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秋色美——泗县一日游记

旅行 20 2017-11-08 06:13
小城秋色美——泗县一日游记-微网络

2017年10月30日,应泗县同辉地产的邀请,我们安徽白马商会的六十余位企业家,兴高采烈地赴泗县参观考察。

泗县,位于我们安徽省东北部,黄淮海平原的南端,处苏、皖两省交界地带,距省城合肥近300公里,驱车需3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因为路途遥远,所以,考察团一大早就从合肥出发,一路向北而行。

在我的印象中,皖北平原贫瘠、萧条、毫无生机……因此,车过淮河大桥后,我就做好了看“穷山恶水”的准备。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秋日的清晨,艳阳高照,淮河北岸天朗气清。

一望无际的田野上,偶尔有三两只山羊的身影,伴着几只觅食的鸟儿,一切都显得恬静而和谐。

小城秋色美——泗县一日游记-微网络

没有穷山的影子,只有清澈的小河从我们眼前流过。

我睁大眼睛注视着车窗外的路标:泗洪(江苏地名)32公里。

原来,我们已来到了邻省的边界,3个多小时的车程,众人皆惊呼:好远,居然到江苏了!

接待我们的是泗县同辉地产的总裁冯总和其属下的精英们。

冯总,浙江宁波人士,一位很优秀的企业家。欢迎会上,他如数家珍地向我们介绍了泗县与他的机缘。他用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日新月异的泗县,是投资者的风水宝地,是创业者不可多得的地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好客的皖北老乡,以最隆重的方式接待了我们,泗县县长王法立、常务副县长赵明亲临现场并致以热情洋溢的欢迎辞。

没有虚假信息,没有夸大其词,有的只是实景实物。

我们的观光车在泗县城区轻松地行走。

午后的阳光轻拂,丝丝的秋风,阵阵的笑语,还有比省城更清新的空气。

企业家们对他们的项目感兴趣,而我,却留意起泗县历史古迹和它厚重的地域性文化。

小城秋色美——泗县一日游记-微网络

建于公元605年的隋唐大运河流经豫、皖、苏三省。目前唯一“存活的”通济渠遗址,在泗县境内,全长约25 公里的通济渠遗址,其中的6公里,是隋唐大运河现存最完整的一段,曾被到现场考察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赞为“活态运河”,并于2014  年6月22日,成功入选“世界遗产”。

“当申遗成功的消息传到泗县后,整个县都沸腾了,人们欢呼雀跃,家家张灯结彩,这是泗县人民的一件大喜事啊!”站在隋唐大运河的遗址处,一位当地的居民热情地向我介绍,他的脸上洋溢着自豪和幸福,我也被他感染,竟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

回到大巴车上,我还在想象着隋唐盛世时的泗县运河上繁忙的航运景象,想象着眼前这座小城在远古时的繁华荣耀。

“唐女能书十载闻,谁知精绝向红裙。百金竟买蒲葵扇,不必更求王右军。”

沉浸在遐想之中的我,被好友发来的一首古诗而惊起,“知道你此刻在泗县,特发首和泗县有关而且有你名字的古诗。”

我孤陋寡闻,一时不知道这首诗的出处,忙百度,才知此诗为苏轼所作。

泗县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特别是书画艺术,源远流长。

据《泗.虹合志》记载:晚唐时期,泗州才子南楚才娶临淮女薛媛为妻,薛媛天资聪颖,勤奋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别是她的书画和诗词誉满大江南北。

宋元丰七年底,大文豪苏东坡途经泗州,见到薛媛的字后,连声赞叹:“好字啊好字!既有王羲之的刚劲,颜真卿的端庄,柳公权的挺拔。又有自己的飘逸俊秀,洒脱自如,无拘无束的风格……一个女子的字能有如此的功力和境界着实难得。”遂提笔写下此诗。

读完这首诗以及它的典故,我不禁笑出了声,因为我发现居然有三处与我巧合——红裙(我的名字)、临淮(我写的《房卡》里的地名)、薛媛(《房卡》里的女主尉迟琳媛)。

这么巧?好像早已被谁安排好了似的,这也叫缘分吧,我和泗县。

在这世上,缘分两个字总是难以言清,和一个人,一个地方,冥冥之中,注定彼此的相见,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不期而遇。

比如一次说走就走或向往已久的旅行,脚下的路线,到达的城市,遇见的人……都是机缘,都是可遇而不可求,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于是,对泗县又多了一份喜爱,只是时间太紧,不允许我多作停留,我匆匆地在街头买了一包红瓜子,据说是当地的特产,心里想着,下次再来时,一定要去吃丁湖螃蟹……

“下次再会!”参观完毕后,宾主互道再见,同行的企业家们信心满满,作为随行的我,也收获多多。

“霸王城古迹遗址”“泗州佛”“泗州琴书”……

期待下一次我能见到它们!

在这样秋色正浓的季节,我记住了它们的名字,记住了一个美丽的地方——泗县。

小城秋色美——泗县一日游记-微网络
泗县悠久的历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