!现在连个钱毛尾儿也没见着。”

“赶明去找黑子,房租补上,搬家腾地儿!咱要卖房筹钱!”

文包公与秀秀争辩,秀秀跟他急眼。一哭二闹,第三招绝招还未使,文包公妥协了:好了,好了!……那也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合适的方式对黑子说,不能到那儿就撵人!

秀秀性子急,说行里就给一个月期限,等不得。刚好是周日,明天就去。

文包公无奈,拉灯睡去。

          三

第二天一大早,秀秀拽着文包公去找黑子两口儿。

文包公极不情愿地说:表弟昨天收摊儿晚,早上还没起床,这时去不合适吧。

秀秀急毛火燎地说:再晚俩人又忙着出摊儿了里,现在就去!

文包公拗不过她,只好像是被秀秀绑架般不情愿地来了。

敲门稍等。弟媳揉着惺惺的睡眼打开了门。一看他俩,立刻睡意全无。连忙请让,急切地“黑子!黑子!”地喊着,又赶忙一边让坐让烟,一边端茶倒水。

四个坐定,文包公文不着题地扯着,把个秀秀急得直向他瞪眼。她实在把持不住,把个用意合盘托出。

气氛一下子僵住了。足有一分钟没有声息。

文包公毕竟是办公室主任出身,他嗯、嗯两声打破僵局向表弟解释道:“是这呀,黑子!哥哥不是撵你们的意思,你还不着(知道)哥哥的为人?……房租你就别给了,权当孝敬俺妗子里,房子是要腾出来……”。

【小说】文包公 - 草稿-微网络
文包公老住房

黑子坐在那一声不吭地抽起了烟。弟媳不自然地笑笑说:“那个,哎呀表哥表嫂呀!恁看俺也不是不交房租,恁也知道恁妗这两年有病要花钱,加上在恁俩表侄儿身上花钱给流水一样!……就这两天,安置安置给恁送去!恁买房子也是大事,你看俺要是手头松了,别说房租了,多给恁拿些……”。

秀秀一再说不是房租不房租的事,关键是要卖房!

最后,文包公好像做了错事一样,先站起来走了。秀秀在后面紧跟。路上,她不住地骂他还是办公室主任哩,这点小事都不会协调处理!

文包公本来就心烦,秀秀再这么一说,大怒地回敬道:有本事你当行长把我给撤了!

文包公走后,黑子两口坐不住了。

“看来恁表哥是拐着弯来要房租里啊!叫你早先给他,你不听,还说表哥懂得感恩,两口是双工资,又是领导,这点儿钱算啥,肯定不要了。……看看,人家找上门了吧!……谁都不中,谁有都不胜自己有!……还想着这套破房子送给你里,哼!想得美!”。

许久,黑子一拍大腿说:“哎!我想想。肯定是表嫂的鬼点子!有好哥木好嫂啊!……这两天安置把房租给表哥送去!看嫂子还说啥!”。

一周后。秀秀已经约好了房产中介的人,趁下午黑子两口出摊儿,中介进房间看了看说:25万元!急用钱的话,24万立马交付现金!

第二天,中午,黑子两口抽空提着三年的房租来到了文包公家。

黑子陪着笑脸着看秀秀说:“对不住呀嫂子!兄弟不对,房租钱给恁带来了,点点吧,别怨俺哥呀!”。

秀秀一听来气了,一边用报怨的眼光看着文包公,一边气乎乎地说:“合着都是我不好呀!不是拐着弯儿往恁要房租哩!你去恁哥单位问问,‘大兴庄园’的房子大家都争着抢着要。恁哥符合条件,就是缺钱,不得一才要卖老房子……”

文包公也在一旁给老婆帮着腔,怕表弟误会。

……

最后不欢而散。黑子两口气乎乎地回来家里。

黑子说:“这不明显欺负人吗?好个知恩图报!好个知恩图报!有这样撵人里吗?”

老婆说:“一个堂堂的办公室主任,好歹也是副行级,会缺这两钱儿?前些时他们下面支行陈寅风行长他被抓起来,一查查出千八万!”

黑子说:“他要卖房子不是。回去借钱,不中给他买了!……破房子,顶多十万元!”

            四

黑子凑够了十万元钱,又把病恹恹的老母亲哼呀嗨呀地拉到文包公家里。

文包公本想算了,十万就十万吧。但秀秀不依不饶。

最终闹得不不亦乐乎!

秀秀一气,找来中介24万元卖掉了。

黑子两口不情愿地往外搬家。黑子老婆一言不发。黑子一不小心碰破了手,刚好被前来领买主交接的秀秀看到,秀秀从包里掏出纸巾急忙前去给他包扎。被气急败坏的黑子恶狠狠地险些把她推倒:“回去给俺哥捎信儿吧!俺姑百年之后,别来俺家报丧!恁家没俺这门娘家人!从此断亲!”

秀秀眼泪涟涟地呆在了那儿:帮人倒帮出仇人啦!

听到秀秀委屈地报怨着他,哭哭啼啼地打来的电话,文包公怅怅地坐在办公椅上。

一旁小张在看报纸,一会儿大声对文包公说:“文主任你看今天的报纸……一个馒头店主,看到很多环卫工人和流浪汉吃不上热乎饭,开办了‘爱心馒头’,免费送热乎馒头。结果竟然有不少人过来和馒头店主说:今天的馒头我就不领了,你登记一下,把馒头钱退给我吧……。

过分的不仅仅是‘我不要馒头了,你退钱给我吧’!更多过分的在于,停止免费送馒头后,很多人竟大闹馒头店,污蔑栽赃者有之,破口大骂者有之……”

“我为你雪中送炭,你却恩将仇报!”小张大骂道:“简直岂有此理!”。

文包公感慨地说:子曰,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正是:

      我为你雪中送炭

      你却是恩将仇还

      东郭先生与豺狼

      自古至今仍流传

      问君处世何为高

      德报德来直报怨


  王国宏作于2017年11月7日傍晚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