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是头风口上的猪么?

科技 15 2017-11-08 02:06
知识付费是头风口上的猪么?-微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知识付费这个话题不知为何又因为罗振宇被diss而成为热点话题。恰巧前阵子机缘巧合读了得到“每天听书”栏目中《自卑与超越》的说书稿,觉得该书的内容十分有趣,想深入了解,于是趁着京东图书大促就买了一本回来看看,感觉很不错。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也想凑个热闹谈谈自己对知识付费的看法。

所谓知识付费

新华词典中对“知识”一词做了这样的解释:人类的认识成果。来自社会实践。其初级形态是经验知识,高级形态是系统科学理论。也就是说,“知识”中不仅有基础理论,也包括基于社会实践的道理、经验等等。

知识都是有价值的,只是我们购买的方式不同罢了。事实上,知识付费并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家长们将孩子送进大大小小的培训机构,就是最典型的知识付费。可我也没见过哪个家长觉得不给培训机构学费就能上课,也没见过哪位家长因为觉得老师教得不好骂老师是骗子的。除了教育,我们的吃穿住行里无一不是通过知识付费实现的。所以,究竟为什么要双标呢?

知识付费中的获得感

知识付费中最经常被人指摘的一点是没有获得感,就是说付了钱什么也没得到。

什么是“获得感”?“获得感”指获取某种利益后产生的满足感

我认为,知识付费的获得感可以分为有形的和无形的两种。有形的大多是技能类,比如上个新东方出来做大厨,学个蓝翔出来开挖掘机。这些技能类的往往更容易转化为赚钱的能力,因此不常被人诟病。相反地,大家明显对无形的知识付费更苛刻些。这也不难理解,无论是经典的理论也好,还是最前沿的观点也好,都无法被迅速转化成有形的东西。

为何花钱买了课程却没有获得感?

这问题通过利益相关者分析(Stakeholder Analysis)会比较清晰一些。知识付费的最紧密利益相关者有:平台、内容制造者、用户。

先说用户。作为只是知识付费的末端,用户的体验对产品的评价起着决定作用。假定那些站出来diss的网友都用过知识付费产品,那么我认为用户没有获得感的最大元凶是“花了钱就能获得知识”这一观念。

实际上,知识的吸收程度如何因人而异,本身这个过程也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记得写作课的老师曾吐槽过,有一学生刚交费两三天就要求退钱,原因听上去也很“有道理”:本以为付了钱之后就能学会,没想到上写作课竟然还要交作业。

正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要知道,在课堂前默默耕耘的老师也好,提供知识付费的内容制造者也好提供的是知识,而不是哆啦A梦的记忆馒头。内容制造者承担的是师傅的角色,领我们进门,而知识付费中的获得感需要用户的参与。

接着说知识付费中的内容制造者。尽管一些用户自己上几个水平差的课程就说知识付费如何如何不好有失偏颇,但也不得不承认内容制造者的水平是参差不齐的。比如只是搜搜百度、维基百科就拼凑出的课程,内容自然空洞,难以让用户产生获得感。形式上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比如一些教程类的课程只有录播而没有答疑解惑,也十分鸡肋。

“一分价钱一分货”这种朴素的价值观在知识付费领域也有用武之地。试想一个愿意提供优质内容的人不好好做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又怎么会忍心把呕心沥血之作贱卖。假如恰好不幸遇到了获得感十分糟糕的课程,建议先去看看你付了多少钱,也许心理能获得些许安慰。

最后谈谈平台。从app、电台到微信公众号无不乘着知识付费的东风,可谓是层出不穷、五花八门。知识付费这一产品也是符合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的,所以许多平台努力的方向,不是为用户提供优质的知识,而是做好产品营销。搭上新媒体的火箭,再用”白菜价引流,数量取胜“的思路,赚钱并不难。当然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对产品质量的把控不足,从而直接影响了用户对知识付费的获得感。

知识付费是头风口上的猪么?

雷军说:“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我认为,目前流行的这种知识付费模式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是顺势而为的产品。”平台“这头猪会不会跌下来取决于他们所提供的内容,“知识付费”这头猪还会在天上继续飞。

文章评论