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要多骗几次才会成长——[苏州行]

旅行 24 2017-11-08 06:13
是不是要多骗几次才会成长——[苏州行]-微网络

01

来苏州是很突然决定的。到无锡后,跟朋友商议去去什么地方玩,随口提了一下去苏州,她说只有15分钟的路程,我很吃惊,原来从无锡到苏州竟然这么近,于是当时就确定了下来。

到达苏州火车站后,转公交准备去苏州博物馆,交通已将开始出现堵塞,心情稍微出现些许郁闷,快到苏州博物馆时,从车窗向外望去,已经排起很长的队,具体长度我不知怎样描述,但可以说,从当时的最后一位到进馆大概要等三个多小时的时间。上次去上海迪士尼时,每个项目都会排2-3个小时的队,真是摩肩擦踵,比肩叠迹,那场面真是给心理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所以现在看到排起的长队心里就发憷。

心情一下低落到极点,计划全部打破了,不知道该怎样安排今天的形成。本来以为中秋佳节,都回家过节,人应该不会很多,但没想到是这样的场面,可能出游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误打误撞到一起了。

02

下公交车后,我跟朋友商量先去拙政园,一个热情的骑黄包车的师傅说把我们送到拙政园门口只要2元钱,我很吃惊,两元钱也太便宜了吧。从公交车上时,从窗外看到有骑黄包车的师傅载客骑行,在稍有坡的路上每蹬一步都会很费力,有的竟然会下车推着行进,看在眼里很心疼,觉得这类工作真是太累了,当时就想,我是不会去坐这类车的。但当听到这样的价格时,却跟朋友毫不犹豫地想去体验了一下,刚在心里默许过的话瞬间烟消云散了,人心真是难测,也真是善变呢,原来阻碍我体验的不是心中的善意,而是金钱吧。

上车后,觉得大叔可能吃亏了,就算距离不是太远,但两元的价格也太便宜啦,心里一直感慨大爷的善心。只是事后才明白,哪有什么纯粹的善心啊,背后都是受利益驱使,才会对你百般友好,社会就是这样现实。

大爷并没有将我们送去拙政园的门口,甚至背道而驰送去了相反方向的一个旅行社门口。这类旅行社就是在这种假期做散客集结的,其实就是将外来游客临时组成一个旅游团。

大爷说这里去拙政园的门票便宜,才40块钱,在门口买票要90块钱,直到这时候我还心存感激,觉得是出门,出门遇贵人,体验了这么便宜的黄包车,还能“走后门”有内部优惠,

但当大爷将我们带进旅行社,介绍给工作人员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一场早就互相串通的“骗局”。根本没有什么拙政园,没有40的优惠,只是几个名气一般的小景点。我执意要去拙政园,但工作人员却将拙政园各种贬低,说现在这个季节没什么观赏性,就是看看建筑,建筑的话可以等你们回来去苏州博物馆看,还是免费的。

一听没有一个我想去的景点,我果断拒绝了,拉着朋友就走,不只是没有拙政园这个景点,而是我第一次来苏州时就是跟团来的,上次来游玩的景点跟这次基本重合,我没有兴趣再玩一遍。但是朋友是第一次来,她觉得很合算(价格很便宜),而且在她眼中,苏州的所有园子都没什么太大差别,她并不是为看园子而来,只是为了到苏州走走,而我这次是专门为苏州博物馆和拙政园而来的。但是,当两个人的意见相佐时,必须有一个人妥协,不然行程根本无法继续,是的,我妥协了,同样,我也很不开心,一整天都是这样。

我很清楚自己的脾气,很爱钻牛角尖也控制不住情绪,遇到不开心的事脸上立刻会表现出来,不想说话,不想理人。心里也很清楚,这样做会让身边的人心情也变得不好,可是真的很难控制,我也曾试图变得开心一点,心想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去哪都是一样,开心才是最重要。若是一切顺利,我想我的心情会好一些,但是真的是祸不单行,你不开心了,往往后面的一系列事都是令你郁闷和烦躁的。

03

我们确定跟团走后,先被一辆面包车拉到另一个旅行社门口,在那里集结了很多游客,然后又被一个导游带领着走了很长时间的路到达了拙政园停车场,从停车场做大巴去往第一个景点,必须说一下的是在大巴上又换了一个导游。这么多游客,中间这么多司机、导游、中介人员参与,他们最后能将工资及提成分的算得很清楚,这是非常令人佩服的。

下午三点钟了才去了一个私家园林——定园。对这个私家园林,我没有太多的印象,也一点都不了解,入园后,听导游讲解多少知道了点故事,但后来看网上的叙述,发现定园的平价并不好。2003年国内旅游业大力发展起来,苏州政府也看准商机,想提升城市经济,开始重建修复多个私家园林。定园也被规划在内,但由于管理混乱,部充满了陷阱消费,被游客大量投诉,2016年被苏州市政府取消了3A景区资格 。

据说定园曾是刘伯温的私宅,但却没有具体的考证,不知是不是为了提高名气而故意虚设的。还有江南四大才子的很粗糙的人物塑像,看起来非常应付,非常简陋,四大才子中间坐着正在抚琴的秋香。导游说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历史上是不存在的,唐伯虎和秋香没有任何瓜葛,他们有各自的家庭,而之所以杜撰这个故事,只是为了传达一种美好的寄托或愿望。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吃惊也很失望,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么多年。

园中还有西施和郑旦的双照井,传吴王夫差携西施、郑旦两位美人夜游塔影湖,两位美人欲在湖边梳洗,夫差担心美人不慎坠入湖中,当即令人在湖畔凿圆井两孔,供美人梳妆之用。春秋时期建造的双照井早已毁于战乱,现存的是重新修缮过的。导游说女性到井口照一下会越来越年轻,男士照一下会越来越帅。知道这是导游在信口胡说,但还是去郑旦的井口旁看一下。因为心疼这个十九岁就香消玉殒的美女,所以会想要了解她接触过的一切事物。

在距今两千多年的某一天,郑旦真的在这里梳过妆吗?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被越王选做女特务去接近吴王,在接受各种训练时是否是心甘情愿的呢?待在吴王身边是否有过一丝幸福?是否曾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单纯的想做他身边的女人?

历史上对郑旦的记载少之又少,她跟西施同时入宫,世人皆知西施,却很少会有人知道郑旦的存在?传说她比西施还要美,只是英年早逝。对她的逝世,历史也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既然如此,我情愿相信,她是因为爱上了吴王,背叛了使命,而被人夺去了生命。至少这样她真切的感受过爱,爱人的滋味,甚至被爱的滋味,至少对感情没有太大遗憾。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九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